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4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涉令计划案,中国国务院高官夏勇或已被审查


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夏勇信息(网络截图)

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夏勇信息(网络截图)

据海外中文媒体报道,有消息指出,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夏勇因牵涉令计划案,遭中纪委调查。有知情人士透露,夏勇目前可能仍处于“协助调查”的阶段,即“自愿”协助纪委或检察机关调查其他已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涉案者。

夏勇在“胡温时代”是颇受重用的法律学者,1982年毕业于西南政法学院,后又拿到北京大学法学博士。他曾出任中国社科院法学所所长。夏勇以人权和法制理论研究闻名,成名作《人权概念起源-权利的历史哲学》享誉法学界。作风偏自由派的夏勇,在“胡温新政”期间步入政坛,被视为当时的政改风向指标。

掌握国家机密

2000年9月,时年39岁的夏勇在中南海怀仁堂为最高领导人和50多位部长级干部主讲法制讲座。据称,夏勇可能在那个时候结识了胡锦涛的秘书、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令计划。2005年夏勇从社科院调任中央办公厅,出任中办调研室副主任、中央保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国家保密局局长。令计划在2007至2012年担任中央办公厅主任。

近日令计划被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提起公诉,指控令计划三项罪名,其中之一就是

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

有报道称,令计划掌握的中国国家机密中,有相当一部分来自担任中央保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国家保密局局长的夏勇。

中共十八大后,令计划被调离中办权力机构,出任中共统战部部长。几个月后,夏勇亦被调离中办系统,出任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

剑指胡锦涛?

美国人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表示,令计划的案子涉及到许多人,而关键人物不是夏勇,而是胡锦涛。令计划被起诉的罪名,其中一项是“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但对令计划来说,没有一个秘密是需要向他保守的,亦即所谓“获取国家秘密”对他而言完全合法。在这方面,最重要的证人,就是胡锦涛。

杨建利指出,现今中国政府办理类似案子,需要经过非常精密的切割术,确认哪些人需要切割、不能与案子挂钩,哪些人可以联系,而哪些人绝对不行。夏勇在这个案子,属于“不需被切割”的相关人士。时任保密局局长的夏勇,自然涉及国家机密的规则。至于他是否与非法获取、保存或转移国家机密有关联,外人恐难得知。

杨建利在哈佛大学攻读博士时,与当时在该校法学院做访问学者的夏勇是旧识。他说:“那时他还是一个社科院的学者,没看出他想做官。当时我相信,他是一个对人权的理想有追求,而且可能想通过学术的办法,不断地把人权普世价值的概念进行传播的一个人。”

“没想到过了不久,他当官了。”杨建利回忆道,当时适逢台湾政党轮替、陈水扁上台之际,他在狱中读到一篇夏勇针对台湾问题撰写的文章,内容却与普世价值完全背道而驰,与他早期著作讲述的人权观念更相距甚远。

杨建利形容现在遭到调查的夏勇像“掉进一个完全无视人权的黑洞”,而他本人正是间接促成这个环境的一员。

杨建利说:“他和令计划都是中国非常优秀的人物。如果是在一个民主国家,他们都可以实现个人的抱负,为社会和国家做很多贡献,而没有今天的命运。但他们走进了中国这样一个黑暗的体制中,为这个黑暗体制的延续做过许多事,也间接剥夺了众多中国人的权益。成为阶下囚以后,他们才理解人权是多么的重要。”

目前在国务院法制办网站上,夏勇仍名列副主任、党组成员。然而4月26日法制办召开2016年度党风廉政建设工作会时,宋大涵、甘藏春等多名法制办领导均出席,夏勇却缺席了这场重要会议。

目前尚未传出夏勇被“双规”的消息。被“双规”的官员将受到时间与自由的限制,形同监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