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海外民主团体纪念胡耀邦赞其人性超党性


中国民主运动

中国民主运动

11月20日星期五,海外民主人士团体在纽约举行纪念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诞辰100周年讨论会。与会者认为,中共高规格纪念胡耀邦,是选择性地继承对其执政有利的胡耀邦遗产,只强调胡耀邦的共产主义理想,却回避了胡耀邦最为闪光的精神遗产,即以宽容对待异议,以人性超越党性。与会者还指出,中共此次在“认同”胡耀邦的同时,则回避了胡耀邦因“反自由化不力”被迫下台、后含冤病逝,以及因此导致了1989年民主运动等关键性的历史问题。

这一讨论会由“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主办,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北京之春杂志社、纽约论坛和明镜集团协办。

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会长李进进 (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会长李进进 (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会长、律师李进进表示,尽管中共高规格召开纪念胡耀邦会议,中共中央政治局七常委全体出席,但对于胡耀邦的历史定位仍然十分困惑;如:胡耀邦为什么下台?为什么突然去世?去世后为什么发生了1989年民主运动?如何看待统治集团内部斗争对中国历史的影响?这些最关键问题恰恰是中共所回避的。

李进进说,胡耀邦的思想并没有超越民国时代许多开明思想家的高度,但他身上所表现出来的人性,他倡导的思想改革、拨乱反正,以及打破共产党在理论领域的禁忌,等等,都是很了不起的。

胡耀邦批示:不要压制自学成才的青年

明镜集团总裁何频(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明镜集团总裁何频(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明镜集团总裁何频回忆了一段与胡耀邦有关的往事。1982年,16岁的何频因为写了一篇批评中国人才选拔制度的文章,被批为反党反社会主义大毒草,领导不准他就读已经考取的大学,还要开除他共青团团籍。他给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写了一封信,没想到胡耀邦将他的信批示给中共湖南省委:“不要压制自学成才的青年”。由于胡耀邦的批示,何频不仅读了大学,而且获得了机关工作的机会,并走上了新闻工作者的道路。何频说,1989年4月15日,当他听说胡耀邦去世的消息时,泪流满面。

何频表示,中共对胡耀邦的纪念,反应了中共自身(目前)矛盾的心态,“(他们)一方面想借尸还魂:共产党内还有一个好人,但另一方面,却不能讲清楚为什么这么一个好人不但不能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 (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 (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说,中国官方的纪念活动力图避开当年胡耀邦下台时给他栽的罪状,即“反自由主义不力”;胡平说:“而我们最肯定胡耀邦的,恰恰就是这一点,就是他‘纵容’自由化。”

胡耀邦这一页没有翻过去

胡平说,胡耀邦的思想有很大局限性,但是他当年在各种异议活动面前采取了容忍的态度。“当时邓小平因为魏京生在民主墙写了大字报把他抓起来,但是他不赞成抓人,不主张镇压。”

胡平表示:“我们对中共领导人的要求很简单;别的都不重要,只要你不抓人就够了。我们不是要你做什么,而是要你不做什么。胡耀邦就做到了这一点。”

胡平说,之所以要纪念胡耀邦,是“因为胡耀邦作为一种政治上的象征意义,这一页还没有翻过去。他为什么下台、1989的民主运动,都跟他有关,(只要)这些问题没有解决,他的意义就继续存在。”

胡平表示,“胡耀邦文革后平反冤假错案遭遇党内很大阻力,但他勇敢地顶住了。其实共产党知道自己做错了很多事,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总是回避‘六四’、法轮功等问题,因为他们心中发虚。那么,知道不对为什么不改呢?因为改不起;改了,一党专制就站不住了。”

中共与反对派争夺胡耀邦

中国宪政学者、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张博树 (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中国宪政学者、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张博树 (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中国宪政学者、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张博树说,中共纪念胡耀邦,是要把胡耀邦解释为“他是共产党的人”,是“忠诚的马克思主义者”、“杰出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是实现中国梦的榜样;张博树说:“这是在跟我们争夺胡耀邦”;他说,中共是要把胡耀邦当作共产党的“正资产”,而不是反对力量的资产。

