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雷洋猝死政府忙公关:雇水军、删贴、掉包视频


北京居民雷洋被警方控制后死亡引发舆论关注。目前,昌平警方已通过党媒之口披露不少雷案“细节”,舆论维稳车轮已经启动。昌平公安的微博跟贴中出现大量网络水军,腾讯网还将一段长达4分钟、浏览量突破2000万的现场视频,调换成了雷案中的“足疗女”在电视上“认罪”的视频。

昌平公安分局的官方微博@平安昌平被指雇佣大量水军为自己“引导舆论”。@平安昌平就雷洋之死发布的公告下面有上万条评论,其中有不少支持警方的用户均来自同一家网络公司。

此外,腾讯网曾发布了一则题为《雷洋涉嫖身亡事件:目击者拍摄执法现场曝光》的视频,长达4分多钟,其中有网民拍摄的雷洋被捕时呼喊求助的画面,还有腾讯记者现场采访目击者的内容,视频发布后浏览量很快突破了2000万。然而几小时后,原链接下的视频被替换,原始视频在墙内遭删除。(原视频已被网民上传到了YouTube备份

5月7日晚,29岁的北京昌平区居民雷洋在回龙观龙锦苑东五区小区内停车场被便衣警察逮捕,不久后死亡。5月9日晚,昌平警方在微博上发布通报,称警方“接到群众举报抓获涉嫌嫖娼的雷洋”后,雷洋“抗拒执法并企图逃跑,警方依法对该人采取了强制约束措施”,在带回公安机关审查过程中,雷洋身体不适,送医抢救无效死亡。

北京昌平区居民雷洋(网络图片)

北京昌平区居民雷洋(网络图片)

据报道,雷洋是湖南常德人,于2012年获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硕士研究生学位,后在中国循环经济协会任职。雷洋夫妇于今年4月刚得一女,5月7日晚亲属来京探望,雷洋离家去首都机场迎接 ,之后失去联系。家属表示,至5月8日凌晨1点才联系上当地派出所,到医院后发现雷洋手臂和头部有明显淤血,警方称是雷洋跳车受伤所致。家属要求对遗体拍照被警方拒绝。

据财新网报道,雷洋家属对警方通报中的内容不认可,并表示期待检察院进一步的调查结果。针对雷洋是否嫖娼的争议,其妻子10日对媒体表示:“不考虑丈夫是否嫖了娼,只在意警方执法是否有问题。”

据了解,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并未将“嫖娼”定为刑事犯罪,《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则规定:“卖淫、嫖娼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警方微博现网络水军,腾讯现场视频被替换

据长期搜集中国互联网民议的中国数字时代报道,昌平公安分局微博(@平安昌平)下面再现大量职业水军。

在@平安昌平发布的雷洋死亡事件通告下面,出现了许多用户名风格类似、头像均为“美女图片”、评论内容经常重复的账号。

例如,@玉书哀声叹气说:“先让新闻飞一会儿,现在说什么都还太早”,@琴傲兵戈扰攘说:“这些还用说吗,警察会冤枉一个人硬说他是嫖客吗”,@凌香笨嘴拙舌说:“咎由自取的后果自负。没什么可说的”,@恨荷抱布贸丝说:“雷某就这样会掉了自己的一生,不值得呀”。

而这些微博用户登记的工作地点均为一家名为“理想办公”的公司。

在新浪微博搜索“理想办公”,有两万多条结果,其中绝大部分都是雷同的用户名和美女头像,甚至有多名用户使用同一个头像的情况。

@平安昌平微博下有不少网友发现了水军的存在,网友@1030ZT回复“理想办公”雇员@尔琴闭月羞花说:“滚吧水军,穿帮了,成笑话了。”

此外,中国数字时代还指出,腾讯新闻“焦点·现场”栏目于5月11日上午于网上发布了一则题为《雷洋涉嫖身亡事件:目击者拍摄执法现场曝光》的视频,时长4分多钟,其中有目击者拍摄的雷洋被抓时求助的画面,还有腾讯记者采访现场目击者的内容。

视频中可见雷洋被便衣警察逮捕时,曾呼喊求救,要求周围人报警。腾讯记者还采访了几位目击者,其中一位说,雷洋先被带上一辆小轿车警车,这时他一直在呼喊,十几分钟后,雷洋被两个警察架着放进了面包车内。

腾讯记者问雷洋被带上面包车时是否“没有动静了”,这位目击者说“对”。

发布后浏览量很快突破2000万,还有1000多条跟贴。然而几小时后,腾讯将原始链接下的视频替换成内容仅有12秒、画面模糊且无任何讲解的现场视频。

之后不久内容再次被替换,变为北京电视台报道该事件的片段,标题也改成了《“雷洋案”足疗女露面受访》。

视频中一名女子身穿看守所的衣服在摄像机前接受采访,称雷洋前去足疗时接受了“打飞机”服务。

目前该视频评论已被清零。

小区摄像头和民警的手机均损坏

微博网友@孙小菇写道:“请给出证据,应有执法记录仪记录全过程。到底是哪家店,究竟是足疗按摩还是嫖娼,其他被抓人等现在是何状况,事发或抓人时有没有目击证人,发生冲突因何而起,又何以致人死亡。雷洋是‘顺路’去足疗店,那么沿途街道摄像头应该能够拍下他几点几十分路过何地,据此可以推断究竟是家属撒谎还是派出所撒谎。”

