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阿斯彭思想节:中国言论自由的未来


习近平上台以来加紧言论控制,打压异议人士,但另一方面中国的互联网日益活跃,这对中国言论自由有什么影响?

这是在美国科罗拉多州阿斯彭正在举办的思想节所关注的话题之一。

习近平政府严控因特网

西方国家普遍认为,中国的习近平政府对新闻和言论自由的控制更加严格。

专程从中国来参加研讨会的著名专栏作家麦克·安替说他同意这个评估:“习近平政府上台后中国的互联网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都在缩小。 ”

安替是中国活跃的博客和专栏作家;目前是财新媒体撰稿人。

美国的《现在我知道谁是我的同志》(Now I Know Who My Comrades Are) 一书的作者艾米莉·帕克多年来研究中国和中国互联网;她认为中国政府加紧控制的行动正反映了互联网日益强大的力量:“他们看到因特网越来越强大,政府看到人们可以通过因特网组织起来,6亿用户这个数目足以让中国政府感到担心。”

《现在我知道谁是我的同志》一书讲述了从集权国家的民众如何通过互联网寻找与自己有共同理想的同志,社交网站让这些国家的民众有了发挥言论自由的平台。

帕克说,西方人在谈到中国因特网的时候倾向于把它当作一个言论和信息自由的议题,但是她认为中国政府更担心的是人们通过互联网结社:“他们当然会打压批评的声音,不过他们的底线是集体行动;真正会让你陷入麻烦的是如果你在互联网上召集人们到某个地方集合或者呼吁集体行动。”

人人上微信

专栏作家安替说对于中国民众来说互联网是他们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你们(美国)有选举,新闻自由,你们有主流媒体,有强大的娱乐业,但是中国在因特网出现之前没有这些,所以因特网对他们来说代表了这一切。”

他说,因此言论自由在中国其实就是一个网络自由的问题。

作家艾米莉·帕克最近到过中国,她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似乎每一个中国人都在使用微信,如果你不上微信你就是与社会脱节。。(中国的)微信和微博同推特和脸书的区别在于,微信和微博受到审查。”

帕克也说,微信微博仿照推特和脸书但是它们具有更多的功能,给人们的生活提供了方便。

斯诺登效应

对于中国互联网今天的现状,专栏作家安替说斯诺登事件是一个很重要的分界线。

他说斯诺登事件使得美国不能再理直气壮地批评中国了:“当美国政治人物和外交官访问北京的时候他们不再讨论言论自由和网络自由了 ,而更多地是讨论网络攻击等问题。”

安替说就在斯诺登事件爆发之后中国推出了新的法规:“新的法律基本上是给了政府任意逮捕博客作者的权利。”

中国2013年的司法解释规定诽谤信息被点击、浏览达到5千次,转发五百次以上就可以被定罪。

不过美国作家艾米莉·帕克说,即使没有斯诺登事件,中国的言论自由不能说会比现在更好。

互联网如何改变中国

作家安替说中国互联网的现状是中国的互联网一方面受到严格审查和控制,一方面非常活跃与发达;而政府是推动创新的主要力量:“审查者变为创新推动者,这是一幅奇怪的画面,但这在中国正在发生。”

西方认为审查与创新是相互矛盾的。美国作家帕克说,长远来看中国的模式是否能持续现在还无法判断:“不过我个人对于高度审查环境下有多少创新持怀疑态度。”

帕克说,不要对互联网改变中国抱有太多幻想,她举例说当年美国的互联网公司进入中国时人们期待着它们能够给中国带来自由化,中国的审查制度会灭亡:“事实上这些公司没有改变中国,中国改变了这些公司。微软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微软主动把一些博客关掉,而不是中国政府关掉的。”

帕克说不光是微软,多数美国公司以及每一个生活在中国的人可能都要自我审查:“就拿作者来说,如果你写了关于中国书,是应该做一些改动以便在中国出版呢,还是坚持原则,最后导致没有人能读到这本书。这是一个困难的抉择。”

她说,不管是美国企业在中国还是中国的异议人士都面临这样的选择:坚持到底还是妥协。

科罗拉多州阿斯彭思想节6月25号开始,将于7月4号结束。年度阿斯彭思想节聚集了世界和美国各界精英交流思想,探讨全球面临的重要议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