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在华非洲人问题持续堪忧


一名非洲妇女走在中国广东省广州“非洲村”的夜市里,那里聚集着亚洲最多的非洲人口。(资料照片 2014年10月25日)

一名非洲妇女走在中国广东省广州“非洲村”的夜市里,那里聚集着亚洲最多的非洲人口。(资料照片 2014年10月25日)

中国政府可能再度放松非洲人入境管制,同时继续调整有关政策,补助更多非洲留学生来华学习。有关在华非洲人,尤其是黑人的状况,持续为舆论关注。分析认为,这一棘手问题受制于中国的非洲发展战略,地方政府很难有所作为。

多家中国网路平台披露,中国当局可能正在酝酿调整非洲人入境政策。另外,中国补助非洲留学生来华政策也在进行调整。有网友用“放宽黑人入境”,“不分成绩人品,倒贴拉来很多非洲留学生”,概括政府正在研究的对策。网上舆论呼吁中国民众,向当局表达不同意见。

在中国生活的非洲人到底有多少?说法不一。不过大都认同非洲人主要居住在中国三大城市:北京,广州和义乌。以广州为例,据说当地有数万非洲人,为全市外国人第一大户。还有媒体说,广州一地的非洲人可能多达20万,甚至更多!不过,鉴于在华非洲人流动极大,加上入境身份复杂,准确统计其实很难。

长期困扰在华非洲人的问题是所谓“合法身份”。他们中很多人凭旅游签证入境后,便开始非法打工赚钱,娶妻生子,往来经商。与此同时,中国网络平台多年来充斥非洲人强奸,滥交,卖淫以及偷渡,贩毒,走私,抢劫,诈骗等违法犯罪的负面舆论。

郭建和是广州居民,谈到当局可能放宽非洲黑人来华签证和居留限制时他对美国之音说:“越秀区往北,白云区那里都是黑人,那里是黑人区,我都很少接近那里。如果说放松政策,那是多余的。非洲的那些人都是来自落后地区,什么艾滋病啦,等等,我最怕这些了。”

不过他强调,自己并非排斥所有非洲人:“高素质的还不同,低素质的就麻烦。大陆人的低素质,再加上非洲来的低素质就更麻烦。”

报道说,中国政府每年给予非洲大量带有补助金的留学名额,每人每年补助费好几万元,远高于中国底层打工者收入,但是来华非洲留学生的整体素质受到质疑。

资深媒体人兼“中国非洲项目”创始人欧瑞克 (欧瑞克提供)

资深媒体人兼“中国非洲项目”创始人欧瑞克 (欧瑞克提供)

欧瑞克是网络平台“中国非洲项目”创始人,他对美国之音说,在华非洲人的生活大都很辛苦。中国官媒经常亮相的那几个中文说唱俱佳的非洲人不能代表在华非洲人的整体境遇。他说:“中国的宣传是这样的。但是如果你去广州,去问许多非洲人,(你们)生活怎么样?他们会说,哇,生活很辛苦。公安局一定会麻烦我们,总是麻烦我们。中央电视台上看到的黑人说,在中国的生活很舒服,中国的社会很欢迎(我们),而实际上的情况很困难。”

羊城晚报报道,为适应在华状况,广州的非洲人组织了自己的社团。由于社团大都没有注册登记,其领导人一般都不愿露面,拒绝采访,出言谨慎,担心惹“不必要麻烦”。为适应中国的政治和社会环境,他们学会说“无关痛痒的话”,“空话”,“套话”;有的也会逢迎中国官方需要,高唱政治颂歌,进行政治宣传。

报道说,中国社会对非洲人存在有很大认识误区,甚至歧视和偏见。广州的非洲人中,据说四成受过高等教育,他们中有人有博士学位,是教师,警官,公务员,甚至大学讲师。

舆论认为,广州市等地政府处境棘手的非洲人居留问题陷入两难。面对中国对非洲资源的强大需求,以及为此制定的中国国家非洲发展战略的全局,地方处理非洲人非法居留等问题时很难大有作为,遣返不能执行,或者无目的地国家。与此同时,在华非洲人状况以及由此产生的社会矛盾可能会愈演愈烈。

尽管如此,广州市还是采取了某些自主措施,例如,购买当地非政府组织的服务,为在穗非洲人提供汉语培训及临时救助。中山大学非洲社区问题专家刘志刚还呼吁,广州需要全面收集整理本地非洲人群体的法律案件和处理经验,将其纳入中国国家《移民法》的立法框架。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