然而本案中,小区和警方都没有可用的录像。

据报道,雷洋案事发地龙锦苑东五区小区门对面确实有两个摄像头,但附近的店家对《财新网》说,事发后已有修探头的人来过,听说摄像头坏了,那几天的视频已没了。雷洋岳父也对《财新网》说,5月9日下午,雷洋的同学曾去天鑫家园(雷洋家所在地)物业申请查看监控视频,但物业跟他们说监控录像坏了。

同时,昌平警方在声明中称,“雷某试图逃跑,在激烈反抗中咬伤民警,并将民警所持视频拍摄设备打落摔坏”。

昌平分局东小口派出所副所长邢永瑞对《人民日报》说,当天便衣民警使用的是手机摄录。对于一些网友提出的警察为何不使用专业执法记录设备的疑问,邢永瑞说,因为是便衣打击,执法记录仪都是挂式的,当时便衣民警穿的都比较单薄,执法记录仪没办法外挂,如果手拿会非常明显。

一位专业维修手机的技术人员对《财新》记者说,即使手机被摔坏,只要手机的闪存不坏,视频数据仍然可提取。

目前警方尚未公布任何视频。

都是套路?14年前“神雷同”的抓嫖致死案

2002年,《南方周末》曾刊发了一则《“教授嫖娼致死案”疑云》的报道,讲述的是湖北武汉理工大学教授程树良因嫖娼被捕后突然死亡的案件。

与雷洋案类似,程树良也有一系列与“不体面”的嫖娼形成强烈对比的头衔:44岁的教授、硕士生导师、九三学社武汉理工大学副主委、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得主。

当时,程树良的家人和同事均表示不相信警方的解释。

2002年5月11日,程树良死于回湖北黄梅县老家奔丧的途中。据报道,程树良进了一家发廊后,被前来“抓嫖”的便衣警察强行带上警车。警车开走几分钟后,据当时的目击者描述,他听到“嘭”地一响,接着警车刹车,前方马路边上一个人仰在地上。

随后,黄梅县县委领导通知程树良的弟弟,称:“你哥哥嫖娼被举报,在警车押往派出所途中,由于承受不了那么大压力,跳车死亡。有老板、妓女的讯问笔录为证。”

当时官方先是称报警者为发廊老板,后又改口称接匿名电话举报,并无法找到报警人。

当时一位县领导强调,“这个案子是铁案”,“要相信黄梅县委县政府有能力把这个事情摆平”。也有当地公安局民警向南方周末表示,他们确实有抓嫖罚款、为公安局创收的任务。

案件重点是雷洋嫖娼还是死亡?

雷洋死后,他的大学同学在知乎上发布了长文,其中提及雷洋很爱自己的妻子,而且初为人父,当晚又是赶路去机场接人,表示不相信雷洋会嫖娼。

11日,环球网转载“民警之家”微信公号的文章,里面提到网友强调雷洋爱妻子是错打了“感情牌”,文章说:“食色性也,生女儿跟嫖娼之间没有必然联系。事实上,在妻子怀孕期间,丈夫会有十个月的性生活的真空期,因为生理需求,生活压力等各种原因出轨、嫖娼的不在少数。”

环球时报的微信公号也发布长文,其中写道:“如果雷某真是嫖娼了,真是因为‘羞愧与恐惧’选择跳车重伤了自己,导致他死亡,那么今天你们如此大规模的炒作雷某的死,当真相来临时,你们让他的孩子、妻子,乃至父母,今后该怎么生活,他们的脸往哪儿搁?”

一时间,舆论的焦点似乎从雷洋的死变成了雷洋是否“嫖娼”、是否“背叛妻子”的道德审判上来。

近年来,“嫖娼”已成道德审判的标配“罪名”。商人薛蛮子、演员黄海波、导演王全安等名人,都曾因嫖娼遭“群众举报”被捕。

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并未将“嫖娼”定为刑事犯罪,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中有所规定:卖淫、嫖娼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在“扫黄”中被拘留的嫖娼者,通常会被短暂拘留、罚款,而如果是名人,则有可能被要求上电视“认罪”。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转载了刑事辩护律师陈有西律师在微信朋友圈里的评论,陈有西写道:“嫖娼即使真实,仍然不是罪犯,中国没有嫖娼罪,也取消了劳教。”

陈有西还表示,“嫖娼只可治安拘留,应有治安拘留证才可抓走。” “足浴店全体被抓,没有依据。只有组织卖淫的可能有罪,全店抓起来,明显是为了统一证词,掩盖真相。”

微信自媒体“精读党报”刊文称,目前雷洋案最关键的问题在于:控制雷洋是否有充分合法理由?21时45分把雷洋重新带到车上,到发觉异常,22时05分进入急诊,这十几分钟发生了什么?或者直截了当说,警察有没有打人?

文章认为,目前警方的两份通报仍未能解答核心关切。

此外,据报道,5月7日是雷洋与妻子结婚三周年纪念日。雷洋死后,其妻子对媒体表示“不考虑丈夫是否嫖了娼,只在意警方执法是否有问题”。

YouTube视频:腾讯新闻】雷洋涉嫖身亡事件:目击者拍摄执法现场曝光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