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警方被指非法剥夺公民财产和自由


媒体人贾葭的推特账户首页(2016年3月17日)

媒体人贾葭的推特账户首页(2016年3月17日)

甘肃人马哈比历经20年讨要无果后,终于得到了200万国家赔偿。但他坚称自己想要的不是钱,而是当年被广州警方扣押的20斤黄金。在《物权法》已实施了九年的中国社会,“完璧”难以“归赵”的事件仍屡见不鲜。事实上,不仅被扣押的物品讨要艰难,被无罪扣押或失踪的公民境况更是糟糕。曾因艾未未案受牵连被失踪83天的记者文涛撰文将这种感受形容为“特别随机的不安全感”。

广州白云机场公安局3月18日表态给予马哈比200万元人民币的国家赔偿。此案起因于20年前,甘肃人马哈比携自产毛金41万克前往广东加工,总加工出黄金金条50条,共计9350克。他在返回甘肃途中经白云机场安检时,被机场公安局以涉嫌走私黄金罪收容审查数十天并查扣全部黄金。此后他的家属交10万保释金将他取保候审,但涉案黄金仍处于扣押状态。此后20余年,马哈比多次讨要黄金无果。当地警方称黄金已被变卖。他于去年11月向广东省公安厅机场公安局提出国家赔偿申请。今年2月,该公安局决定赔偿马哈比88万元,约等于按黄金被没收时的市价换算的钱数。马哈比认为黄金20年来涨价数倍,对赔偿决定不满意。后该公安局决定除88万元以外,再赔偿马112万元的银行同期定期存款利息,共计200万元。

但是马哈比对最终赔偿仍表不满,认为应归还等量黄金。同样对判决不满的还有一些中国网民,他们认为应向当地公安局追责,而不是用纳税人的钱国家赔偿。

《物权法》等同于白纸一张?

马哈比的经历不是个案。2007年《物权法》出台以后,单是被媒体曝光的相关案例就有不少。北京人孙建龙去年申请国家赔偿,因他收藏的两幅名画26年前被珠海警方以涉嫌走私文物扣押。后查清孙建龙无罪后将其释放,但是警方称画作已经遗失,不予归还。上海收藏家杨韶荣收藏的200余件文物也被静安区工商局扣押超过30年。他多次向警方提出归还申请,但都因材料不符合要求被拒。

中国民间组织民生观察室负责人刘飞跃谈到,公民财产权是最基本人权,虽然中国当局近年来不断声称人权状况有所改善,但是这些案例的发生说明事实并非如此。

他说:“即使这样的没什么政治性的案件,这方面的人权面对公权力的时候仍然得不到有效的保护,或者说肆意被公权力践踏。这实际上就反应中国人权的现状,说明中国人权没有得到有效的尊重,另外一方面也说明法治也没得到有效的尊重。”

中国中央电视台今年3月13日推出电视专题片《“人权卫士”的人权纪录》,揭露美国人权阴暗面并指责其在人权问题上使用双重标准。这部专题片被认为是中国当局向美英等12国联合人权声明的反击。

陈建刚:权力得不到制衡 悲剧就不会结束

北京律师陈建刚认为,某些政府机关的行为等同于暴力抢夺,这与中国的政权源自“枪杆子”不无关系。他说:“在这种情况之下,这些暴力机关仍然保留着用枪杆来抢夺的这种传统。到任何一个和公权力相关的部门都有这些,只不过不像警察这样明显而已。”

他还谈到,中国目前最严重的是对包括言论自由、思想自由、行动自由等基本人权的践踏。与此相比,对公民财产的掠夺还算是“小巫见大巫”。

2015年7月以来,中国至少有250名律师、律所人员和人权活动人士被警方拘留,或以带走和约谈等方式限制人身自由。最近在北京机场被失踪的媒体人贾葭也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关注。

贾葭是香港市民。他3月15日从北京前往香港时,在北京机场失踪,至今已五天时间。他的律师燕新(薪)3月20日确认,他已接到北京市公安局首都机场分局的通知,贾葭确系被警方带走。外界估计,贾葭的被失踪或与《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公开信有关。香港泛民主派团体“社会民主连线”3月19日下午从西区警署游行到中国驻港机构中联办,要求中国政府交代贾葭的下落。总部设在伦敦的国际人权组织国际特赦也发出紧急呼吁,关注失踪的中国媒体人贾葭。

《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公开信3月4日登载于网站无界新闻,现已删除。据博闻社报道,公开信事件后,无界新闻有四人已多日没有现身公司,包括无界新闻执行总裁欧阳洪亮、执行主编黄志杰以及无界的技术和安全两人。

陈建刚律师说,无论是公民财产被强行没收还是人身自由被突然剥夺,都是源于现行体制下的权力得不到制衡。他说,“权利法案当中有那么一条:只要是权力没有制衡,那么这个国家就是没有宪法。没有宪法那就不是法治的社会,不是法治的国家……如果对于权力没有制衡,那么权力按照孟德斯鸠的说法,是一定会滥权,会滥用这种权力,会滥用对于贫民百姓生杀予夺的这种权利,以至于造成无数的悲剧。”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