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3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国之音专访前台湾副总统吕秀莲(全文)


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2013年4月11日接受美国之音专访(美国之音常晓拍摄)

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2013年4月11日接受美国之音专访(美国之音常晓拍摄)

台湾前副总统、民进党人吕秀莲2013年4月11日访问华盛顿期间在美国之音中部接受了VOA卫视海峡论谈节目主持人樊冬宁的专访。吕秀莲谈论了台海两岸关系、朝核问题、钓鱼岛争端、台美关系以及当年的319枪击案等范围广泛的话题。整段采访已在4月14日的VOA卫视节目中播出。下面是访谈的全文。

*朝鲜核危机*

美国之音:华盛顿目前正是春暖花开,不过外交上正值多事之秋,因为朝鲜半岛局势不断升级, 平壤威胁随时有可能发射导弹,美国国务卿克里也将在这个周末到韩国、日本和中国访问。您怎么看一触即发的东亚局势、台湾又应该要如何因应?

吕秀莲:前不久大家还在为钓鱼台、中国和日本之间的紧张关系担心。没想到一转眼,北韩的领导人,他年青,可能有他独特的思考方法,不过在民主自由的国家看来,不太按照常规行事。第一,北韩国家的领导人并不是经过人民选举的,第二,
北韩的媒体大概一切都听命于他,所以(他们) 缺少自由,缺少一个监督的机制,所以他可以任所欲为。一般人认为,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希望引起全世界的注意,然后他能够要求到他所要的东西,包括很有趣看法,他期待美国总统奥巴马可以给他一个电话。所以我忽然觉得有点像是小男生在撒娇一样;可是作为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另外从一个角度来看,他的邻居,可以说其实是亲戚嘛,南韩,好不容易有了第一位女性领导人朴槿慧大统领;我原先还想说,这个小老弟或许应当把她当作阿姨或者说姨妈来看待,尊敬一点,然后来促进两韩的友好关系。很遗憾,我们现在看到,他一个人在唱独角戏,让全世界这样的紧张。这绝对不是民主国家所乐见的,因为治理国家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不容许戏虐,不容许引起差错。所以我们还是诚恳地希望,也祝福南北韩都能够平安无事。

当然中国大陆现在是崛起了,我们更期待的是,中国大陆的人民也可以享受和台湾人民一样的自由,包括能够选择国家领导人的自由。。。
美国之音:两韩跟两岸经常被拿来做对比。您刚才提到新上任的韩国总统朴槿慧,我还记得韩国前总统金大中也曾经实施阳光政策,当时朝韩关系一度和缓,两边的探亲以及通商的话题,都非常地热络,但是却没有想到今时今日演变成了马上要发射导弹这样的危机。这对于两岸关系来讲,能不能说也是一个警讯呢?

吕秀莲:我们可以看到南北韩之间的差异:南韩是一个民主国家,所以它的国家的领导人需要人民的严格的检验,即使当选以后,也是要受民意监督;但是北韩作为一个共产国家,因为它是世袭的,只要他的老爸是国家领导人,那么,必然是由他来接,没有人可以监督他,这就是共产制度和民主制度之间最大的差别。我们来看两岸关系,当然中国大陆现在是崛起了,我们更期待的是,中国大陆的人民也可以享受和台湾人民一样的自由,包括能够选择国家领导人的自由,在目前中华人民共和国还做不到。不过,我们也相信新的领导人是非常卓越的、非常聪明的,也希望他是一个非常负责任的国家领导人。

*东海岛屿之争*

美国之音:除了朝鲜半岛之外,最近东亚的另外一个热点就是钓鱼岛了;台湾总统马英九在这个部分他提出的“东海和平倡议”,他是强调“主权在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吕副总统,您的主张跟马英九有什么不同?

