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习近平改革军队:强军揽权两不误


习近平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大阅兵上

习近平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大阅兵上

中共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11月24日至26日在北京召开,中共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发表讲话,提出要全面实施改革强军战略。在今年“九·三大阅兵”上,习近平宣布要裁军30万,释放出改革军队的最强音。此次会议的召开,意味酝酿已久的中国军改终于将拉开序幕。习近平为什么要大规模改革军队?他要如何改,改什么?

习近平对军队的一次颠覆性改革

习近平强调,此次全面军队改革的目标是在2020年前“在领导管理体制、联合作战只会体制改革上取得突破性进展……努力构建能够打赢信息化战争、有效履行使命任务的中国特性现代军事理论体系,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军事制度。”

为实现这一目标,习近平提出,要形成军委管总、战区主站、军种主建的格局:强化军委集中统一领导,更好使军队最高领导权和指挥权集中与党中央、中央军委;通过调整军委总部体制、实行军委多部门制,组建陆军领导机构,重新调整划设战区、组建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着力构建军委——战区——部队的作战指挥体系和军委——军种——部队的领导管理体系。

此外,习近平还提出要依法治军、从严治军,组建新的军委纪委,向军委机关部门和战区派驻纪检组;调整组建军委审计署,全面实行派驻审计;还要组建新的军委政法委,按区域设置军事法院、军事检察院。

新华社的报道说,这次会议标志着“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进入实施阶段,在人民军队发展历史上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北京的国际时事、军事评论员吴戈认为,此次军队改革可以称的上是一次重大的、有颠覆性意义的改革。“因为这个改革的力度、涉及的范围几乎可以说是全面的推倒重来。”他说。

重组军区设立战区,以美俄为师

中国官媒尚未正式披露此次军队改革方案的具体细节,但海内外媒体和军事分析人士已经就改革的主要内容有了不少解读和猜测。早在今年4月,博讯新闻就曾披露,解放军将对解放军目前的七大军区重组为四大战区,有利于战区内各兵种的联合作战。编辑部在北京的“海外媒体”多维新闻认为,解放军四总部,即总政治部、总参谋部、总装备部和总后勤部将缩编为中央军委机关的内设职能部门,其中总装和总后将 有可能合并为“后勤部”。新京报的报道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解放军的大军区机构先后经历过三次大调整和一次小调整。此次将军区改为战区将是自1985年6月以来解放军对其指挥和管理体系的最大一次调整。

香港军事评论员马鼎盛认为,目前的七大军区已经无法适应新的作战要求,也与能力不断提高的解放军自身状况无法匹配。他说:“今天的七大军区是沿用解放战争国/共内战时期的那种大陆军主义,今天中国的陆军已经完成了机械化,正在向信息化迈进。近年来,解放军的演习都是跨军区的进行。在东北沈阳军区的部队可以穿越几千公里运动到西南的成都军区,所以步兵的那种作战方式就不需要了。”

台湾军事杂志《尖端科技》主编毕云庭表示,信息化的现代战争也对军队的指挥系统提出了新的要求。他说:“特别是最近十年,中国大陆的卫星,北斗等其它各情报通讯卫星都已经部署完成。所以解放军也可以像美军那样进行即时性的通讯指挥,这打破了50年前所设计的军区的概念。”

《汉和防务评论》的创办人兼主编平可夫说:“总体上来讲,改革的一个大的原则就是减少中间环节,使它(解放军)向扁平化发展。在这个趋势上,俄军和美军一直是这么走过来的。”他认为,此次中国军队改革的大方向就是减少中间环节。

军事分析人士的一个普遍共识是,现代战争存在突发性和多变性等特点,大国之间爆发正规性的热战可能性在降低,取而代之的是局部突发性冲突和类似不久前发生在巴黎的恐怖袭击。那么,解放军重组军区、设立战区就符合当代军事“扁平化”指挥的潮流。《汉和防务评论》的平可夫认为,解放军为酝酿此次改革可谓煞费苦心,改革方案的构想既可以看到俄罗斯军队2003年的改革,也有学习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改革等诸多因素。

裁军30万,文艺兵裁不裁?

除改革军区以外,习近平还提出“优化规模结构和部队编成,推动我军有数量规模型向治理效能型转变。”他表示要裁军30万,精简机关和非战斗机构人员。由于中共尚未披露军队改革的具体方案,因此还不清楚裁军的这把刀会砍向哪里。

北京的军事评论员吴戈表示,习近平应该是已经找到解决如何裁员30万的方向了。“这次看样子后勤方面调整比较大。至少是军队医疗系统,如果像他们说的能够进行比较彻底的改革,比如停止任何有偿服务,这就能裁掉很多人。”他说。

