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民工法院前“手抄党章”举报官员


江西民工“手抄党章”在微博上疯传(网页截图)

江西民工“手抄党章”在微博上疯传(网页截图)

在中共党员“手抄党章”近期变成中国的流行语之际,“手抄党章”之举又增加了新的功能。一群人星期一在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前,铺开桌椅后坐下来“手抄党章”。这次用“手抄党章”的方式表达诉求的方法吸足网民的眼球,引发热议,被称为是讽刺当今现实的“黑色幽默”。

一条江西民工“抄党章讨薪”的图片消息星期一在网上疯传。图片显示,20多位头戴安全帽的人,坐在江西省高级法院门口的三排桌子旁,每人案头放一本中共党章,低头抄写。在他们背后有一条横额,上写“抄写党章100天,敦促郭斌副院长做合格共产党员”。

起初,外界以为是民工讨薪,许多人点赞说智慧在民间,利用这种让当局无奈的方式维权,比上访写陈情信更有效果。不过,媒体查证后报道,江西高院前“手抄党章”行动的发起人是江西赣鄱置业公司闵赛凤。闵小姐表示,不是讨薪维权,而是为了实名举报江西高院副院长郭兵。

闵赛凤称,高院副院长郭兵涉嫌利用职权收受利益,去年起连续6次违法低价拍卖她们公司的土地,涉案金额超过1.8亿元人民币,案件虽获新任高院院长重视,并成立专案组调查,但由于受郭兵阻挠,调查进展缓慢。

闵小姐称她和弟弟是公司的小股东,参与“手抄党章”的20多人,部分是亲朋好友,还有一些是公司的债主和民工。行动从早上约8点开始,一直到下午4点,每人抄满了七张A4纸。据悉,当局没有派人驱赶。

有报道说,江西高院一名工作人员称,这是雇用民工的一种做骚行为。江西网5月24日说,江西高院门前的“民工抄党章”行为,是江西赣鄱置业有限公司为达到逃避巨额债务目的,雇请民工进行非法闹访的活动,严重扰乱了高院正常工作秩序。当天下午,南昌市东湖区公安分局对闵赛凤和另一组织者分别治安拘留10天。

江西高院前“手抄党章”的行动,引发网友热议。有人说,这是具有深刻现实批判意义的行为艺术;是底层智慧适应形势变化的委婉做法;是讽刺现实的黑色幽默。还有人表示,抄的好,人民有智慧,抄党章被玩坏了;现在唱红歌明显干不过抄党章。

中国资深媒体人、前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主编李大同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民间善于将官方宣传的“手抄党章”化为己用,也算上是一种黑色幽默。

一男子在书店翻阅中国共产党党章(资料照片)

一男子在书店翻阅中国共产党党章(资料照片)

他说:“黑色幽默吧,现在你当局在那儿提倡什么东西,老百姓拿它来用作完全相反的目的,因为没有正当的途径,现在大家都在演戏。你正当途径举报,他把你抓走了,大家用抄党章来保护自己。”

不过,一些被批为五毛的网民口诛笔伐,称这是妖魔化习近平提倡的两学一做,其心可诛,要严厉打压;在法院门口抄写党章是作秀行为,是死磕律师的作品,以抄党章来讽刺执政党,公开抹黑两学一做,包藏祸心,应该“依法予以打击”。

“手抄党章”是近期中共党员的最新学习教育方式。今年年初,中央办公厅要求全体党员开展“学党章党规、学系列讲话,做合格党员”的“两学一做”学习教育。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号“学习小组”3月发起党员“手抄党章一百天”活动,称做合格党员,就是写党章党规,党章共1万5千字,每天写150字即可写完。随后,一些地方中共组织开始响应活动。

南昌铁路局5月16日发布一项“创举”,称一对新婚员工在新婚之夜“手抄党章”,“给新婚之夜留下美好记忆”。“新婚之夜手抄党章”随即引发网上热议和嘲讽,还有人搞出各种恶搞版本。

有网友经过查证说,南昌铁路局发布的消息中存在作假。有网友批评这是不合情理的、形式主义的表面文章;是“党性”压制“人性”。还有人结合中国近期爆发的重大公众事件编出顺口溜说,“人生四大悲:洞房抄党章,接站被嫖娼,久病逢莆田,金榜落他乡”。

经历过文革的李大同表示,当局宣传的新婚之夜抄党章的典型非常荒谬,不但起不了正面效果,还会被社会耻笑。

他说:“这已经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了。晚清的时候有一本小说叫‘二十年目睹之怪现象’,现在中国的怪现象已经远远超出了晚清时代了,简直让人哭笑不得。荒唐的事情越多,证明这个社会已经反常到了什么地步,物极必反。”

还有网友拿新婚之夜抄党章调侃说,称终究还是“党指挥了枪”:“妹子,我们一起去手抄党章吧”。还网友借北京居民、人大硕士毕业生雷洋“被嫖娼案”,讽刺足疗店里最贵的项目是“手抄党章”,八百元人民币,因为难度最大。据报道,台湾作家李敖在微博留言说:“为这对南昌新婚夫妇点赞,也请问南昌铁路,你们闯洞房偷拍新郎新娘有伤风化吧?另外提醒这对新人,光抄不X是不会有共产主义接班人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