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5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您的孩子在美国:中国留学生与枪 - 来自禁枪国的孩子们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中国留学生江玥被无辜杀害,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中激起了强烈反响,同时也在中国大陆的网路上引起了对在美国拥枪和反拥枪的激烈辩论。拥枪和禁枪,在美国也是一个鲜明对立的话题。这牵扯到如何看待允许公民拥枪的美国宪法,以及如何理解枪支泛滥和枪支犯罪等社会问题。“您的孩子在美国”的记者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校园里采访了一些中国留学生,听听他们是如何看待身边的江玥同学被杀后对美国社会枪支问题的看法。下面就请您继续收听收看记者初晓和黄锋制作的两集连续报道“中国留学生与枪”的第二集。

一月十六日,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留学生江玥被一名持枪者无辜杀害,这一消息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中产生了极大的震动。现在,两个多月过去了,在江玥遇害的公路旁边,已经看不到那起悲剧的痕迹。中国留学生当时为了悼念江玥同学而摆放的鲜花,蜡烛,玩具,卡片和食品等物已经被清除。来不及清除的也被放在了路旁灌木丛的后面。公路上仍然车流不息,但是有谁还会记得:在这里,一个年轻的女孩被五颗子弹夺去了生命。

江玥被杀事件也在中国大陆的网路上引起了对于美国拥枪自由问题的激烈讨论。有人认为,江玥遇害都是因为枪支惹的祸,美国社会拥枪自由造成枪支泛滥,枪击事件频发是造成江玥之死的重要原因。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校园内外,那些江玥的同学们对如何看待美国拥枪的问题又有不一样的感受。江玥被杀使得一些中国留学生担心自己的安全,动了买枪和拥枪的念头。但是,也有同学认为,江玥被害是一个偶然事件,自己并不想买枪防身。

那么,拥有枪支就能够使自己更安全吗?

来自一个禁止公民拥枪的国家的中国大陆留学生,又是如何看待允许公民自由拥枪这个美国人民十分重要的自由和权利的呢?

来自河北省的李明轩同学本人是一个军事迷。在中国的时候,他没有条件拥枪。来到美国之后,他了解了美国的法律之后,按照正常买枪程序买了一支自动步枪。后来江玥事件之后,他又买了一支手枪。针对有些中国同学认为,禁枪能够使美国社会更安全的看法,他表示并不同意。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学生李明轩说,“我不是很同意这种看法。因为美国有些州也有施行了禁枪的法案,但是根据美国人的第二宪法修正案来说,每个人都是拥有持枪权利的。它不可能强制性的把每个人手里的枪全部收走,所以这就是没有办法完全禁止普通人,或者说民众手中持枪。既然你无法完全禁止,那就说明犯罪分子或是有一些倾向的人,他们还是能够通过一些非法的手段弄到枪械的。如果你禁枪全美控枪实施了,那么就相当于你夺走了好人手里的枪,那些坏人拥有枪的同时,好人没有任何的自卫或者防卫的最终手段。”

崔新是坦佩当地华人枪支协会的发起人和主席。他也是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校友。在他们华人枪会的三百多名会员中,有一多半都是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学生。崔新表示,他创办枪会的目的是为了让会员们明白:拥枪不仅仅是一种权利,也是一项责任。他要让喜欢枪支的华人对于拥枪有正确的认识,还要传授他们拥枪的各种安全知识和技能。崔新不仅自己拥有十几支枪,而且他还教育自己年幼的孩子,从小具有拥枪的知识。他认为,江玥被杀恰好说明拥枪的重要性。

亚利桑那州坦皮市华人枪会会长崔新说,“如果江玥是我的妹妹,我是否希望她这时候手里有一把枪,能否让她有这么一丝的希望。如果她的男朋友是我的弟弟,我希不希望在这个时候他手里有一把枪,能够保护他的女朋友?能给她增加,不能说百分之百的希望,哪怕只有百分之三十的希望她能够活下来?百分之九十七的犯罪事件是能够在亮出枪支之后制止的。”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中国学生会主席朱博威认为,江玥被杀固然是悲剧,但是对他而言,事情还没有严重到要买枪防身的地步。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中国学生会主席朱博威说,“枪这个东西是把双刃剑。并不是说每个人都有那个能力买把枪来保护自己。你使用的好,它可以保护你是一种武器。你使用的不好,万一走火了,或是保存的不当伤害到别人,会造成更大的麻烦。我也觉得在这个时期并没有这个必要。我们一般来说在学校周围,上学放学生活,都是很安全的,并没有严重到你需要一把枪来保护自己的地步。”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和朱博威想法差不多的不乏其人。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学生范梦媛说,“我觉得买枪并不能说很好地保护自己,第一是你知道怎么开枪,你心理素质得高。还有一个如果人家是会用枪的人,他们可能会抢到你的枪作为他们的工具,就有可能造成更不好的现象。所以我觉得我不会买枪。”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学生冯妍妍说,“没有,因为我觉得很恐怖。因为它虽然可以用来防卫自己,不受别人的伤害,但是万一那支枪被别人拿去伤害别人,那不是很恐怖吗?所以就没想过要买枪这件事。”

