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年终报道:2015中国NGO遭全面打压


2015年,中国的NGO遭全面打压。有学者认为,从年初直到年底,从女权五姐妹到南方劳工机构,中国当局的打压力度没有稍减,打压趋势仍在恶化。有专家表示,对国内外NGO影响深远的《境外NGO管理法》草案出台,反映北京高层对NGO的敌对态度。这一草案究竟会被搁置、修改还是最终会通过实施,前景依然扑朔迷离。

2015:中国NGO的寒冬

目前在纽约大学法学院任访问学者的北京益仁平中心法律代表陆军表示,2015年,中国的NGO遭遇了寒冬。

陆军说:“中国主要权利类NGO在2015年全都遭当局扫荡,包括传之行、女权机构杭州蔚之鸣、北京益仁平中心,还有一些劳工机构。突出的特点是抓人和搜办公室。这个特点在以前的十多年里是非常罕见的。”

著名维权法律工作者滕彪目前也在纽约大学法学院任访问学者,他说:“2015年,一些政治上不太敏感的温和组织也遭麻烦。像立人图书馆,很温和、没有碰触政治议题的,也被关闭,没有办法运行。”

外交关系委员会亚洲研究主任、资深研究员易明告诉美国之音:“被逮捕的活跃人士是全方位的,无论是环境、健康还是女权。7月,仅一个周末,当局就大规模抓捕了100多名维权律师。”

劳工NGO岁末被围剿

最新事件是当局向劳工NGO发起围剿。12月4日“宪法日”当天,广东警方大规模突袭多个劳工权益机构,抓捕了当地10多名劳工活跃人士。

年末已至,12月22日,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官媒高调发表批判文章,抹黑“番禺打工族文书处理服务部”主任曾飞扬伪造名字、通奸,同时证实广东7名劳工活跃人士被逮捕。

2015:中国女权全球瞩目

2015年,中国女权为国际社会高度关注。滕彪说:“被关注最多的就是‘女权五姐妹’被抓事件。引起了国内外,尤其是国际社会的极大反响。”

今年三八妇女节前夕,五位女权人士因筹划“反公车性骚扰”遭当局刑事拘留,在国际社会强烈呼吁下,37天后她们获释。

在国际社会为五姐妹呼吁的陆军表示:“今年是联合国北京妇女大会召开20周年,习近平到联合国出席纪念活动,如果要忽略中国警察抓捕女权人士的行动是不可能的。”

他指出:“从4月她们获释,到现在已经过去8个月了,但是对她们指控仍没取消,案件仍没撤销,她们仍背负嫌疑罪名。”

打压NGO全盘布局

陆军认为,当局对NGO的打压是全盘布局,反映了中央政府对NGO的敌对态度。

“突出体现在制定《境外NGO管理法》,看上去目标是针对境外NGO在中国的项目和中国NGO之间的合作,但实际上,真正意图是要通过切断境外NGO与境内NGO的合作以及资助关系,从而更严格控制国内NGO,削弱他们的独立性。”

今年5月北京颁布该法《二审稿》,内容包括将管理境外NGO的部门从民政部变成公安部,任何境外交流活动须由公安部批准,把对境外NGO的管理纳入国家安全范围。

易明认为,这会使美中民间交往变得很困难,从而损害美中关系。她说:“美中关系的基础之一是民间交往和公民社会合作。而这部法律的作用恰恰是要切断这种交往,直指民间交往的核心。很多美国人不理解,为什么中国政府要这么做。”

这部法律虽还未通过,但负面影响已经产生。据调查,境外NGO资助的公益组织数量两年来已经大幅下降了40%。

打压NGO有领导人的个人印记

易明表示,中国的NGO一直在发挥非常积极的作用,为中国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过去的中国领导人从某种程度上把NGO当作他们工作的重要伙伴,近年来对中国NGO打压的升级有现在中国领导人的个人印记。

易明:“我觉得它很怕会出现太大自下而上的压力,认为如果允许一点儿公民社会的要求浮出台面——如环境保护、清洁空气——群体抗议就会出现,就会变成对政府的挑战。我认为这么认识是错的。锅盖盖得越久,里面的压力越大。我觉得现在的中国领导人是准备赌一把。”

新法命运扑朔迷离

专家们对这部半年来音讯全无的法律草案最终结局究竟如何看法不一。滕彪认为,该法虽然面临强烈批评,预计明年仍会通过实施,“基本原则和精神恐怕也不会有太多变化。”

陆军认为,这个法律有可能推迟甚至搁置,因为得不偿失。他说:“过去一年里,尽管没有这个法,这么多NGO人士被抓,这么多NGO办公室被搜查,对当局来说,想炮制一个罪名来整治这类NGO根本不困难,它为什么需要这么一个得罪所有人的法律来对付这么少的NGO?”

易明则表示:“我对这部法律草案会有某种修改保持乐观,但不认为整部法会撤销。”

2016:新的挑战

明年中国的NGO面临怎样的挑战?陆军说:最大挑战是仍然是抓人和搜办公室。“这个进程远远没有停止,规模有扩大的趋势。趋势仍在恶化之中,到现在没有看到任何拐点。”他同时表示,镇压并非全然消极,NGO的知名度和美誉度也随之大大提高。

滕彪说,“政府镇压虽然会继续,但民间的抗争不会停止”。

易明说,2016年,中国的NGO仍面临被限制和围堵的挑战,他们的困境是“如何能突破这种局面”。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