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感人广告引起中国人讨论剩女问题


在中国,一则关于“剩女”的感人广告在大江南北广泛传播。有分析人士说,这则广告不仅揭露了根植于中国社会深处的对单身女性的偏见,还显示了中国政府在应对性别不平等问题上的不作为。

这则长度为四分钟、以纪录片形式拍摄的广告是日本化妆品巨头“SK-II”全球项目的一部分,这个项目旨在鼓励女性改变自己的命运。广告在中国27岁以上的未婚女性中引起共鸣,因为它激起了单身女性对被打上“剩女”烙印的恐惧。

在中国的传统习俗中,未婚女性的人生被认为是不完整的。很多女性在进入20岁之后就会感受到结婚的压力。

然而这则广告在发布几天内就吸引了成千上万的点击。在中国的社交平台“微博”上,对于“剩女”这一群体,出现更多的是鼓励的话语,而不是刻薄的批评。

微博用户纳米子发表评论说:“从世俗的观点来看,她们受到太多压力了。但实际上,快乐地做自己才更重要。”

北京一名单身女性刘赛琳(译音)告诉美国之音:“每个人追求的东西都不一样。对我来说,我寻求的是真爱。如果这意味着我到35岁之后或者40岁才会结婚也无所谓。”

中国作家任媛(译音)在她于《每日电讯报》上开设的专栏中也写到了这一话题:

“在我看来,这是对中国单身女性恶毒的攻击,是真正伤人的。如果你看看SK-II最近的广告就知道,家中亲人往往会给单身女性带来最深的伤害。”

SK-II在一份声明表示,它是采取一种积极的方式帮助中国女性克服压力。

据《剩女:中国性别不平等死灰复燃》一书的作者洪理达介绍,这则广告中想传递的最后一种信息是,现今的中国女性比以往受教育程度更高,如果单身能让她们得以实现更多的人生目标,那么她们会愈加抗拒结婚。洪理达在这则广告中担任咨询的角色。

“一等女” vs. “四等男”

现在中国的总人口为十三亿七千万,男女比例为105比100。但在此之前,长达数十年之久的“一孩政策”已经严重破坏了中国的性别平衡。

据西安交通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姜保全介绍,在2010年之前的三十年间,中国的男性人数比女性多出三千六百万,估计有两千万女婴被打掉。

因此,从理论上讲,中国不应该为所谓的“剩女”担心。相反,中国应该担心的是“剩男”,也被称为“光棍儿”。 到2020年,预计中国至少有两千四百万名男性无法找到本国女性结婚。

中国网络女主播娴龔(音)走回她在北京的公寓。(2015年2月10日)

中国网络女主播娴龔(音)走回她在北京的公寓。(2015年2月10日)

姜教授表示,值得注意的问题是现在女性通常在寻找伴侣的时候都希望对方拥有更高的社会地位。但她说,随着现在中国女性受教育程度更高、经济更加独立,已经没有足够的男性可以符合她们的要求。

所以姜教授说,现如今中国“剩男”“剩女”们所面临的问题归结起来就是“一等女”和“四等男”之间的不对等。

姜教授说:“一等女和四等男现象的意思是‘剩女’们通常拥有更高的社会地位,然而绝大多数‘剩男’们的社会经济地位更低,在社会竞争中也处于劣势。”他还补充说,婚礼和养家成本的不断上升也是“光棍儿”们寻求婚姻的主要障碍,特别是对中国乡村地区的单身男性来说就更是如此。

这种结构性的不对等没有简单的解决办法。但姜教授对于这一问题保持乐观,他表示随着时代不断进步,开明的家长们将会更加容易接受他们的单身子女自己做出的选择。

但中国妇女权利组织的创始人张菁不同意这种观点。张菁表示,剩女现象产生的反响正是民众对共产党政府强迫妇女进入婚姻牢笼这一不可告人的企图的抗争。

张菁说:“政府的很多政策都加剧了社会对妇女的歧视以及性别不平等。”张菁还提到了一些国有企业只雇用男性并且倾向于解雇女性雇员的现象。

张菁还批评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面对性别不平等这一问题时缺乏远见。习近平在2013年向全国妇联发表的讲话中公开鼓励中国女性将家庭和睦放在首位。

令张菁担忧的是,不管中国的经济发展如何令人瞩目,中国对“剩女”不断加剧的偏见或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张菁说:“中国现在很富有。理论上讲,现在是中国政府鼓励、提升、解放女性的最好时机,但当前的经济繁荣并没有给女性带来任何好处。女性是最先被解雇的群体,女性也是被认为只能回家洗衣服做饭的群体。”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