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4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国如何对付一个崛起的中国?


美国继续在全球发挥领导作用不得不面对的一个挑战就是如何对付日益强势的中国,尤其是在亚太地区。美国的一些外交政策专家认为,美中之间可能爆发军事对抗的确是美国应该考虑的一个安全关切。在他们看来,美国有必要对中国一些咄咄逼人的做法做出强有力的回应,以维持现有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

为了维持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尤其是在亚太地区的主导地位,美国是否做好了不惜与崛起的而且日益强势的中国打一仗的准备或是愿意冒这个风险?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曼肯 (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曼肯 (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前美国国防部副助理部长曼肯 (Tom Mahnken)日前在一个有关美国全球领导作用的论坛上回答这个问题时说,我们在谈论美国所发挥的核心领导作用以及美国的国际参与时,它不仅仅只是关于美国。

他说:“我认为,把它看成是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对阵将是一个错误。它涉及美国、它的盟友以及亚太很多其他国家,因为这最终是事关一个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美国各届政府多年来所下的一个赌注是,中国最终会接受这样一个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中的主要组成部分,在经济方面它已经接纳其中的一些成分,在人权和价值观方面的接纳要少一些。”

目前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的教授曼肯说,这是一个赌注,现在的问题是,这个赌注是否最终会获得回报。他说,我们试图使这个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尽可能的有吸引力而且给中国提供激励措施,使之成为这个秩序的一部分。

曼肯:美应为美中之间的对抗做好准备

不过他也承认,包括新孤立主义或是离岸平衡现实主义在内的各派都认为,大国之间的对抗是美国应该关注并为之做好准备的。他说,即使是国际主义者也认为,一个崛起的中国是美国应该思考的一个安全方面的关切。

利伯曼:美应对中国说‘停’!

前美国联邦参议员利伯曼 (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前美国联邦参议员利伯曼 (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前康涅迪格州参议员、民主党副总统参选人利伯曼(Joseph Lieberman)认为,尽管美国历任政府在如何与中国打交道的问题上存在共识,但是在他看来,针对最近几年中国日益咄咄逼人的做法,尤其是在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问题上,美国政府有必要对此做出强有力的回应。

他说:“我们得举起手来,说‘停!’。我们得代表国际法律体系来说话,而不是向蛮力屈服。从长远来看,我仍然担心,很多美国人也担心,中国希望看到的是美国要么撤出亚太地区,要么处于一个辅助地位。我们要呆在那里,以平衡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这也是对我们的盟友以及亚太几乎每一个其他国家的回应。”

目前是独立党派人士的利伯曼补充说,我们并不是要阻止中国在国内消除贫困等,但是我们要确保中国不成为亚太地区的一个霸权。

欧汉龙:美必须坚持原则

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项目研究主任欧汉龙(Michael O’Hanlon)认为,针对不同的问题,美国应该有不同的应对方法。在南中国海这个问题上,他说,他对中国修建的那些人造岛礁并不特别感到忧虑,只要它们不被用来对该地区进行过度的军事化并执行九段线的领土宣称。但是在他看来,鉴于中国在主权问题上相当强势的做法,美国必须坚持自己的原则。

他说:“因为中国当局有这个九段线的宣称,因为他们建立了防空识别区,因为他们强势的宣称这个海域都是它的,我们必须把他们推回去。他们有关他们是美国海军行动的无辜受害者的说法是不可信的,因为他们是建立这种更为扩张性主权概念的一方。”

登顿:美应展现决心从而避免武装冲突

《世界事务》双月刊的出版人、编辑登顿(James Danton)认为,美中两国是否会因为南中国海问题而爆发武装冲突的真正关键在于美国是否展现它的领导地位。

他说:“只要我们显示(不接受中国的领土宣称)的决心和意愿,我们将会在该地区建立一个(由日、韩、澳大利亚甚至台湾这些传统盟友以及像越南这样潜在盟友组成的)联盟,这将使得中国不可能进行初步试探之外的试探行动,从而导致武装冲突。”

在他看来,一旦发生武装冲突,中国遭受的损失要超过美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