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2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自干五熬出头,被团中央点赞


中共共青团官微以“干了这杯老干妈,来生还做自干五!”为题发布动画视频赞扬自干五。(2016年4月12日)

中共共青团官微以“干了这杯老干妈,来生还做自干五!”为题发布动画视频赞扬自干五。(2016年4月12日)

北京时间4月12日,共青团中央在官方微博和微信公号上发布了一则动画视频,反驳网上对“自干五”的嘲讽,称他们“爱和平”、“三观正”,与共青团一起为网民“营造了一片清朗的网络空间”。

共青团官微以“干了这杯老干妈,来生还做自干五!”为题发布了这则视频。视频中说,社交网络上有太多消息,让人分不清真假,精英和公知“造谣生事”,五毛和美分互相谩骂,“终于,有一群人看不下去了…… 誓要与造谣传谣无事生非颠倒黑白的公知精英们‘战个痛快’”;“自干五”是一个“崭新而骄傲”的名词,他们逻辑缜密、战斗力强大,“讨厌领工钱的五毛更讨厌领‘皇军’工钱的美分”。

所谓自干五,就是“自带干粮的五毛”,是一些网民对在网络上自发维护政府的人的蔑称,与收钱发帖的“五毛党”相对。“赵家人”一词火爆之时,有网友根据与权力中心的距离远近给拥护政府的中国人排了序:赵家人、财阀、官五毛、自干五。此番排在末尾的自干五被团中央点赞,有网友说:“辛苦发帖这么多年,终于被钦定了。”

政府抢占新媒体,五毛、自干五成一家

最近共青团在网络上频频发声,去年发起“#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微博话题,与任志强掀论战,日前又与呼吁取消共青团财政供养的北大教授贺卫方理论,一时间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共青团官微经常转发年轻军人、消防员的照片,科学家、老地下党员的访谈,也会转发周杰伦等明星的励志故事,塑造了所谓“正能量青年人”的形象。例如,今年初团中央官微发布“我恋爱了,和他”的图文帖,以少女的口吻表达了对解放军战士的迷恋。

共青团的粉丝昵称其为“团团”,常见评论如“向团团表白”、“团团接地气”等。

有分析人士称,共青团、学习粉丝团等微博账号高调发声是党抢占网络新媒体的策略。2015年10月,端传媒曾发布报道详解中共如何利用新媒体加强统治,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把党媒的社交媒体培养成微博、微信上的新大V。

近年来,包括共青团在内的许多党政机构都创立了自己的微博、微信账号,聘请媒体人为自己工作的同时,也与商业公司建立合作。如先前发布《谁动了我们的CPI》、《人人都是纳税人》等时政动画短片的北京明恩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就与政府机构有合约。明恩传媒在自己的招聘页面上写道,公司与“中共中央共青团、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中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浙江省税务局、江西省公安厅等政府机构有着密切的合作”。美国之音记者联系明恩传媒询问其与政府合作的具体形式和细节,目前尚未收到回复。

除了用更接地气的方式做宣传之外,政府也用更接地气的方式管理网络评论。早期的五毛帖通常具有明显的特征,常使用如“支持政府!”“政府做得好”“公知该死”等简单粗暴的语言,发言者的用户名通常为一串数字或字母,没有头像,也没有在自己的主页上发布过任何内容,让网友一看便知是拿钱发帖的五毛。而现在的五毛帖则经过精心编写,乍一看难以辨识。

北京一家网络公关公司的总经理对美国之音表示,她的公司没有接过政府的单子,但是她知道不少类似公司都与政府有合作。“有重大新闻的话,政府都会要求你必须刷够一定量的评论,还要给自己的评论点赞,让它上热评。”

这位总经理说:“政府觉得宣传效果好,才会继续跟你合作。你捧得太明显,让人看着穿帮了(是不行的)。”

共青团官微下的评论(尤其是热评)经常显得支持者众多。然而,在新的宣传手段下,真正的支持者与拿钱发帖的“五毛”之间界限显得愈发模糊。

新大V的宣传,年轻人买账吗?