吕秀莲:同中有异,异中有同。我们都赞成和平。所以每一个国家有自己的主张。那么到底钓鱼台这些岛屿的主权,也许最后希望有一个公平的国际机制来处理,包括国际法庭。不过目前国际法庭对台湾很不利,因为台湾不是联合国的会员国,它不会允许台湾作为一个当事国有机会出庭,去辩解;不过我们还是从地理上、从地质上、从历史上,我们坚持认为,钓鱼台的整个列岛是属于台湾的。因为从地质上来讲,所有钓鱼台那八个小岛屿,地质结构就是大氨岩,跟台湾的大屯火山脉,还有基隆岛外屿的花瓶屿、基隆屿啦,这些完全一样的地质。那更不用说,历史上,这是我们的宜兰的渔民乡亲世世代代去捕鱼的地方。所以我觉得我们应当大声地让全世界,包括中国的朋友、日本的朋友了解,其实钓鱼台才是台湾的。不过,马总统主张和平处理各种争议,我也很尊重。他提到大家一起来共同开发。如果要共同开发钓鱼台的话,马上国家的利益会跑在前头,然后我想拳头就伸出来了,然后很可能就会引起紧张,甚至于战争。我个人是想说,钓鱼台已经世世代代,大家也都没有去开发它,渔民去捕个鱼,我觉得这个没有很伤害当地的生态。如果可以的话,我个人是主张说:大家不要再谈主权,我们让那一个地方非军事化,特别是在12海里的范围之内,本来就是我们的领海,所有的军事力量,空军、海军,统统要撤退。那么第二个,我们也希望今后确保渔民可以非常平安、自由地在捕鱼。我看到的消息是,前天,好不容易日本政府和我们台湾政府达成17年来,一个很完满的鱼权谈判。

美国之音:这算不算是马英九总统“东海和平倡议”的一个成功跟突破呢?

吕秀莲:当然每一个人都说他的成功,我们也都乐见其成,但是我还没讲完我的主张。因为我觉得,如果呼吁大家都来开发的话,很可能,我刚刚讲,国家利益会互相走在前,然后就会冲突。我觉得这是我的,所以我要的更多,这不是你的。那每一个人都说那是他的,就会吵架、就会战争。我觉得不太容易。我提的是“共同不开发”。就是我们说,主权是我的,确实是台湾的,可是我们愿意把它献给整个太平洋。太平洋需要永续发展,同时现在地球的灾变非常严重,开发过度。所以我主张是不开发,第一个,非军事化,第二个,我们大家不要再过度强调主权,不要因为主权来启动战争。第三个,我们希望钓鱼台的海域保持和平,不要有军事的行为,同时更不要有核子情况。今年1月下旬的时候,中日双方剑拔弩张,甚至有核弹头的军舰都出现了,极有可能擦枪走火,因此核子爆炸。那最倒霉的就是台湾,因为台湾离钓鱼台100海里,那我们认为,大家非军事化,那么退出12海里,大家共同来保育,让钓鱼台附近暂时不要去开发,留给后代子孙,因为我们已经是把地球毁灭的太多,糟塌的太多,所以我提出的是“和平而不开发”。这样的话让后代子孙再来决定未来的事情。

过去我看到1960年代以前,中国的地图里面,钓鱼台还是叫作尖阁群岛,他根本是不在乎的。是因为联合国发现它有很丰富的海洋资源,所以又要靠过来争夺。我才觉得说,不要争夺了,中国大陆那么大,地广人多,物产丰富,我们来保护这个地方,作为我们共同的海洋和平公园,海洋保育区不是更好吗?
美国之音:刚才吕副总统您谈到台日之间的渔权谈判达成突破,我想稍微拉高一点,到美、中、日、台四个地方的这个战略来看,有评论人士说,这是日本要让出一些鱼权,来牵制两岸之间可能的联手保钓。您认为台湾夹在美、中、日三强之间,应该如何聪明地来取得一个平衡呢?您的看法。

吕秀莲:没有错,在过去几个月,好像钓鱼台跟台湾无关;台湾完全被排除在外;马总统虽然“和平倡议”,可是声音也不够大,所以国际人士根本不知道钓鱼台其实是台湾的。那么我们现在动作也多了,声音也大,日本方面也会衡量:如果把钓鱼台变成日本和中国之间的关系的话,那么战争就一触即发。如果他很巧妙地想到台湾,尊重台湾,那么在这个中日的杠杆,我们台湾就扮演一个很有利的角色。我觉得日本方面这次很聪明,想到了说,的确,跟台湾好好谈,把相关的海域从北纬27度以南的海域,甚至把冲绳岛的八重山附近的海域,都允许台湾的渔民去捕鱼,我想这相当程度尊重台湾。当然这样引起北京的吃味,但是我想,过去我看到1960年代以前,中国的地图里面,钓鱼台还是叫作尖阁群岛,他根本是不在乎的。是因为联合国发现它有很丰富的海洋资源,所以又要靠过来争夺。我才觉得说,不要争夺了,中国大陆那么大,地广人多,物产丰富,我们来保护这个地方,作为我们共同的海洋和平公园,海洋保育区不是更好吗?