喜欢舞刀弄枪往往是不少男孩子们的爱好,有些女孩子不喜欢买枪拥枪似乎可以理解。但是,中国留学生在美国拥枪还有一个关卡要过,那就是如何说服远在中国的父母亲理解他们要买枪这件事。李赫同学在中国的时候就是一个军事迷,他把买枪的决定告诉了在武汉的父母。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学生李赫说,“买枪的事情我跟我的父母有过沟通,他们不支持不反对。我会跟他们分享我在美国的拥枪的经历,他们觉得是可以的,能够接受的。但是他们同时也会担心你拥枪之后的安全问题。”

所以,李赫认为,只要和父母沟通得当,他们是会理解自己买枪的。

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社会学系学习的李奇伦同学看待禁枪和拥枪的问题,是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待的。他认为江玥被害是个意外事件,他本人不会因为这个意外而买枪。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学生李奇伦说,“我觉得持枪是一种心态的变化,因为人是在有力量的情况下才会有变化。你持枪之后有可能下一次发生是你造成的意外,而不是被造成意外,所以我觉得持枪,虽然有些人会认为保护得了自己,但是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它反而是一种增加了力量之后自己的心态就会有变化。”

由于中国是一个禁枪的国家,因此一些中国留学生在看待美国社会枪支问题的时候会有些不适应。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学生冯妍妍说,“持枪这个事儿还真是有点吓人。他们不禁枪的话对于中国人来说,因为中国禁枪,他们不禁枪,就有点不太好接受。枪击事件经常发生。我觉得还是要禁枪的,虽然这事儿对他们来说很难改变。可以持枪合法的话,他们就已经有了这么久的持枪的经历嘛,如果说突然要让他们禁枪的话,我觉的很难实现。但是如果有可能的话,还是建议他们禁枪的事情。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学生李奇伦说,“可能会有很多不好的事情发生在身边,因为没有枪的保护,但是我认为更多的是有了枪会造成其他更多的恐慌。所以我个人认为,或者长时间生长在国内,我觉得禁枪还是一种好的法案。

林东阳同学是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商学院管理系的学生。他热心地参加该校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组织的活动,负责声光舞美。在拥枪和禁枪的问题上,林东阳考虑的是保障美国公民拥枪的美国宪法修正案如何适应新的时代。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学生林东阳说,“但这件事对造成的影响是比较大的。像家里人也不停地在问,对美国这个枪支自由的社会引发了一系列的探讨和反思。自由拥枪的问题可能在过去是比较合适。但是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因为它是一个比较老的法案,它保留下来的一个权利。它可能慢慢不太适合现代的社会。但是对于美国这个特殊的社会结构而言,它可能需要保留,但不能太过自由到泛滥。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才感到深深的不安全。但是我觉得这样会有一点恶性循环:因为我们感到不安全,所以我们也要买一支枪,这样的话就会让持枪的人变得它越来越多。所以,枪支的管制需要立即执行。”

林东阳认为:拥枪自由会造成人们的不安全感,从而导致更多的人买枪,因此需要对枪支进行管制。但是矛盾在于:江玥事件发生后,林东阳本人就在考虑在今年下半年要买一枝枪。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学生林东阳说,“有,我有开始考虑在车上或者家里备一枝个人防卫的枪。我个人偏向于手枪,因为还是好携带,反应速度快。”

也许,林东阳的言行之间所反映的矛盾,正好反映出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们对枪支问题的一种矛盾的态度。对于那些已经拥有了枪支的中国同学们来说,在如何使用枪支的问题上,也有一种矛盾的心理。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学生李赫说, “我的一个枪友会的朋友说,‘当你选择拔枪开枪的时候,你要想着:也许你这一枪下去,你面临的是很多年的牢狱之灾。但是你这一枪不开,你现在的生命可能就没了。你一定要想清楚之后再决定你是开枪还是不开枪。’”

在坦佩市的荒山野岭中,李明轩和李赫的子弹快打完了,枪瘾也过得差不多了。当打完最后一颗子弹后,两个人把自己的枪支收进枪盒,朝自己的车子走去。对于李明轩这个枪支发烧友来说,他的下一步是能够随身携带自己的手枪。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学生李明轩说,“我现在还没有随身持枪的习惯。在亚利桑那州你随身持枪,你最好是需要有一个官方的证件,叫做CCW隐蔽持枪证。如果我的那份证件考核下来的话,我觉得我会选择持枪的。(就是你随身会带着枪?)对。”

随着对枪支的了解越来越多,李明轩并不积极地主张他的中国同学们买枪拥枪,因为拥有一枝枪意味着一份责任,没有准备好的同学最好不好尝试。但是,如果发生了像江玥那样的危险情况怎么办呢?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学生李明轩说,“能躲则躲。”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