北京一位高中老师向记者表示,平时自己会在政治课前留10分钟,让学生轮流做实事播报。去年“9·3阅兵”后,有学生在网上找了年轻战士的“帅照”给同学展示;习近平访美的时候,学生也在微博上找了海外华人欢迎习近平的图片。另外这位老师也在课上给学生播放过明恩传媒制作的《人人都是纳税人》动画视频,这位老师说:“对于高中生来说,这样的视频肯定比新闻联播那么死板的宣传要好理解。”

去年习近平访美时,共青团和学习粉丝团的微博账号几乎每天都会分享若干海外华人挥舞国旗欢迎习近平的图片,评论也几乎是一边倒点赞。

此外,记者也采访了几名北京科技大学、武汉大学和中山大学的学生,他们则表示团委在学校里存在感并不大。刚刚从武大传播学院毕业的一位男生说:“学校里的活动基本都是各个社团自己办的。”他说不认为团委在学生里有什么影响力,他本人也没有关注共青团的微博。

不过,去年1月,网络上曝出《团中央关于建立高校网络宣传员队伍的通知》,文件对网评员数量做了硬性要求(如,本科及以上院校不少于在校生数的1.5%),也对高校共青团网宣员的工作内容做了详细规定。要求网宣员转发团组织指定的内容、按照统一部署参加网上活动、在个人账号上转发和评论“正面内容”、按要求到指定网站跟贴评论等。

在“官五毛”、“自干五”的界限变得模糊的同时,共青团等新大V在年轻人中间的影响力到底如何也变得很难评价。

环球时报公开掐共青团,宣传机器并非铁板一块

这次给“自干五”点赞已经不是共青团第一次为五毛群体“正名”。今年1月,共青团官微发帖谈“爱国小粉红”:“【小粉红是谁?】尽管遭受着种种责难与诋毁,她们却始终呆萌如初。这就是她们,时而单纯时而成熟,时而宅腐时而优雅,她们诠释了新一代女性的坚韧与自信。小粉红,是我们的女儿,我们的妹妹,我们暗恋的隔壁班女孩。让我们共同守护她们。”

“小粉红”是对爱国青少年(特别是女性)的统称。周子瑜国旗事件后,翻墙去周子瑜、蔡英文等人的脸书上进行表情包大战的大陆网友中就有不少人自称“爱国小粉红”。

然而,共青团的帖子发布不到两小时,环球时报发微博称“不要再被‘小粉红’了,这不是什么好词。”并指责抢着使用这种词是“小写的脑残,大写的尴尬”。

团中央随即删掉了相关微博。

环球时报公开与团中央唱对台戏,也引网友感慨:可见不同的宣传部门也有各自为政的时候。

为何总是团中央出头

团中央“干了这杯老干妈,来生还做自干五!”帖子下面,有网友提到了之前团中央官员蔺玉红被曝一边在微博上高调“反西方渗透”、一边送儿子上国际学校和出国留学的新闻,“小蔺的事就算完了?” 也有网友说:“怎么又是团中央出头?自干五是钦定的了?”

团中央是微博上最火的官微之一,从去年起先后与任志强、贺卫方论战,也不断发布类似“来生还做自干五!”的热门帖子。曾有干部摇篮、第二中央之称的共青团,为何成了网络上火力最足的“官媒”?

有网友说,抢占新媒体实际上是共青团在政治上失势的表现,团派干部不如以往受重用,只能在宣传战线上“出奇招”。

著有《党:中国共产党统治者的秘密世界》(The Party: The Secret World of China's Communist Rulers)一书的乔治华盛顿大学访问学者、前金融时报北京站站长理查德·马利德(Richard McGregor),4月12日对美国之音说,“在胡耀邦主政的80年代,共青团曾经是政治和经济改革的园地,然而今天共青团已经失去了这个名声。胡锦涛当政时期是共青团权力的巅峰,那时有不少中国学者认为共青团已经变成了一个温和守旧派领导人的生产线,没有了以前的活力和勇气。”

而从最近团中央在微博上的火爆程度看,共青团 “昔日的活力”似乎在网络上找回了一些。

中共共青团官微以“干了这杯老干妈,来生还做自干五!”为题发布动画视频赞扬自干五。(2016年4月12日)

中共共青团官微以“干了这杯老干妈,来生还做自干五!”为题发布动画视频赞扬自干五。(2016年4月12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