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五一六通知”50年 文革仍是“糊涂账”


今年是毛泽东和中共发动文化大革命五十周年。五十年前的今天,中共发布“五一六”通知,标志着十年浩劫的开始。

1966年5月16日,这一天,深深镌刻在中国历史上。

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发出一份纲领性文件,《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通知》,史称“五·一六通知”,从这一天起,中国960万平方公里上,正式掀起了文革狂潮。

独立作家余杰谈五一六通知时说:“五一六通知算是文革正式开始的标志和信号,当然在此之前,我觉得它从毛泽东秘密安排姚文元来写批判吴晗的《海瑞罢官》其实就已经是一个导火线,开始了。”

1966年5月4日,星期三,北京阴云密布。

黑暗一页

这一天掀起了中华民族历史上最黑暗一页。

上午10点左右,一辆辆黑色的 轿车陆续驶入人民大会堂西门广场。中共政治局的成员纷纷从车上下来,前往河北厅,参加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出席会议的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和相关部门负责人共70多人。不过,会场上出现了几个新面孔,格外引人注目。他们是:

张春桥、王力、关锋、戚本禹。他们是刚刚组建不久的“文化革命文件起草小组”的成员。

吊诡的是,作为中国共产党主席的毛泽东本人,并没有出席这次会议。

官场现形记

《北京之春》杂志名誉总编胡平说:“文革本身除了一方面暴露出毛泽东的凶狠、奸诈;另一方面也非常清楚的显示出所谓的老一代革命家、共产党大大小小干部的猥琐、窝囊。文革就是一场官场现形记,原来在民众面前道貌岸然的官员都很出丑。”

五一六通知发布之后,全国陷入混乱状态。

文革学者王友琴说:“我也特别强调了一些数字,我们应该注意这些数字。就是在北京,我的调查涉及到了当时北京十所女子中学,在这十所女子中学里边,红卫兵打死了三名校长,三名教员,全国的每一个学校都打了校长或者老师,没有一个校长是侥幸逃避的。”

香港《争鸣》杂志曾引用中共1978年和1984年的“内部调查”表明:文革中“两千一百四十四万余人受到审查、冲击;一亿两千五百余万人受到牵连、影响”,“四百二十余万人曾被关押、隔离审查;一百三十余万人曾被公安机关拘留、逮捕;一百七十二万八千余人非正常死亡”,“十三万五千余人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判为死刑;在武斗中有二十三万七千余人死亡,七十三万余人伤残”,“七万一千两百余个家庭整个被毁了”。

余音萦绕

今年是“文革”五十周年。半个世纪过去了,文革的余音,仍在中国大陆上空萦绕。天安门广场的检阅、北京中山公园的红歌会、春晚的段子、样板戏(白毛女/红色娘子军)的粉墨登场,官媒的文笔和调门,都在提醒世人,文革没有远去,青史并不成灰。

中国近代史研究学者章立凡说:“所以现在的问题呢,文革是一笔糊涂账。最主要的责任人是谁?是不是挂在天安门或躺在天安门广场的那个人?他的历史责任是什么?他应该不应该对此负责?

章立凡认为,在国门开放、信息多元的大数据时代,造神运动注定成为历史的笑柄。 所谓“文革”重来仍像是一场皇帝新衣般的闹剧,在保持警惕的同时,我们仍然相信文明和理性。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