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VOA专访 拉迪:中国经济不会急速放缓


最近公布的多项经济数据表明,中国经济正在进一步走缓。与此同时,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首次表示,人民币存款利率市场化将在两年内完成。VOA卫视记者就人民币利率自由化的好处以及可能的风险、中国经济走软以及经济发展前景等问题专访了美国最为知名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拉迪。下面是专访的内容。

问: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最近在一个记者会上表示,将在两年时间内放开银行存款利率。您一直呼吁中国当局让人民币利率自由化。您对周小川的这个表态有什麽反应?

拉迪: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迹象,因为在过去几年中国出台了很多支持存款利率自由化的文件,但这是中国高级官员首次就这个过程给出一个具体的时间表。我认为,这是向前迈出的一大步。由于周小川经常参加国务院的会议,与李克强有很多互动,这实际上意味着,在他看来,高层领导会支持这个举动而且会向前推进。

问: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宣布了一系列经济改革措施。存款利率自由化对于中国的经济改革日程有多大的重要性?

拉迪:在经济改革日程上,我会把存款利率市场化放在中国需要做的改革清单最靠上面的地方,使中国经济改变方向,走向不同的增长模式。所以它是很核心的。其他的一些改革也是极为重要的,但是在需要做的具体措施方面,存款利率市场化处于首位。

问:你认为中国当局为什麽以前没有这样做,为什麽现在采取这个行动?

拉迪:中国的银行非常喜欢低存款利率。10多年来,一年期的实际存款利率一直是负数。银行一直享有很低廉的融资。这些银行一直游说反对利率自由化。与此同时,一些企业借了很多贷款,它们的杠杆化程度很高,当然他们也反对利率自由化,因为如果银行不得不出更多的钱来吸引存款,那麽他们也得对他们的贷款收取更高的利息。所以那些是净借贷的行业或企业可能会对利率自由化感到关注。在另一方面,一般的家庭会是很大的受益者,因为尽管他们有很多房屋贷款,但是总体上,他们在银行体系的存款要超过他们从银行借的贷款,所以一般家庭是存款利率自由化的一个大受益者。

问:我们知道,存款利率市场化也有一些风险。你认为放开存款利率会导致一些银行倒闭甚至出现金融危机吗?

拉迪:我认为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首先,他们不会在一夜之间完全将存款利率自由化。你不可能早上醒来发现对存款利率施加的所有限制都消失了。我预期他们会像以往一样,制定一些基准利率,然后逐步放宽。目前,银行支付的存款利率不能高于中央银行设定的基准利率的1.1倍。它们可以支付基准利率的1.2倍,几个月后提高到1.3倍,他们可以看市场的反应。如果他们逐步这样做,也许两年后,他们可以完全废除对利率设置的上限。这意味着,企业将有时间做出调整,他们会看到借贷成本在增加,银行也有时间做出调整。换句话说,他们不会在一夜之间变成一个完全自由的环境。一夜之间实现自由化会对银行以及借贷的人来说都有破坏性。周小川行长的表态的另一个很重要的部分是,他基本上告诉中国的银行,存款利率市场化将在两年内完成,你必须做好准备并相应的管理好你的资产负债表。

问:您早在2008年就发表过报告,分析中国压低存款利率这种金融抑制的害处。请您简要地说明一下中国为什麽要放开存款利率?

拉迪:第一,它会大大增加一般储户的收入。一般家庭在银行系统存入了大量的钱,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没有什麽其他的投资选择。如果实际利率上升到10年前的水平,他们的平均利息要高出3%,这会增加他们的收入,收入的增加又会导致消费的增加。中国政府的一个目标是由消费而不是投资来推动需求增加。这是第一点。第二,如果存款利率上升一点,那麽贷款利率也会增加。中国的投资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例如此高的原因之一在于,10年来借贷利率相对而言处于低水平。也就是说,银行获得比较低廉的融资,而融资成本的比较低廉也转移到借贷人身上,这是中国的投资增长速度保持在50%左右的原因之一,即产出的50%都用于投资,因此投资在产出中所占比例比任何国家都高。如果资金成本增加,那麽一些项目就不会开工,投资在生产总值中的比例就会下降。这是中国政府希望达到的一个目标。他们希望过渡到一个新的发展模式,一个增加消费、减少投资推动增长的模式。如果利率不在这其中发挥作用,他们很难实现他们的目标。

问:人民币存款利率市场化对遏制影子银行会起到什麽作用?

