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34 2017年4月25日 星期二

VOA专访比利时驻美大使:没有理由脱离美国传统的欧洲政策


在英国启动了脱欧程序不久,英国首相特蕾莎·梅这个星期二突然宣布英国提前举行大选。与此同时,美国总统川普最近在白宫会见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伯格时表示,北约“不再过时”。作为欧盟与北约成员国的比利时,对英国脱欧以及川普总统对北约立场的转变有什么看法呢?比利时王国驻美国大使沃特斯(Dirk Wouters)日前在他位于乔治城的官邸接受了美国之音外事记者莉雅的专访。在这次专访中,沃特斯大使就川普总统的立场转变、“美国优先”对美国与欧盟关系的影响、英国脱欧以及欧洲民粹主义浪潮对欧洲一体化造成的冲击以及欧盟与中国的关系等范围广泛的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记者问:沃特斯大使,非常感谢您邀请我们来到您的官邸,进行这次采访。美国总统川普最近在白宫会见了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伯格。他在联合记者会上表示,北约不再过时。您怎么看待他在北约立场上的转变?

沃特斯大使答:显然,跨大西洋关系以及欧盟与美国的关系在(美国总统)竞选期间受到挑战。现在,我觉得这个关系是走向更为传统的方向,是正确的方向。我们当然非常高兴也受到鼓舞的是,在北约的重要性和相关性方面,的确在先前的声明上有一个转变。而且,在美国与欧盟的关系上,似乎也有一些新思维,对这个关系的批评没有先前那么多,没有像竞选期间那样受到挑战。我们现在进入了这样一个阶段,即美国与北约伙伴国之间都开始意识到,在安全事务上,他们继续相互需要,这是一件好事。我希望,在贸易与投资方面,这种认识也会延伸到美国与欧盟的关系上。

问:川普总统“美国优先”的政策将会如何影响美国与欧盟的关系?

答:“美国优先”并不是一个新的口号。我过去也听说过。不过,的确,川普的当选、“美国优先”的口号与英国和欧盟的关系结合起来,的确给欧洲人和欧盟造成影响,这使他们试图把自己的事情先管理好。我还认为,人们将会试图对民粹主义进行抵抗,这种潮流很大程度上受到美国去年11月大选的鼓舞。我们已经看到这种抵抗的最初迹象,它正在发生。我可以给你举行一些具体的例子:去年12月,在奥地利的总统大选中,支持欧盟的候选人最终胜出。荷兰首相吕特领导的自民党在议会选举中赢得多数席位,而不是民粹主义者威尔德斯的政党,尽管大多数民调显示的结果相反。

我们还看到,一些民调显示,欧洲公民对欧洲共同体的归属感正在加强。我也看到对日益上升的民粹主义的抵抗的开始,这是很重要的。如果这种情况在法国的大选以及随后(不会影响稳定)的德国大选得以继续,欧盟可能开始出现一个更为积极的景象。如果欧盟和美国注重增长的话,这个发展将会使它们回到更为紧密的关系。这是我们应当鼓励的。在目前,我看不到任何理由脱离过去70年建立起来的美国对欧洲项目(欧洲一体化)的政策,这一政策得到美国两党的支持。欧洲一体化一直符合美国人的利益,也有利于稳定。

想象一下,一个单一的欧洲市场,而不是27个或是28个不同的市场,对美国企业是很有利的。在安全方面,它也符合美国的利益。我不认为美国人担心欧洲大陆的稳定,而在世界其他地方,稳定处于危险之中。

问:比利时人如何看待英国脱离欧盟的举动?

答:在比利时对英国脱欧的反应上,我不得不说,对于欧盟以及英国来说,这都被看成是一种截肢(amputation)行为。不要忘了,英国是比利时在欧洲的第五大贸易伙伴,这相当重要。我们有着相当传统的贸易关系,像是纺织业、旅游、金融服务和食品工业。它是我们的一个重要的贸易伙伴。我们与英国没有任何双边的问题。所以有一些遗憾。也许比利时北部比南部对此更感到遗憾,因为北部更靠近英国,交往更多,贸易往来也更多。

它也被看成是对欧盟形象的一个打击,对英国的形象也是一个打击。在整体上,比利时的看法是,我们应当与英国人就脱欧以及今后的关系进行真诚的谈判,以找到最好的解决办法,来保护贸易与投资,并保护生活在英国的比利时人以及生活在比利时和欧洲的英国人的利益。

问:您如何看待英国首相梅做出的提前举行大选的决定?

答:对于梅提前举行大选的决定,我的理解是,这个决定是在经过反思以及不情愿的情况下做出的,以加强首相本人在与欧盟进行的脱欧谈判中的地位,同时也加强她在英国内部的地位。我们不要忘了,她是在英国人公投决定脱离欧洲这个不利结果一个月后上任的,她是在没有经过选举的情况下掌权的。我可以理解,在心理上而且在政治上,她希望在本国内,在处于一个实力的位置上来谈判。在英国议会,在上议院,有很多议员是反对英国脱欧的。她希望加强她自己的位置,在谈判中成为一个真正的政治领导人,而不是一个在行政上执行去年6月公投结果的人。

问:在整体上,尽管出现了英国的脱欧以及其他国家民粹主义的高涨,您对欧洲一体化的前景仍然持乐观的态度?