*两岸关系与习近平对台政策*

美国之音:我们谈完了紧张的东北亚情势,我们来看看两岸关系。您怎么看习近平上台之后,您认为他对台湾是会更具有弹性,还是会更强硬?从最近的一些外交事件和刚刚举行的习萧会,能不能看出一些端倪呢?

吕秀莲:首先我们注意到,3月份,日本在追悼311两周年的时候,中国的态度不是很友善。因为台湾的驻日代表沈斯淳代表去参加,结果引起北京方面的抗拒、杯葛。这件事让我们觉得,不是很好的一件事。因为台湾人民对日本的灾情,就好像对四
川的汶川大地震,我们都展现高度的爱心;所以日本请我们派代表去,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希望中国也不要再反应过度。可是很遗憾的就是,当梵蒂冈的教宗,新的教宗就职典礼,因为跟中华民国有邦交,马英九总统理所当然去参加,又引起前后两次中国官方正式要求梵蒂冈跟台湾断交。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严厉的警讯,对马英九总统,对我们的外交部,对整个台湾人民,就是说习近平先生并没有我们期待的,会这么样友善来看待台湾。当然,接着又一件小事情,就是印尼开一个国际战略会议,原先我们台湾有几位战略学者受邀,突然取消他们的邀请信。连续在半个月之内,三件事情,我想这是一个很严厉的警讯。所以如果习近平先生,你还是照你所说的,愿意跟台湾人民维持友善、美好的关系的话,希望以后这类外交上的粗暴行为少用一点比较好。

美国之音:您刚刚提到的这三个事件,您认为从习萧会上有没有反而看出一些善意
呢?

连续在半个月之内,三件事情,我想这是一个很严厉的警讯。所以如果习近平先生,你还是照你所说的,愿意跟台湾人民维持友善、美好的关系的话,希望以后这类外交上的粗暴行为少用一点比较好。
吕秀莲:习萧会在进行的时候,我已经在到处旅行,讯息的掌握不是很完整,所以不太清楚。当然我可以看得出来,北京对台湾愿意在经济上,比较所谓的让利一点,但可是我们更期待的,是在政治上、在国际上,能够真正地尊重台湾。所以在经济上的让利,我们也有点担心,有时候他是另有用意。

美国之音:吕副总统,我们在谈两岸关系的时候经常跟台湾本身的内部政治是息息相关的;马总统最近在台湾内部政治方面面临了很大的挑战,您认为这对两岸关系是否会造成影响?

吕秀莲:的确,马总统的第二任虽然勉强当选,但是很快地,他的很多的政治决策都伤透了人民的心,以至于民意不断下滑;这是他必须要严肃看待的问题。另外,也是台湾人民的真正希望:不仅是生活能够稳定,更少的失业率,更多的社会福利,同时也希望看到我们在国际上有尊严。那在这方面,北京过去,我讲的,两个礼拜之间的作法,确实让我们觉得“一叶落而知秋”,蛮担心的。

美国之音:前民进党主席许信良说这是马英九的“末日现象”提早来临,您同意么?

吕秀莲:我不太愿意用任何这样的语辞,因为这是蛮伤感情的。但是我是勉励马总统可能要更加地努力,面对所有的问题。

美国之音:也有些人认为,马总统面临内部的一些危机,可能会促使北京转而寻求向台湾在野的民进党来加强联系。您怎么看民进党和北京之间未来的一个前景?

吕秀莲:是的,我想,北京当局充分了解台湾是民主国家,所以民意第一。谁获得民意,当然就获得北京的重视。相当程度支持马英九总统五年以后,北京终于觉得说,他并没有深入民心,没有得到民意支持。那么民进党基本上是从民间茁壮起来的,所以我们随时都要受民意的监督,我们随时要倾听民意。所以这个时候如果北京当局特别重视民进党,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美国之音:我们也看到,习近平上台以后,他的团队,对台团队,是表明说要进一步扩大和台湾有关党派团体、社会组织跟基层群众的交流,事实上我们也看到,最近到北京去访问的民进党人士似乎是络绎不绝。您近期内有没有打算去访问中国呢?

