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官媒再谈新媒体,网络空间又遭压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美国华盛顿州期间与脸书公司创始人扎克伯格交谈,中国互联网大总管鲁炜在一旁笑脸相陪。(2015年9月23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美国华盛顿州期间与脸书公司创始人扎克伯格交谈,中国互联网大总管鲁炜在一旁笑脸相陪。(2015年9月23日)

中国宣传高层又谈网络管控。人民日报社长杨振武发表长文,说新媒体不能脱离党的领导。他还说,中共如果不能管控互联网,党管媒体的原则将被“架空”。

2016年3月21日,人民日报社长杨振武发表8000字长文,强调新媒体不能脱离党的领导,不能成为“法外之地”。他还说,要使新媒体在导向上与传统媒体“一个标准、一个要求、一条底线”。

杨振武发表在人民日报理论版的文章题目是《把握好政治家办报的时代要求 - 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同志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其中专门谈到互联网是舆论管控面临的“最大变量”。他说,必须要打造新型主流媒体,使“党的声音在互联网上更响亮、传得更远”,否则党管媒体的原则就会在网络上被“架空”。

就在人民日报再谈网络媒体管控之前一周,居住在香港的内地知名媒体人贾葭在赴港途中失踪,目前其律师已证实,贾葭在回香港途中在首都机场被公安带走。贾葭被指涉嫌卷入前不久两会期间无界新闻转发“倒习公开信”一事。

据报道,除贾葭外至少还有4人因此事被带走。无界新闻是财讯传媒集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与阿里巴巴集团三方联合组建的新媒体机构,正是杨振武文章所谈到的“新型主流媒体”。人民日报选择在此时刊文谈网络管控,似为对无界新闻事件的一个回应。

实际上,近年来政府对网络控制一直呈收紧之势。“五毛”网评员的存在,以前还局限于网民的调侃以及真伪不辨的网帖,现在则越来越公开化,各级政府和高校等单位都常有“网评员”选拔与培训的新闻见诸报端。

比如2013年,新华网就发布了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组建170人网评员队伍、“主动依法进行网络舆论引导”的消息。2015年11月5日,湖南省委、省政府重点新闻网站“红网”发布了一篇题为“津市新闻通讯员和网评员培训班开班”的文章,也谈到网评员队伍建设,提升网评员的“舆情应对、舆论引导能力”,还配有两张培训班现场图片。

在媒体姓党的要求下,新浪微博上的管控愈发严格。比如刘云山会见脸书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新闻在微博上一经发布,舆论就受到了严密监控。“新财富杂志”发布的微博下面,跟贴已被雷同的正面评论“刷屏”,不同的微博帐号均使用相同的语言,如“合作共赢,共同发展!”“互联互通,迈进新时代!”等等。

马克·扎克伯格在脸书上发布其在北京雾霾慢跑的照片(2016年3月18日)

马克·扎克伯格在脸书上发布其在北京雾霾慢跑的照片(2016年3月18日)

与此同时,在严格的管控和培训下,一些审查员和网评员的业务水平也有所提高。比如,微博大V帐号“头条新闻”发布的相关消息转发量超过1300,而评论数却只有14条,这种不符合常理的差异说明可显示的评论已经过严格筛选。而可见的14条评论中,绝大多数都是赞扬,批评几乎被完全消声。

这些赞扬性的跟贴也与传统的“支持”、“祖国万岁”等过于明显的“五毛”用语不同,初看都显得有理有据,似来自普通网民,比如“网络情女”的回复:“云山都见小扎了,还等什么呢!赶紧打开电脑,等着上facebook,我要注册!” 不过,仔细观察不难发现,“网络情女” 、“卜淼齐”、“送你时的我”三个微博帐号都只转载过一些笑话或者心灵鸡汤式的网络段子,虽然有粉丝,却没有任何互动,是典型初级“僵尸号”、“营销号”。

至于这些“僵尸号”是机关组织的网评员在管理,还是受雇于政府的商业公司,不得而知。网络社区“知乎”上也有不少关于网评员的讨论。

一位知乎用户说:“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矛盾被隐藏下去,谁也看不到却存在,更加危险。用一句 cnBeta 网友的话来作结,中国官方遇到问题,不是忙着解决问题,而是忙着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网评员队伍还会有什么“高招”,现在无法预测。但可以确定的是,在新一轮“媒体姓党”、“网络不是法外之地”等口号之下,网络审查会进一步挤压中国互联网的空间。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