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0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国之音在日本发现“支那事变战迹画谱”


美国之音特约记者歌篮日前在东京发现了二战期间日本陆军随军画家高桥胜马描绘的中国战场“支那事变战迹画谱”。

美国之音记者在协助整理一名孤独去世的日本老太太遗物时,从一堆落满尘埃的古书报堆中发现这批画谱。画谱看来至少有六辑,从同时发现的第一辑和第六辑封套来看,每辑都应含3幅画,不过总共只发现了10幅水彩画,画面都是30.5公分宽、23公分高,比现代办公室常用的A4型纸张略大。画谱描绘中国各地景象和人物,地点分别是厦门鼓浪屿、上海郊外罗店镇、北京郊区的居庸关、满苏国境、彰德(现河南省安阳市)、山西大同、河北石家庄、山西太原、南京蒋介石本营、南京天文台,估计其余还有8幅画和4个封套欠缺。

*画家记录*

图辑封套上都有3幅图的说明,记者找到的两个封套虽破旧,但大部分图画仍色彩鲜艳、保存良好。其中最早期的昭和8年(1933年)厦门鼓浪屿与最晚的昭和13年(1938年)南京天文台和蒋介石本营的写生,反映了前后5年日军侵华战况前后期的景象。

该画谱是记者在以往看到中日展示的日本侵华图像、照片外,首次目睹当时日本人在中国记录的现场图,也是记者曾在中国网络上目睹过日本随军画家描绘的苏联俘虏营后,又一次看到二战日本随军画家的作品。

二战期间,日本为了仿效一战期间法国随军画家描绘拿破仑等宣传画刺激“战意高扬”的效果,也派遣随军画家。当时日军随军画家分作“海军嘱托画家”和“陆军嘱托画家”,1938年4月日本举办“支那事变海军从军画家写生展”,同年6月日本陆军省成立了“大日本从军画家协会”,正式向战地派遣随军画家。

*战地实况*

一些战地画谱作成后,作为报告战地实况向东京军部献纳,一般当作“非卖品”不公开贩卖,收藏画谱的日本老太太生前是古书商,与侵华战争毫无连接点,记者发现这些画谱时也是在一摞她写着“非卖品”的分类书报箱里,从画谱颜色依旧鲜艳来看,可能70多年几乎没见光。

二战期间日本国内艺术、美术活动依旧,但是题目都由过去的风花雪月变成战争。1939年陆军美术协会成立,同年7月《朝日新闻》主办了“第一届圣战美术展”,由此日本画家们不遗余力地支援战争美术潮流,此后每年都有一两个大型战争美术展,1945年4月举办的“战争记录画展”标榜各战场作战记录画,更创下以往10倍以上的入场者人数记录,被称为“二战中战争画全盛期”。

1946年占领日本的美军把没收的153幅战争记录画运送到美国,1970年作为“无限期借贷”的形式交给日本,目前存放在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作为战争历史教训展出,每次轮换几幅。

随军画家中,著名的有鹤田五郎、小矶良平、藤田嗣治等。美国之音这次发现的水彩画的作者高桥胜马知名度不高,记者在日本查找高桥胜马的记载时,也只找到一战后的大正8年(1919年)在东京郊外埼玉县“所泽飞行场”的高桥作为日本陆军航空操纵班班长、当时是工兵少佐(相当于少校)的高桥参加了在东京饭田桥欢迎法国航空教育团访日教育日本航空技术的仪式。此外日本美术年史index上也记载昭和13年(1938年)日本陆军嘱托画家的名单中有工兵大佐(相当于上校)高桥胜马,隶属日本陆军北、中支部的记录。

从高桥早期描绘的“厦门鼓浪屿”,到后期描绘的“南京蒋介石本营”来看,他其实在中国各战场的画期倒是比其他随军画家长很多,但因不出名,他的作品看来并未入选过二战期间的大型画展。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