吕秀莲:我不知道有真那么严重,“络绎不绝”吗?也许是说,对绿营的一些朋友来讲会觉得说,对,换个想法,去看看也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我也认为说要慎重一点。因为很多民进党的从政同志,他在国内有一定的身价,甚至是一定的政治身高,所以到不同的国家,包括中国去,请也不要忘掉你原有的政治身份。所以如果过度屈就,为去而去,我是觉得大可不必。当然我也同样呼吁,如果中国当局真的有诚意要邀请绿营的人士去,我想在我们原有固有的,不是官衔,就是固有的身份方面也应该给我们适度的尊重。

美国之音:是,两岸要互访,身份和“职称”怎么称呼都是一个重点;您在什么样的条件和身份的接受之下,您会愿意考虑接受邀请,到北京访问呢?

吕秀莲:我目前没有特别的期待,所以也没有特别想;不过我一向都说,相当程度是尊重的,是对等的。然后我一定希望一切都透明,这也是勉励民进党的朋友,如果你出国,你所讲的话,你做的事情,不希望回到台湾让人家知道的部分,你就不要讲,不要做。所以一切要透明化,因为这样表示负责。

*民进党中国政策*

美国之音:过去,对岸对于民进党和可能您本人,一直都将民进党跟您和台独画上等号。您认为时至今日,民进党在这个部分是不是应该对北京有一个新的思维?民进党未来的中国政策,您认为应该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去修正呢?

吕秀莲:我不认为我们需要修正;因为台湾独立是两千三百万人,很多人的共同的愿望,而且我们认为已经实现了。1996年开始我们每四年有一次总统选举,也没有一个总统候选人跑到中国大陆去竞选,也没有北京派一个人到台湾来参选总统,所以这已经很清楚了,一边一国。所以我们每四年选一次总统,不管是谁去投票,你这个投票行为就已经验证了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所以我们不必特别标榜我们是不是台独分子,台独是一个历史事实,我们倒是呼吁北京当局,呼吁中国大陆的人民能够真的很坦然的看待这一个事实。但是我也主张说,毕竟中国跟台湾在全世界来讲是有特殊的关系,我把它定位,在血缘上我们是远亲,因为几百年来陆陆续续我们的祖先从中国大陆过来,所以我认为在血缘上,文化上是远亲,那么在地理上,隔着台湾海峡,所以是近邻,既然是远亲跟近邻,我想这很贴切吧,形容台湾跟中国的关系,所以不必要有仇恨,更不应该有战争,那我们就是用远亲近邻这样的一个关系,大家很和谐、很自然的来往相处,很多事情就可以迎刃而解。

美国之音:不过,因为去年民进党在总统大选中失利,很多包括内部也好、或外部也好看民进党,都认为两岸政策,民进党的中国政策应该要到了一个修改的地步了,您在谈到,还是回到台独这个部分,如果不放弃或是修改所谓的台独党纲的话,民进党未来可以和北京顺利地加强联系吗?您的看法。

毕竟中国跟台湾在全世界来讲是有特殊的关系,我把它定位,在血缘上我们是远亲,因为几百年来陆陆续续我们的祖先从中国大陆过来,所以我认为在血缘上,文化上是远亲,那么在地理上,隔着台湾海峡,所以是近邻。。
吕秀莲:我认为台独党纲,是在1991年的时候通过的吧,到1999年的时候,其实我们通过了台湾前途决议文,所以后法优於先法,那么事实上现在来看民进党的两岸政策,台湾的前途就是用台湾前途决议文。台湾前途决议文的文字大概是这样说: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固然现在的国号叫中华民国,但任何现状的改变需要由台湾2300万台湾人民用公民投票来解决。所以就是说,我们就认定台湾已经是主权独立的国家,任何要改变现状才需要公投,这跟1991年的台独党纲不一样。台独党纲是说,如果要建立台湾的共和国,需要公民投票。好,请注意,1991年到1999年这么大的变化在哪里,就是因为1996年,因为这中间1996年台湾实现了,人民可以自由选总统。那么只有主权独立的国家,人民才可以选总统。当然不是说所有主权国家人民都可以选,因为如果不民主就不可以选。但是至少,你能够选总统一定是主权独立的国家,香港只能选特首,台北市只能选台北市市长,只有一个国家才可以选总统。所以我觉得这是非常清楚的一件事。反而我倒呼吁说,中国的人民,海峡的更多的人民期待大家都能够享受民主的朋友们,大家也是用很平常心来看待台湾在96年就已经主权独立了。一个独立的中国,一个独立的台湾今后如何来和平相处,来互助合作,这就是我提出的,我们可以建立远亲跟近邻的关系,因为毕竟跟世界上其他国家不太一样,所以我们用远亲近邻来定位我们以后未来的发展关系。和平共处、互助合作,我觉得这个不是很好吗?

