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媒体观察:中国专家看美国 爱恨褒贬如何评


解放日报王嵎生:为美国理性之音点赞

解放日报王嵎生:为美国理性之音点赞

中国高层认为,习近平今秋访美是中美关系头等大事。与此同时,中国一些美国问题观察人士点评了美国。有专家说,美国也有理性之音。也有专家分析了美国“背后的六张底牌”。这些文章无论褒贬弹赞,说明有中国观察家认为,美中关系的确是双方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秋天(九月)将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习近平的主要助手之一政治局常委张高丽说(上周对美国商人、联合国城市和气候变化问题特使布隆伯格),习近平访问美国,是“今年中美关系中的头等大事”(新华网)。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也说,习近平访美“一路都是亮点”(中新网)。

王嵎生:为美国理性之音点赞

在中国对外宣传体系中,有关美中关系的讨论也是此起彼伏,长盛不衰,很有看点。中国老资格外交官王嵎生(87岁)(上周二)在解放日报发表问题标题是:为美国理性点赞。文章说,近来美国关于美中关系的辩论“甚嚣尘上”。“美国这个树林子很大,什么鸟都有。” 王嵎生说,有关美中关系的现状和前景,在看似“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所谓“临界点“上,他“看到了大洋彼岸不断闪现的理性之光”。

这位上世纪五十年代就加入中国外交部,最后成为驻外大使的中国资深外交官,在其文中“点赞”了六位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他们是“美国研究美中关系的知名学者沈大伟”(David Shambaugh)、“提出美中关系逼近‘临界点’的美国顶级专家兰普顿(David Lampton)、“美国著名政治学者约瑟夫.奈”(Joseph Nye)、“1972年尼克松访华美方首席翻译、美国前助理国防部长傅立民(Charles Freeman)、“美国亚太安全问题咨询顾问迈克尔.斯温”(Michael Swaine )、以及“已故总统里根的特别助理道格.班多(Doug Bandow)。

王嵎生现在职务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他说,这些人并不是什么“亲华派”,他们都在为美国的根本利益考虑,但他们都比较务实和理性,顺应时代变迁量变进程加速发展和国际力量对比历史性的变化,也有利于促进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王嵎生说,“目前他们的声音虽然还不是强音,但值得点赞和呼应。”

美专家:中国导弹对美构成威胁

中国近来对导弹的测试,加上五月发布的战略白皮书和近两年的军事教材,都让美国专家认为,中国军事力量已对美构成威胁。美国导弹防御署前负责人奥柏林(Henry Obering III)(VOA 8月20日)说,中国正通过其导弹项目挑战美国。“尤其是针对我们的战略情报检测和侦察、我们力量投射能力以及我们的技术优势。”美军方证实,中国已部署了三艘能打击美国本土的弹道导弹潜艇。

奥柏林这次讲话(哈德逊研究所)也引起中国方面的关注。中国许多网络媒体(搜狐等)转载了环球网一篇报道(8月20日)标题是:中国导弹令美紧张 可摧毁美国所有卫星。文章援引奥柏林的话说,中国几乎有能力瞄准所有的美国太空部署。

皮钧:美国背后的六张底牌

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的党组书记皮钧,近日在新华思客上发表文章标题是:“‘手很长”的美国背后藏着六张底牌 ”,引起不少读者关注。但这篇文章在新华网已无法搜寻,只是不少网站都加以转载。另外,皮钧在自己的新浪博客上也发表了这篇文章,标题是:社会视角有助于看清美国底牌。

皮钧从几个方面分析了美国。他说,在今天,“对美国的认知成为一个很重要的话题。”他说,美国在重返亚太战略下的各种动作,不仅影响外交思维,更是不断扰动公众意识和舆论神经。“美国人做了大量让我们感到难受的事情,但却不易辨认究竟是战略策略还是文化差异。”皮钧从社会视角切入,来“看清美国底牌”

皮钧首先分析的是:美国干涉他国内政为何从来不脸红。皮钧认为,这同美国自我定位有关。美认为,按照分工和定位,美国有当领导者、世界警察以及民主自由教主的“天命观”。“从思想意识方面看,美国是较早研究领导科学和管理科学的国家,理论建树颇多。”皮钧还认为,从实际运行方面看,美国虽积极倡导全球治理,但其着眼点不在于全球化本身,而在于美国能否成为最终的领导者和受益者。

皮钧接着谈到了为何(中国人)觉得美国人很难对付。他说,美国精英的高水准代表了国家水准,和普通民众泾渭分明。“美国精英阶层素质高、不懈怠、人才分布合理。”皮钧还说,美国人“高度自信”,对自己的价值观和制度深信不疑。其次,是综合素质较高。


皮钧文章还谈到了美国对外交往是否“双重标准”。他说,这实际上是“一枚硬币的两面”。美国人对内讲理,对外讲力。民众依理交往,社会循理运行。

皮钧还分析了为何“美国人的手伸得这么长”。他认为,美国人“欲”满全球,自己的利益无所不在,所以保卫利益的地点必然遍及世界各地。他还说:美国人不仅胃口大,也肯下真功夫发展理论与工具。但另一方面,“美国人工具主义情结很重,其战略往往是围绕有效的工具展开”。

皮钧所在的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是团中央的一个隶属单位,其会长是团中央书记处书记汪鸿雁。皮钧在其文最后分析了美国人“为何不怎么把政府当回事儿”。皮钧说:这是因为美国人的秩序观和中国人不同。“最突出一点是美国人的社会秩序里政府排位较低。”

皮钧说,和东方观念相反,在美国,一等人经商,二等人从事专业工作,三等人从政。政客社会地位较低,所以美国人才不怎么把政府当回事儿。更进一步讲,皮钧说:美国人在外交上不大相信他国政府能够将美国的想法传递给本国民众,因此除了政府外交,美国人更愿意直接面对他国公众,自己开拓“‘民意’市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