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5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经济长痛与短痛的两难选择(2)


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时,中国主席习近平和前主席江泽民交谈。胡锦涛在旁边(2015年9月3日)

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时,中国主席习近平和前主席江泽民交谈。胡锦涛在旁边(2015年9月3日)

习近平执政后,从内政到外交,都表现出迥异于其前任的强势作风。上任之初,他甚至将通常由总理主管的经济也揽于己手。习近平在言论人权方面表现出的强硬令众多曾冀望他推进改革的人对他失去信心。但在经济改革方面,他则比前任迈出更大的步伐。一部分西方观察人士甚至相信,习近平揽权打虎的目的是为推动经济改革清除障碍。

不过,中国经济改革,增长模式转型面临的最大障碍 — 既得利益集团,至今仍未被撼动。

官方媒体对“十三五”的渲染注入了习氏印记,将其提出的民族复兴和中国梦捆绑推销,甚至还搞出外宣新路子,搞出民谣“十三五”,向世界推广。但是,“十三五”规划建议却看起来,主要还是致力于完成前任制定的到2020年国民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实现小康社会的目标。

但是,“十二五”之初至今,中国面临的经济形势已经大有不同。以当时的经济增速,两个翻一番的目标是可以实现的。而在增长快速放缓的“新常态”下,已经显得艰难了。

外界分析更为关心的,并非是十三五所描绘的小康社会实现后的景象,而是习近平政府在政治压力下,为了实现上述目标而大力刺激经济。

虽然官方尚未发布“十三五”期间的GDP增长目标,但习近平所说的保证实现两个翻一番所需的至少6.5%年增速看起来更接近未来发布的官方目标。习近平在“十三五”规划建议的说明中提到有可能维持7%的年增速,但他承认那样将会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包括全球贸易疲弱和国内杠杆率高企等。

宏观经济研究机构凯投宏观在新加坡的中国经济分析师朱利安·埃文斯-普理查德说,中国领导层如果希望在不影响再平衡进程的前提下实现高增长目标将勉为其难。不过,他说借助数字或可两者兼顾。

他说:“领导层有足够的智慧,能够认识到那样做从长远不符合他们的利益。所以,我认为这个目标可能自身难保。他们更可能在数字上做做手脚,让它们看起来没那么遭,也不会真的去采取强力刺激措施。”

一些经济学者则将官方发布的GDP增长目标视作当局下一步行动的一个指针。目前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任金融学教授的美国经济学家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近日在华盛顿智囊机构卡内基和平基金会谈论中国经济转型时,就将此列为他接下来关注的两个要点之一。

佩蒂斯认为,GDP增长目标是国内政治的需要,是发出的国内政治信号。他说:“如果把目标定在7%,那就是告诉国内精英阶层,游戏照旧,你们可以继续搞一直在搞的那一套;但如果你把目标降到比如说4%,等于告诉他们玩完了。”

这位长期在中国任教的经济学家说,增长目标的发布,以及他们在对目标加以解释时的严肃程度,可以透露出他们在推行不利于精英阶层而有利于平常百姓的改革方面,会有多强的信息。

佩蒂斯谈及今后几年中国经济的走向时说,你如果不对今后5年的中国作出预测,就无法预测它10年、20年后会怎样;但问题是,你根本无法对它5年后作出预测,因为那太难了,结果往往会惊人的不同。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