美国之音:(下面我们)很简短地看一下马总统目前的两岸关系。我们刚刚谈完了民进党的两岸关系,也谈马总统目前的两岸关系,在他目前内政面临的危机之下,您认为他一开始提出的两岸和平协议是否还有可能签署呢?

吕秀莲:两岸和平协议不是马总统提的,他现在都说他的任内不可能做。因为他知道他背了很沉重的包袱,假如处理不慎的话,会在历史上被写做是台湾的betrayer,所以他,这一点他不敢,他连任以后也一直强调不做这个事情。但这可能是北京当局的期待,因为习近平,新领导公开讲说中国人现在最大的(愿望)是要筑一个大国的梦,中国的梦,当然他有核心国家利益,当然包括国家的主权,领土还有统一,他都列入是他的核心利益,所以这中间,就是说今后几年,不只是马英九总统,民进党同样要严肃看待,我们也当然期待北京的领导人在谈国家的核心价值的时候,也应该要同样尊敬其他国家也有他的核心价值,所以大家心平气和地面对。那么基于远亲近邻的关系,我觉得我们可以有一些突破性,但是还是互相尊重的新的发展。

*台湾蓝绿矛盾*

美国之音:好的,谈完了两岸关系,我们来带大家关注一下台湾的内部政治。台湾的内部政治非常特殊,可以说是蓝绿对立,而且恶斗得非常厉害。就您的看法,您曾经是台湾最高领导人,您怎么看台湾蓝绿之间究竟要如何的来和解,还有朝野如何达成一个两岸关系政策的一个共识?您的看法。

吕秀莲:是,好。在2004年3月19号,不幸有两颗子弹,一颗打在我的右膝盖,一颗打到陈水扁的鲔鱼肚。那么从此蓝绿就陷入对立,为什么?因为有人,蓝营的朋友大量放谣言说,阿扁的子弹是自导自演,所以整个社会就变成信者恒信,不信恒(不)信,演变下来很可惜,不只政治是蓝绿对立,我们台湾社会学者也蓝绿对立,文化人也蓝绿对立,媒体也蓝绿对立,企业界蓝绿对立,甚至医疗单位都有蓝绿对立。可是经过九年大家也觉得很无聊,甚至觉得很想改变,那我就看到一个契机了,309,今年的3月9号,全台湾南南北北有20万人走上街头,为了什么?共同的意愿,我们要把核四厂关掉,我们希望台湾成就一个没有核电的非核家园。好了,我看到了一个非常大的希望,从319走了九年,台湾蓝绿对立,口水已经是喷了太久了,忽然大家觉得说,为了一个美好的家园,为了免于核灾的威胁,那么所有的媒体,哇,我很佩服这次的媒体,完全没有蓝绿意识,一面倒主张非核。连马总统的话,连国民党所有的官员、立委,甚至郝龙斌,甚至于朱立伦,两位很重要的市长,都跟他说,对不起,我不能跟你了。这次我看到了有非常好的现象。台湾已经化解蓝绿了,为了重要的,国家重要议题,我们整个社会经过九年的反省,我觉得已经有一个很好的转向。

美国之音:您觉得台湾的朝野能够坐下来谈两岸政策未来的走向吗?

吕秀莲:我相信,我相信现在大家共同面对的是,第一个,钓鱼台的问题,不能再分蓝绿了。我们不希望因为钓鱼台让中国跟日本真正打起战争来,那么台湾变成池鱼之殃,因为毕竟钓鱼台就在我们家门口100海里,钓鱼台离日本400海里,离中国200多海里,就在台湾的门口,我们不希望战争,那么从这里开始和平。再来,我们不希望核电厂,非核。我相信很多的议题大家会愈来愈可以坐下来,对啊,有什么好吵的。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一切都向真理看,向正义来看,我觉得我现在比较乐观。

*319枪击案真相*

美国之音:吕副总统,您刚刚提到了319事件,事实上319的九周年刚过,我每一年都会记得319这个日子,因为那是我的结婚纪念日。我想,九年之后回头看当时发生的319,还有您挨的那颗子弹,您心里还有哪些没有释怀的地方?您认为319的真相有没有可能水落石出呢?

