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1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失踪北京律师在温州“监居” 外界担心酷刑


维权律师张凯(左二)与美前总统卡特和驻华大使

维权律师张凯(左二)与美前总统卡特和驻华大使

在北京新桥律所维权律师张凯8月25日深夜被警方从温州下岭教会带走,失踪多日后,新桥律所的主任律师星期一下午证实,张凯已被温州市公安局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和“举重扰乱社会秩序”,采取“指定监视居住六个月”的强制措施。外界担心,警方采取指定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更容易发生一些类似刑讯逼供的法外行为。

北京新桥律所主任律师杨兴权8月31日下午发微博,透露了外界关注的失踪多日的张凯律师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最新情况。杨兴权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除了在微博上发布的消息,目前没有进一步的情况,明天会前往温州公安局了解。他还证实,包括知名基督教律师李柏光博士在内的多名律师已到温州,到明年中午将共有6位律师抵达温州。

美国之音记者致电温州市公安局的治安支队等多个部门,接听电话的警员都称不了解案件情况,政治部等部门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浙江省去年年初开始大规模拆除教堂十字架后,本身是基督徒的张凯律师近期接受温州一百多家教会的委托,协助维权,是参与最多、涉入最深的维权律师。今年7月,他还自费编印了《十架维权手册》,免费发放给信徒,教授他们如何应对强拆。

从去年8月代理温州救恩堂黄益梓牧师案开始,37岁的张凯代理了大量和强拆十字架有关的案件,常驻温州。据报道,他自己深知身处危险。在7/10全国数百律师被传唤,多人被拘押和失踪的事件中,张凯在温州也被带走,彻夜问话,警告他不要在温州举办法律讲座、参与浙江教案。

8月25日深夜,在下岭教堂过夜的张凯与二位助理律师刘鹏和方县桂被温州警方带走,教友通过社交媒体向外发出消息。此后5天多,一直没有张凯等人的消息,而家属也没有接获警方任何通知。同时,张凯的父母和妻子,以及两位助理的家人都在委托律师团队协办此案。

张凯所在律所8月26日发表声明,称张凯律师及其助理在温州市进行正当执业行为,律师办案手续齐全,受法律保护,要求温州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二人,并呼吁全社会关注。

对于张凯律师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6个月,北京维权律师刘晓原星期一在推特上表示,这段时间以来,各地公安打击律师的“套路”都是相同的。刘晓原律师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表示,最近各地公安惯用的这种强制措施,对于警方来说,远比将人刑拘在看守所所受到的监管要少,办案人员直接接触当事人,而当事人往往单独关押,造成的心理压力会更大。

他说:“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很多都是在宾馆,或其他地方,往往就是办案人员直接接触。法律上规定监视居住检察院也可以监督,但实际上很难,不比在看守所里。据我了解,就一个人在房间,每天有办案的看住你,心理压力更大。”

曾多次代理重大敏感案件的刘晓原律师表示,警方处以监视居住,估计是证据不太充分,有意拖长扣押时间,同时冠以“危害国家安全”,就是为了防止律师会见。

他说:“我想可能抓这几个人的时候,证据不怎么充分,肯定监视居住,不让你离开,然后再说你危害国家安全,不让律师会见。这样他们就有更长的时间去调查方面。但是,不论涉嫌什么犯罪,哪怕是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指定地点监视居住,必须要通知家属。”

对于外界担心,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这种强制措施,更容易发生办案人员可能采用法外的审讯方式的可能性,刘晓原律师表示,在看守所提审,有一定的管理监督程序,不容易发生类似酷刑或刑讯逼供的情况,但是在指定居所内,办案人员直接接触当事人,非常容易发生刑讯逼供等法外行为。

他说:“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一般就一个人在房间里,办案人员可以直接接触。所以,他们有所担心,也是有原因的。”

据海外维权网等报道,温州警方在带走张凯律师和两名助理之后,8月26日先后传唤了当地包括牧师在内的十几位教徒,一些人已经放回,但是多数人没有释放。

此外,温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日前下发《加强全市宗教活动场所财务监督检查工作(试点)的通知》,称近年来全市各地一些宗教活动场所财务管理比较混乱,导致信徒之间不和睦,影响宗教领域的和谐稳定。为依法规范宗教活动场所财务管理,决定对全市宗教活动场所开展财务监督检查,被抽查到的宗教活动场所需要在8月28日前将财务报告和相关会计凭证、账册,报送当地民宗部门。此举被当地教会质疑是为了进一步打压和管控教会。

据海外宗教权益组织统计,浙江省目前已有约1500个十字架被强拆,在各地基督徒展开护教行动中,许多教徒被打伤,拘押,甚至被判刑。浙江省基督教及天主教协会发表声明反对拆十字架,部分牧区也发表声明反对,一些教会还先后重立十字架。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