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港人疑北京通过审批单程证输送国安人员抵港


香港商业区飘扬着中国国旗(美国之音方远拍摄)

香港商业区飘扬着中国国旗(美国之音方远拍摄)

刚刚落马的原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被曝出通过贩卖香港单程证给权贵人士牟利。港人称此种事情由来已久,几乎人尽皆知,并呼吁中国政府将单程证审批权交还香港。

陆媒网易《路标》4月16日报道,原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每年贩卖一定数量的香港单程证给“有背景的”人士,其中包括去年被财新网起底的盘古大观老板郭文贵的六哥郭文纯。此前,震惊世界的“巴拿马文件”也披露了一些违规持有香港单程证的中共高官亲属,包括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的姐夫邓家贵和前国家总理李鹏的女儿李小琳。但不知这两人的单程证是否也是通过张越获得的。

香港单程证由中国公安部门派发,每日限额150人。持有者将获准在港合法居住七年,到期后可申请永久性居民身份证资格。单程证的申请门槛较高,通常用于夫妻或子女团聚。2013年4月香港开始禁止父母均不是香港人的孕妇赴港产子后,门槛再次提升,因此单程证的申请人数有所下降。据香港统计处去年的数据,2014至2015年香港人口增长5.69万,其中3.78万人是持单程证定居香港的新移民。

权贵入港易 百姓团聚难

单程证曾经相当值钱。公开数据显示,2004年至2011年间,持单程证赴港的新移民逾31万,其中73.7%为女性。她们通常是嫁到香港,被称为“内地新娘”。和美国的情况相似,这些“内地新娘”中有不少是“假结婚”,媒体不时有报道。

然而,李小琳等中共高官亲属获得单程证显然不是通过结婚这条路。媒体披露,原河北“政法王”张越贩卖的单程证,一张可以卖到150万至200万。而且“也不是有钱就能拿到,要有很硬的关系才行”。

前香港《开放》杂志编辑蔡咏梅对美国之音说,“(港人)都知道那边(指大陆)腐败,有特权的人、有钱的人可以有名额,真正需要的人比如夫妻团聚、儿女来香港和家人团聚这种,因为名额有限,反而来不了。”她还称,广东省的名额据说就不够。

香港社区组织协会2014年发起的调查显示,37%的“内地新娘”在获发单程证之前,曾以双程证的身份赴港照顾子女长达10-15年。双程证主要用于大陆居民赴港旅游、探亲或从事商务、培训、留学等非公务活动,每三个月需要重签。

但是香港媒体人潘小涛表示,近年没有听说因为拿不到单程证而无法团聚的人。“该团聚的香港人我想已经差不多合资格了,已经来了,”他说。然而即便如此,他也认为单程证的审批权应交还香港。

他说:“全世界没有一个地方是我让谁来,你就得接受谁。这个完全是不合理的。但现在没办法,不能改。”

蔡咏梅也表示,港人对于北京负责审批单程证“很有意见”。她说:“香港人就是对谁能够来完全没有决定权,他们来了,我们这边就收。这边就很有意见,现在你也知道太子党这些贪官纷纷都来到香港,拿到单程证。”她认为,这种审批制度是在向香港输送腐败。

不过中国官媒人民网去年8月发表文章称,北京负责单程证审批工作的原因是“香港根本没有能力审批、限制大量的内地人口来港,正是中国内地执行单程证制度,才为香港‘守好了大门’,这是单程证由内地政府审批不能忽略的历史渊源。”

港人担心亲中渗透

蔡咏梅和潘小涛还提出了一种担心,即北京通过控制单程证的审批工作向香港输送国保、间谍或亲共人士,以逐步改变香港居民结构。

蔡咏梅说:“香港还担心由他们来审批的话,他可能向香港输入那些国保、特工这样身份秘密的人,亲中的,改变整个香港居民的结构。”她认为,这些亲共人士被送到香港后,可能会影响选举的投票结果。

潘小涛对这一猜测更是深信不疑,认为这种“人才输送”已经由来已久。他说,“这种事情我想在香港,他们的活动为什么渗透力那么强,在各个阶层和各个领域有那么多的渗透能力,跟这个是密不可分的。你看他们如果纯粹是派驻来香港工作的人员的话,不可能,我想他不可能,对社会的控制力不会那么强。所以我觉得,国安人员拿着单程证被派驻来香港,这一点也不意外。”

香港时事评论员程翔2012年曾在港媒明报撰文《程翔:从十八大看香港地下党规模》。文章称,估计目前香港地下党的规模大约有40万人,占香港人口的百分之五。但是香港时事评论员何亮亮认为这一数字有水分,实际数字可能不到四万。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