吕秀莲:我当然希望水落石出。但是,有人不希望它水落石出。过去都怀疑阿扁有所隐情,其实不是。319发生第四天,就是2004年3月23号,陈水扁邀请了五院院长到总统府商量,怎么样来重新调查这个案子。后来监察院长答应来做真相调查,但是三天之后,他受不了蓝营的攻击,大家骂他是叛徒之类,做不下去。所以阿扁才说,那糟糕了,在我的任内,任何的宣誓恐怕都没有人要相信,所以他就说那就等下一届总统吧。我们现在要请问海峡两岸的朋友,阿扁之后下一届总统是谁,不是马英九总统吗?他以前当市长的时候,也一天到晚要阿扁破这个案。他做了五年多总统,为什么也不破案哪?我也一再拜托他,他领导的政府,相关的部委为什么一直不办案呢?我经常在呼吁,因为我知道答案哪。因为应该都已经知道,答案不是自导自演。因为过去他们冤枉诬蔑阿扁自导自演,如果现在把真相宣布的话,那不是很难堪吗?

美国之音:那您要不要呼吁马政府要公布真相的一些具体行动?

吕秀莲:我尽了好多的力。非常简单,假如说他们当权,特种组也说我们很认真地在调查,如果答案是阿扁自导自演,你说记者会是不是三更半夜就宣布啦?

美国之音:那如果不是阿扁自导自演,那谁有这个(胆量)在当时受那两颗子弹?

我当然希望(319枪击案)水落石出。但是,有人不希望它水落石出。过去都怀疑阿扁有所隐情,其实不是。。。因为过去他们冤枉诬蔑阿扁自导自演,如果现在把真相宣布的话,那不是很难堪吗?
吕秀莲:那我没有权利去主张。我虽然写了书,可是我没有公权力,在台湾,我们要严格遵守证据法则。可是相关单位办了五六年,按常理推断,假如答案就是阿扁自导自演,不是马上就宣布了吗? 为什么到现在推三阻四不宣布,所以我几乎可以作答案了,至少可以说绝对不是阿扁自导自演。当然我希望,调查那么久,应该面对事实嘛,真相只有一个,我们需要把它查清楚。我可以讲,绝对是有共犯的,不可能一个人做,因为当初专案小组宣布台南地方法院的判决,我不以为然,因为凶嫌死亡,根据台湾的法律,被告死亡的话,案子就终结,可是不表示破案,只是被告死了,再追究责任也没有用。我从头就不认为只有陈义雄一个人,因为我们两个在很短的时间,差不多0.6, 0.7秒的时间, 先后挨了两颗子弹,我是铜弹,阿扁是铅弹,一定是两把枪。两把枪就有两个人。而且只隔0.6, 0.7秒,怎么可能一个人在大庭广众,那么多的维安人员之下,还可以在这么短时间,两个人都打中不同的子弹头,还可以从容逃逸。不可能吧,所以我从头就认为说,有共犯,所以关键就是说,那你把共犯告诉大家。但是他们现在一直在推推托托,所以答案只有一个,绝对不是阿扁在自导自演。他不能承认嘛。

*陈水扁保外就医问题*

美国之音:好,谈到这个阿扁,我们知道,民进党在重返执政之路上,经常被外界讲陈水扁他涉贪是个很沉重的包袱,你认为台湾马上明年又要举行七合一选举,还有2016年的总统大选,陈水扁还会是一个议题吗?还有他目前的身体状况怎么样,你有没有进一步的了解?

