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1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北京市公安局招募学生当网警


北京一家网吧的电脑屏幕上显示中国警方对网民使用互联网的规定.(2013年8月19日)

北京一家网吧的电脑屏幕上显示中国警方对网民使用互联网的规定.(2013年8月19日)

国际记者联盟近日发布的报告显示,北京市公安局正在招募学生加入网警志愿者的队伍。网警志愿者主要负责发现并举报网络上的违法犯罪信息,协助北京警方净化网络环境。中国官方将之称为是继“朝阳群众”、“西城大妈”、“海淀网友”、“丰台劝导队”这四支“群众组织”之后的第五支“王牌群众力量”。一些网友认为,这一组织是当代的“特务机构”,可以比肩前苏联克格勃和美国中情局。

报告说,截至目前,已经有超过3000位年轻人成为网警志愿者,并在过去两年中警告了8400名传播违规信息的网民,删除了超过50万条网络信息,封锁了至少9000个社交媒体账号。中国官媒新华网曾发文解密“网警志愿者”。文章说,高学历的80后和90后是这支队伍的主力,占志愿者总数的80%。其中以北京网民最多,占21%。从职业分布看,包括掌握互联网专业知识的网站从业人员、网络安全厂商的工作人员以及普通的“草根”网民。

当局推行告密文化?

据中国官媒环球网报道,截至去年底,网警志愿者累计为警方提供1.5万余条违法犯罪信息,涉及诈骗、淫秽色情、赌博、谣言、违禁品等各个方面。北京市公安局网安总队“网警巡查执法”团队负责人高警官对媒体表示,网警志愿者弥补了警力的不足,“把网络上的边边角角都覆盖上了”。

然而,这样一支“群众组织”却被许多群众称为是“告密者”和“当代特务”。前中国青年报冰点杂志主编、资深媒体人李大同在谈到网警志愿者时,情绪有些激动。他说:“任何社会,这种人都会有的……共产党培养的就是这种人,奴才、告密者。现在都在大量的培养这个东西,为了稳固这个政权。”

今年1月13日,北京市公安局举办了一场“网警志愿者”发布会。另四支“群众组织”—— “朝阳群众”、“西城大妈”、“海淀网友”和“丰台劝导队”,也分别派代表到场,对“友军”声援。南方都市报在报道时将此活动形容为“难得一见的‘奇景’”。凤凰新闻也含蓄的在微博上讽刺了这五支“群众组织”:“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世界上的其他情报组织......”不少网友在该微博下评论填空说:“都是垃圾”。

网友的主要担心是认为中国当局此举是意在推行告密文化,这些“群众组织”只会举报普通百姓而非贪官。

网友@我是小江西_287 说:“这些人也就能监督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对于官员贪污没辙。”

@东方明V 说:“这么厉害的队伍,虽然从未举报过贪官、公车私用、公款吃喝、公费旅游,但在‘盯公民键盘,瞅群众裤裆’方面,直教军情六处、中情局、摩萨德汗颜。”

@@蠢小鹅 说:“小时候干这种勾当的叫班干部,人老了但没红,干这种勾当叫朝阳区群众,人红了,干这种勾当的叫方舟子,人红了又过气了再干这种勾当的叫黄安。”

也有网友质疑这种发动群众对群众进行监督的方式并不能达到预期目的。

@俊东李 说:“揭发、监视、刺探、告密……虽说是一种监督违法的方式,但任何一个正常的社会都不会鼓励和倡导,更不应该专门针对公民,否则公民会生活在监视之中,任何时候你背后都有一双诡异的眼睛死盯着你……其次这批人真的懂法吗?有没有钓鱼执法?如果让青少年参加是不是要培养他们告密的性格?”

支持的声音虽然少,但也并非没有。

网友@V丷V 说:“揭露举报他人之不法或不当行为有什么不妥?反而动不动就对这些“群众组织”上纲上线才让人难以琢磨。”

中国宪政学者陈永苗对美国之音表示,他对“群众组织”持中立态度。他说:“这个是维稳体制运转必然出现的一个东西。”他认为,在专制国家,言论自由的问题很难避免,因为政治问题和涉黄问题是“捆在一起的,没办法区分”,而且官方限制的敏感词主要也是这两类。

中国当局派专人在网路上删帖、封号等行为一直为人所诟病。春晚播出时,网管们甚至将并非“涉黄、涉毒、涉恐”的吐槽贴也一并删除。拥有877万粉丝的热门微博用户@作业本 在自己的微博被删后非常愤怒,他说:“春晚微博不让评论,微博到处删帖,干啥呢?怕人说,怕人议论,不播不就完了?播了干啥?”连万达集团董事王思聪在微博被删后也感叹“怕是触了某人的G点”。

当网警图什么?

如果说“五毛党”和“网络舆情观察员”们选择此种“招骂”的工作是为了赚钱糊口,网警志愿者的付出就显得奉献精神十足。当然,注册成功上岗的志愿者们会被颁发一份写有“网警志愿者”字样的“荣誉证书”,个别帮助警方破获要案的志愿者也会得到3000-5000元不等的奖金。但是大部分志愿者属于免费工作。

据环球时报报道,一位名叫李冬的志愿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志愿工作不会占用他太多的精力和时间。他说:“我只是觉得这是一个公民的责任。我相信很多有责任感的网民也会去做同样的事。”李冬还为自己的“同胞”辩护说:“我们并不是所谓的‘告密者’,更不是专门去寻找所谓的‘线索’。”

美国之音采访了一位同样是80后的年轻人。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谈到,她平时上网如果看到色情等违法信息也会顺手举报,但不会特意加入某个组织,因为担心会被要求删除“春晚吐槽贴”这种合法信息。她还说:“我认为人生很短,应该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陈永苗对一些人选择加入网警志愿者的动机表示理解。他认为一些一、二线城市的市民在面对体制问题时会有“两面派”的倾向。他说:“一方面的话,他希望过上好的生活,然后对体制有些抱怨;另一方面,他还是非常维护体制的稳定,发现了对体制不稳定的一些因素,他还是愿意举报打击的。”

在网警志愿者的队伍中,来自北京的网民最多,占21%。而“朝阳群众”、“西城大妈”、“海淀网友”、“丰台劝导队”这四支“群众组织”也通常被认为是由居住在北京的民众组成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