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03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纽约:中国年轻艺术家的“再”造地


上世纪中国打开国门之初,大批艺术家来到纽约深造,像艾未未、陈逸飞等。随着中国经济发展的加快,艺术市场的扩大和中产阶级需求的提高,他们中大部分都先后“海归”了。最近在位于纽约长岛市(Long Island City)一个由印刷厂改造而成的画廊——Flux Factory,举办了一个名为“Re”(中文意思是“再”)的集体艺术展。

参展的10多位艺术家都是80后、90后。如展览本身的名字“Re”所示,这批年轻的中国艺术家本身也是“再”造的一部分。他们的轨迹显示,纽约“再”次成为中国年轻艺术家深造、创作和生活的首选之地。

反映对社会商业化的反思

无论是反思消费社会利弊的“血拚”的锡纸人,以三文鱼隐喻人类渺小无望的《抽烟的鱼》,还是批量生产、外表艳丽、内在空空的气球,似乎都反映了艺术家在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后,对社会生活越来越物质化、商业化的思考。

王超:“人可能会丧失一些基本的怜悯之心和帮助他人的好品质,在这样的环境下所有的东西都像是工厂制造的,包括教育,只追求利润,不在乎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像这里所有人都是一样的衣服,一样的鞋,一样的脸。”

目前在纽约Flux Factory画廊任驻地艺术家的周易表示,激起她与策展人王乃一举办这一以“Re”,即“再”为主题展览的灵感正来自这家画廊本身

周易:“这是个充满再造物品的空间。如果把生活中的物品或者把你印象中一些打破既定模式,然后把物品从一个环境另一个语境下可能会有新发现或新的有意思的现象出现。从这点出发我们可以有再造、再利用、挪用、重新再转播。”

来美“再”造的艺术家

这批参展的80后、90后艺术家本身又何尝不是“再造”的一部分呢?他们大部分毕业于中国最优秀的艺术院校,如中央美院,然后到美国等西方国家深造,有的已经毕业,有的仍在攻读学位。

姜天:“想做一个跟我自身经历有关系的,一般我们上网时可能,由于来了这边,有时可能想翻墙到国内的一些网站,可能是看不到,然后,在国内的时候可能这边的网站也是看不到的,所以就做了这个作品。”

用碎纸机、相纸、投影视频组成的雕塑投影装置艺术表现封锁和监控信息的防火长城,通过视觉与物理的结合展示信息的摧毁和流失。

从有想法到完成布展,周易和策展人仅用了一个月时间,“利用圣诞节前后联络艺术家。”

王超:“你用这个平台把中央美院和其它院校的同学重新聚集在一起,很好的一个平台,大家互相交流,这个意义很大。”

姜天:“那天来的好多同学很多年都没见过了。”

纽约仍是年轻艺术家的首选

美国,尤其是纽约——如同30年前为大批中国艺术家所爱——再次成为当代中国年轻艺术家深造、创作和生活的首选。

周易:“纽约这个城市是很多元的,每天有很多很多有趣的事情发生,很多很厉害的人做各种有趣的事情,所以每天可看到和吸收到很多有趣的事和信息。”

王超:“纽约是世界上最艺术的地方,环境是开放的,自由的,大家可以寻找自己,不会因为某些敏感东西就会怎样,国内会被无限放大,但是在这儿,你只要做自己就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