吕秀莲:我先讲他的健康状况, 非常非常不好。失去自由已经差不多五年多了,1500天。 我也是很后来才知道,在五年多时间,不但没有桌子给他用,没有床给他睡,24小时坐也坐地上,站也站地上,睡也睡地板上,更恶劣的是后来发现,台北监狱因为人满为患,所以人挤人,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没有合适的空间。法务部的人自己承认说,阿扁跟另外一个受刑的,两个人共用一个1.38平米的小小的空间,请各位回去量你们家的厕所。两个人关在厕所旁边,还要有一个臭臭的厕所马桶,每个人还有个大水桶,扣掉这些空间以后,两个人日日夜夜就挤在这里,这非常不人道。然后还有强光照射,所以五年来,他睡眠都不佳 ,以至于现在身心俱疲,百病缠身,这是真的,因为我经常去看他,我也发起一人一信运动,因为以他的健康,假如不赶快做适当的治疗,因为虽然现在他在医院,还是有很多不正常的生活环境困扰他,所以即使台北种种的医院,在立法院应询的时候作证,认为让阿扁回家过正常的生活是最好的治疗办法,因为我眼看着他健康情况在短短几个月恶化得很严重。9月初我先发现他口急,他已经不像我,可以滔滔不绝讲话。他讲话结结巴巴很严重,几个月来更严重。另外他的手抖得很厉害,现在完全不能写了,帕金森症状。还有他的脑部语言区神经萎缩,还有行动,他现在走路左右失衡,跌跌撞撞,是非常严重的身心都有问题的人。我相信马英九也有恻隐之心。最近我看到的消息是,法务部长应邀到国民党中常会做专案报告准备,这应该也是一个准备,希望马英九想获得他自己执政党内的谅解,让他可以行使一个权力,或者让法务部长可以依照职权,因为很严重违反国际人权公约,对受刑人这样的拘禁,让他短时间内身心都受到伤害,是很严重的一件事情,所以我期待最近应该可以让他回去治疗,我们不谈特赦,就想让他赶快治疗,免得病情更加恶化。

*台美关系*

美国之音:好的,最后来谈谈台美关系。您这一趟来华盛顿,当然预计跟很多美国国会议员见面,也会跟很多的智库学者要来聊。现在台美关系法34周年马上到了,你怎么评估现在的台美关系,还有未来民进党如何加强对美关系呢?您的看法?

台湾虽然小,小而美,小而好,台湾是柔性国力的代表,我们从柔性国力,还可以进一步发挥巧实力。。。
吕秀莲:是的。美国跟台湾断交,幸亏有台湾关系法,今天刚好是重要的日子。我们很感谢过去美国国会,特别是很早期的时候,Frank Wolf,一个非常资深的国会议员,以及当时所有的很关心台湾的朋友,共同通过台湾关系法。美国的卡特总统颁发实行到现在,的确是确保台湾跟美国的各种实质关系,其实我希望美国在三十年后,能够以这个例子来拜托日本,拜托加拿大,拜托欧洲几个主要的国家,是不是也可以仿照美国的台湾关系法---- 美国可以制定台湾关系法,来维持跟台湾的关系。因为在这次钓鱼台的纷争当中,我想美国非常知道台湾是扮演一个很重要的杠杆角色,因为有台湾,所有我觉得很多危机比较可以化解,所以我想台湾今后要突显更多的战略价值,所以我才会提倡说,钓鱼台的主权虽然也是台湾的,不过我们联合(起来)为了世界的和平,为了太平洋的有序发展,我们主张是共同不开发,我们希望把它一起维护作一个海洋保育区,或者叫做海洋和平公约。

*个人政治未来*

美国之音:好的,最后一个问题了。吕副总统,你过去一直被大家认为是民进党内的四大天王之一,目前您的动向仍然是备受关注的,您认为未来,您自己的规划,还会在哪几方面继续来发挥您的影响力呢?

吕秀莲:我没有想未来,我只是想说,我虽然卸任,那么还享受卸任礼遇,所以在我能力所及,我还是非常非常(多地)在做事。包括我对“救地球,保台湾”,对生态发展,提倡“少吃肉,救地球”。在反核方面,我其实是走在前头,我先发动新北市的公投来阻挡核试,我们做的非常顺利成功,才让马英九总统觉得说他必须面对核试,那么才会宣布一个全国公投,那么我台北市的公投还在进行,新北市的公投,我有把握,我们一步一脚印走下去是会成功的,带动非核家园。对钓鱼台,我提出一个新的民主倡议。我这一趟,从西雅图到纽约,这两天在华盛顿,明天我有三场演讲,过去几个月的经验,我也在韩国,也在马利拉,在国际场合演讲,受到非常好的支持。我相信这个可以启动说,台湾虽然小,小而美,小而好,台湾是柔性国力的代表,我们从柔性国力,还可以进一步发挥巧实力,那么让台湾跟世界,跟中国保持非常和平友善的关系,这是我对未来的期待。那么只要我一息尚存,我没有一分钟停步,所以还是跟大家一起努力。

美国之音:好的,我们非常感谢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女士接受VOA卫视海峡论坛的专访,我们再次代表美国之音感谢吕副总统,也希望您接下来的访美行程一切顺利,谢谢您!

吕秀莲:谢谢,谢谢!


VOA卫视海峡论坛节目采访前台湾副总统吕秀莲视频完整版: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