拉迪:人民币汇率与影子银行是有关系的,因为我们看到,在影子银行业,提供给储户的利息要比银行给的利息高得多。例如,投资理财产品支付的利息要比一般的银行支付的利息高1%到1.5%,所以储户把他们的钱转移到这些投资理财产品上。这是一种套利的情况。我认为,由于这些投资理财产品所进行的借贷活动没有得到很好的监管,因此存在一定的风险,银行监管人员更愿意让借贷活动发生在正规银行体系中监管较好的行业。所以,如果你把存款利率市场化,投资理财产品的优势就会受到削弱,那麽资金就会逐步回流到银行,而且他们的借贷活动就比那些发生在银行体系以外的借贷受到更好的监管和更好的风险管控。因此,存款利率自由化可能会导致影子银行业的收缩,从而减少风险以及促进金融稳定。

问:您估计中国的影子银行的规模究竟有多大?

拉迪:首先,不同的组织和不同的人在研究这个问题时对于什麽应该包括进影子银行有不同的定义。如果你用的定义不同,你得到的金额也不同,但是总规模可能有30万亿人民币。

问:最近出台的一些数据表明中国经济正在进一步走缓。您怎麽看?

拉迪:当然,今年头两个月的一些指标显示,中国经济比2013年年末时弱。但是我认为,我们必须记住,以往就是这种情况。在中国,年初总是比上一年第四季度的表现疲弱。今年的情况可能比以往稍微不寻常一些,但是这是一个很典型的情况。对这个问题进行过具体研究的人说,在过去的7、8年时间里,平均来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来自第四季度。所以说,中国经济一开始比较慢,然后逐步加强。我不担心这意味着中国经济会大幅度的减速。的确,年初是比较弱,也许比往常要弱一点,但是我们需要几个月的数据才能做出定论。

问:中国经济从2012年开始走缓,从之前两位数字的高速发展下降到目前的7%到8%。您认为中国经济走软的根本原因是什麽?

拉迪:我认为,一个根本的原因是投资效益下降了,投资在经济中所占份额达到过高的水平,而越来越高的投资增幅所带来的效益减少了。结果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投资在总产出中的份额有所减少或是趋向于缓和,那麽我们不得不预期比较缓慢的增长。我们真正需要的是更有效的资本配置。有很多资本的配置非常低效,部分是因为资本估价过低,而且经济中一些比较有效的部分无法获得资本,而不那麽有效的行业却获得过多的资本。所以维持高速增长的诀窍不是使投资率高达50%,而是逐步降低这个份额,以更有效的方式分配用于投资的金融资源。

问:你认为中国可以在进行经济改革的同时保持比较高的增长速度吗?

拉迪:可能发生的是,如果你推行改革,这将有利于中、长期的增长,但是在短期内,你会看到比较慢的增长。我的判断是,中国领导人准备接受比较低的增长。他们现在没有说不管怎麽样都要保证7.5%的增长,他们说的是7.5%左右。这意味着,如果比7.5%低一点也可以。李克强和习近平过去一年多次提到,发展质量是重要的,增长的可持续性是重要的,而且过去过于强调增长的数字。他们感兴趣的是增长质量和可持续性,而达到这个目标的途径就是实施去年秋天十八届三中全会所提出的一些改革。

问:您对中国经济增长前景的预测是什麽?

拉迪:我认为,中国经济今年的增长会达到7%到7.5% ,与去年差不多。我不认为会比去年高很多,我也不认为会比去年低很多,可能比去年低一点。在过去几个季度,中国已经放慢了信贷的增长。我认为,在总体上来看,这是一个积极的迹象。2012年以及2013年的上半年信贷的增速过高,所以他们需要一段时间更为温和的信贷增长。

问:中国经济问题专家盖保德认为,中国经济是周期性的,目前到了高速增长的周期。他还认为,由于中国的经济改革中所涉及的项目,包括发展绿色能源、治理环境等等都需要大量的投资,因此他认为,中国会加大投资,因此他预计中国经济在2014年至少保持8%到9%的增长。您怎麽看?

拉迪:我觉得2014年8%到9%的增长预测有一点偏高。我们看到房地产市场有所降温,所以房屋新建工程减少,而房地产行业在最近几年一直是中国经济增长很大的一个推动力,而且住房需求继续走软,那麽经济增速更可能低于8%或是9%。在好几个重要的行业,例如钢铁,中国都存在产能过剩的问题,从而拖累经济的增长。对于中国来说,实现更加环保的增长的最佳途径是减慢资本投资的增长,因为像钢铁等资本密集型的行业是电力的最大消耗者,也是最大的空气污染源,因为炼铁要烧煤,重工业用到的电力发电要烧煤。所以,如果他们调整经济结构,推动消费的增长并减缓投资的增长,那麽环境会得到很大的改善,尤其是空气污染的问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