《汉和防务评论》的平可夫也认为,裁军30万应该是大有文章可做。他说:“总体来讲中国的军队体制非常浮肿,具备中国特色军队的色彩。哪个国家的军队有总政歌舞团、八一电影制片厂、影视制作中心?各军兵种还有自己的歌舞团、自己的医院和庞大的院校系统。所有这些是它现阶段想要实施裁减的一个主要原因。”

有分析认为,习近平大裁军或许会把焦点放在文艺兵身上。多维新闻的一篇报道说,近年来解放军反腐整风过程中频频牵扯出部队文工团成员,从被称为“公共情妇”的军旅歌手汤灿到宋祖英与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的各种绯闻传言。再加上个文工团编制臃肿,人员庞大,准入机制混乱。而且有的文艺兵和社会上的明星大腕无异,既拿军饷又挣外快,与普通官兵微薄薪水形成反差。

“哪有唱歌唱成少将,甚至有演电影演成少将中将的,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吗?”平可夫说,“我相信他(习近平)现阶段认识到这些问题,它(解放军)必须要朝正规化、职业化的军队迈进。那他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一些非合理的因素。”

但北京军事评论员吴戈认为,有可能会对文艺兵制度进行一些调整,但完全裁撤掉不大可能。他说:“因为第一夫人就是文艺兵出身,这个东西是很自然的道理。每个人都会有他的局限性,他怎么可能会裁这种部队呢?而且文艺兵现在在文宣方面它的作用也是非常大的。”

改革之后依然是党军

在另外一方面,此次军改也进一步加强了党对军队的绝对指挥,抑或是党的总书记习近平对军队的牢牢控制。新华社11月26日的报道说,“坚持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通过一系列体制涉及和制度安排,把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进一步固化下来兵加以完善,强化军委集中统一领导,更好使军队最高领导权和指挥权集中于党中央、中央军委。”

对此,《汉和防务评论》的平可夫指出,此次军队改革的最大局限或许就在于此。“这次的改革你可以看出国防部的职能基本上没有扩大,仍然强调中央军委的集中统一、甚至责任制的领导。这是中国特色的。中央军委责任制的领导从毛泽东时代开始没有彻底改变,”他说,“所以有人说这是划时代的改革,是60年来的重大举措。可是某种意义上来讲,中国党-军关系的根本性本质没有发生改变。”平可夫表示,改革改变不了解放军党军的色彩,解放军仍然是一支党的军队。

改革军队一石二鸟

北京军事评论员吴戈认为,在中共继续高压反腐之际,习近平开始对军队进行大规模改革还有另外一层政治意义。“现在军队经过前一阶段反腐,尤其是现在中国政治整体如此微妙的情况下,军队本身成为各方面,尤其是最高权力掌握者的一个命脉,是一个基本的安全保障。所以肯定会存在一个领导权的问题,就是军队被谁抓在手里,而且是军队忠于谁的问题。”他说。

在此之前,习近平除高调打击党内和军中的贪腐问题以外,还通过设立各类领导小组将党政军内一切大权牢牢掌握在手上。吴戈认为,这就导致习近平改革军队成为他必然的唯一选项。

他说:“通过大幅度的军队改革,尤其是把体制编制大幅度打乱重来,在里头重新实现权力洗牌也是把前面一些不太舒服的人物进一步清洗掉,然后把自己的人放上去,保证到时候军队能够对他的个人权力起到一个保驾护航的作用。”

此次改革还涉及到组建新的军委纪检委,以及调整军事司法体制,包括按区域设立军事法院、军事检察院、派驻审计。新华社说,这是要“以编密扎进制度的笼子,努力铲除腐败现象滋生蔓延的土壤。”自习近平上台在中共党内和军中开展一轮声势浩大的反腐运动以来,已有多只军中大老虎落马,包括两位原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解放军原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等。两名中国军队最高级别官员因贪腐落马,凸显中国军队腐败程度之严重远超外界想象。

将面临巨大阻力,成功与否难测

然而,如此重大的军队改革必将面临重重阻力,对中共最高领导层、甚至是习近平本人来说也面临着相当大的政治风险。“因为这个变动涉及到巨大的人事的、和个人的利益,而且是高级干部的利益,”《汉和防务评论》的平可夫说,“所有的改革当中,军人的改革是最艰难的。军队本身就是一个非常保守、封闭的、自我的、自成一体的利益集团。美军如此、苏军如此、北约的军队如此。任何军队的改革绝对不会一帆风顺。”

甚至连解放军自己的报纸解放军报也间接提出警告,称深层次的改革会导致社会动荡,处理不好会破坏稳定。解放军报上星期的一篇文章说,在改革的过程中,要“认真分析改革带来的利益关系变化,积极寻找化解利益矛盾的对策和良方,既堵退路、又给出路,减小改革的阻力和过程的震荡。”

“在这一点上,我们必须承认习近平是有胆量的,他看到了问题。再不改,军队没有战斗力,怎么打仗?”但平可夫说,“能不能成功,改得怎么样,我们不知道。”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