张博树表示,在胡耀邦的人格中,一方面他服从共产党、服从组织,但另一方面他又不搞阴谋诡计,光明正大,连前中共元老李先念都称赞他是党内的“阳人”,即透明之人。

张博树说,虽然历经党内长期残酷斗争,胡耀邦人格中的这个基本面没有变,“这既决定了改革开放中他能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也决定了他能走多远;他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他的成就与局限,都能从中得到解释。”

对胡耀邦有过研究的张博树表示,经过文革,尽管对毛很崇拜,胡耀邦也在反思;他私下说,一个民族在精神上、组织上如此被禁锢,没有一点自由,这样的民族怎么能成长?完全是野蛮的,没有竞争力的。

张博树说,有人认为纪念胡、赵(紫阳)这样的中共开明领导人没有必要,胡耀邦的政治认知没有可取之处。但是他本人认为,当下纪念胡、赵,要从中国政治转型的策略和战略来看:“他们仍是党内的健康力量,尽管受到压制。”

胡赵是党内健康力量的旗帜

张博树表示,目前,在外界看来,习近平对中国民间社会打压力度空前,国内几乎没有自由力量存在的空间。但是,他说,“这个局面我相信不会老是这样下去的,总是要变的。当中国政治转型需要推进时、有了这个条件时,我相信,推动这个进程的除了民间力量,中共体制内一定会分化出一些力量,而这种力量不管它什么时候分化出来,胡耀邦、赵紫阳就是他们的旗帜。”

前体改所研究员张艾枚 (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前体改所研究员张艾枚 (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前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研究员张艾枚说:“胡耀邦最闪光的遗产就是他的人性超于党性,当两者冲突时,他通常把人性放在第一位。所以在改革10年里他会反复被邓小平批评。”

张艾枚说,中共明显地是在有选择地继承对其执政有利的胡耀邦的政治资产。“10年前胡锦涛时期,纪念胡耀邦时规格也很高,但没有出版他的文选”。现在习近平找到了他要的东西,那就是他在纪念胡耀邦的讲话中所强调的“共产党员要坚守信仰、献身理想的高尚风格”;习近平在讲话中还直接引用了胡耀邦有关共产主义信仰的许多话。在张艾枚来看,“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在10年后出版了胡耀邦文选。”

习近平违背胡耀邦遗产

但是,张艾枚引用了胡耀邦另一些有关自由主义的话:“我们有些很受尊敬的领导人常常吃饱了饭没事干,对一些非马克思主义的东西大惊小怪,难道中国真的形成舆论一律,才叫社会主义吗?我看不见得。”他还说:“那种世界上最丰富的东西 – ‘精神’ -- 只能有一种形式的、这种审查制度,是值得批评的。”

张艾枚说,“习近平真要继承胡耀邦精神遗产,可以有几个标准加以衡量:第一,你是不是以实事求是的态度,直面中共的罪与错?如果以虚无主义态度对待反右、文革、六四,就谈不上以事实求是的态度对待中共历史;第二,你是不是放弃舆论一律、尊重百家争鸣?你不能把批评中共的人都当作要“砸你的锅”抓起来蹲大牢,这是严重违背胡耀邦遗产的;第三,你是不是在文艺、思想、理论界不抓辫子、不戴帽子、不打棍子,如果你做不到这些,你习近平谈何继承胡耀邦的政治遗产。”

他会站在历史正确的这一边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方冰拍摄)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方冰拍摄)

曾在1970年代末采访过胡耀邦、目前担任中国民主党主席的王军涛说,胡耀邦当年曾告诫他说,“历史常常委屈人,但只要不坠青云之志,历史是不会埋没人的”;并要他“不仅读专业还要读政治,因为中国将来需要”。

王军涛说,胡耀邦那一代人,一直站在历史潮头,试图创造历史;而胡耀邦本人作为一度主导全局的人,在任期间,力图推动中国历史的进步。王军涛说,他本人坚信不疑,“如果(胡耀邦在世时)出现1989年那样的关头,胡耀邦会像赵紫阳和他的支持者一样,站在历史正确的这一边。”王军涛还说,当年跟胡耀邦共进退的那批人,后来全都转到了自由民主阵营中,如果他本人还活着, “也会跟这些人一样,走上这条道路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