答:当然,我们必须对付一些挑战。最近的一些发展,包括金融危机和移民问题等,使得欧洲出现了分化。但是,我认为,我们可以对欧洲一体化的前景保持信心。我认为,除了英国以外,欧洲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够合理的向它的民众提出一个关系其生存的问题:你愿意留在欧盟还是要脱离欧盟?我不这么看,这是因为,由于欧盟国家之间存在的经济、人与人之间以及大学之间的相互关联,没有哪一个欧洲国家的领导人能够说,我们脱离欧盟,而且认为这样做不会有任何代价。 我认为这是幻想。我不认为我们在走向那个方向。我仍然对未来有信心。我们很多年来经历了英国不属于欧盟的日子。我想,欧盟可以在没有英国的情况下生存下来。但是当然,一些较大的国家,像法国,如果能够重新获得对他们自己的最低程度的信心而且能够与德国重新连接起来,这是很重要的,因为法国与德国是欧洲一体化中非常积极的力量。没有这个的话,欧盟将难以获得向前发展的最低条件。

最后,我还想说,对欧盟一直存在很多错误的认知,包括在美国和英国。我在这次采访中非常想要戳破的一个错误的认知就是,欧洲一体化涉及到失去主权,而且民粹分子会告诉你,你必须拿回你的国家权力才能重新获得国家的主权。这是一个很错误的看法,因为欧洲一体化是关于主权共享的,而不是关于失去主权。当你共享主权时,在欧洲绝对不会出现事先不获得有关成员国的首肯的情况下共享它的主权以及制定共同的政策,应对共同的挑战。如果你在它之外,你面临着不得不接受其他国家做出的决定而自己不是决策者的风险。如果你与其他国家共享主权,你也共享决策权。如果你在欧盟之外,但你还得与它合作,你可能不得不接受他们的解决方案,他们的标准与规范,他们的法律,而不能参与他们的决策。这就是瑞士、挪威以及列支敦士登等国家的情况。这些西欧国家决定不加入欧盟,但他们还得接受很多欧盟的法律、规范与标准。

问:比利时最近一些年不幸遭到恐怖袭击。在去年3月的一次恐怖袭击中,有4名美国公民丧生,有一名中国公民丧生。目前,美国与比利时在反恐方面有什么样的合作?

答:在恐怖袭击方面,我们都站在一起。恐怖袭击可能是一个我们不得不习以为常的事情,但我们仍然保持高度的安全警戒。我的意思是,我们必须保持警惕,必须尽力打击外来的和本土的恐怖分子。在美国以及比利时,土生土长的恐怖主义的确是一个新的现象。因此,不奇怪的是,美国与比利时加强了业已存在的合作,例如组建联合调查小组来对付土生土长的恐怖分子以及那些在其他国家作战的恐怖分子,像伊斯兰国的挑战。比利时加入了美国领导的反伊斯兰国联盟。比利时提供了6架F-16战斗机,并与美国共同培训伊拉克士兵。比利时是这个反恐联盟中第9大军人提供国,而且取得了一些进展,尤其是在伊拉克。

我们必须继续打击伊斯兰国。我知道,在美国对外国战斗人员存在担忧,这些人离开自己所在的欧洲国家,有一天可能会回来,并最终对美国发动袭击。我知道,美国政府正在审核与欧洲一些国家的免签项目,这些国家的公民可以在没有签证的情况下进入美国。如果美国要求进一步加强反恐的合作,我们会继续对此作出积极的回应。我也很高兴的指出,自从我们展开了一年的反恐斗争以来,美国的安全机构,像联邦调查局与中央情报局,与我们的安全机构加强了合作并取得了进展。

问:谈到反恐与打击伊斯兰国,您如何看待川普总统在阿富汗对伊斯兰国的战斗人员使用炸弹之母的行动?

答:我不想对此予以置评。我知道,这次轰炸被认为是川普总统下令的,也许之前就安排好了。

问:就在我们采访的当天,欧盟与中国正在展开第七次高级别的战略对话。这是川普总统就任以及英国脱欧以来双方进行的第一次高层交流。您对这次对话有什么期待?

答:不管你是否称它是战略性的对话,欧盟与中国的战略伙伴关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中国是欧盟的第十大或是第十一大战略伙伴。作为比利时人,我们高度支持对话的继续,在对话中,所有议题都必须在讨论之列。在经济与贸易等领域,欧洲人与美国人面临类似的挑战,例如对等性的问题。很明显,中国的商人在美国与欧洲市场上更容易进行自由的经营,反之则不然。这些事情当然是可以讨论的。其他的问题也是可以讨论的,像人权。欧洲人仍然非常关注这个问题,还有就是遵守国际公约等。但是,中国与欧盟的关系,至少在我去年9月离开欧洲(到美国上任)的时候,可以说是很健康的。当然在贸易问题上存在你如何保护自己免受不当做法的损害的问题。但我认为,这些问题可以得到解决。在欧盟与中国举行的领导人峰会上,积极的氛围和内容占主导地位。我个人也协助了这些峰会的安排,我可以证实,峰会的氛围是非常积极的。我们应当对此感到高兴。

编者按:1955年出生、会讲五种语言的沃特斯大使长期负责欧盟事务,曾经在比利时驻意大利大使馆任职,也担任过比利时驻欧盟的常任代表以及比利时常驻联合国的副代表。2009年,沃特斯担任比利时首相范龙佩的外交顾问,后来又担任比利时外长的幕僚长。2016年9月,沃特斯出任比利时驻美国大使。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