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习近平行“左手礼”是不是小事


习近平在阅兵中行左手礼(2015年9月3日)

习近平在阅兵中行左手礼(2015年9月3日)

在中国共产党当局大力筹备、高调宣传的9月3日的大阅兵仪式上,中共总书记、军委主席习近平11次以左手向军人敬礼的出人意料的动作在全世界引起纷纷议论。

面对世人的纷纷议论,中国官方媒体对习近平行“左手礼”提出了种种在很多人看来是非常离奇的解释,其中包括那是“镜头角度误区”,习近平只是“在向三军将士招手致意”,习近平并非是在行军礼,因此用左手右手无所谓,等等。

中国官方媒体试图让世人相信,习近平行“左手礼”是一件不足挂齿的小事。尽管习近平行“左手礼”的问题在中国国内外引起种种评论和辩论,但在中国大陆,这种评论和辩论受到严密的压制和封锁。

美国之音就此请在美国的学者、政论家胡平和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执行总编辑陈小平就习近平行“左手礼”是否是小事详细陈述他们的看法。非常有趣的是,胡平和陈小平对这个问题观点各异。

但胡平和陈小平都认为,习近平行“左手礼”是一种明显不过的错误,但在中国现行的政治体制下,习近平即使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犯下一清二楚的错误,也不可能下罪己诏,而只能是死不认账。

问:你认为习近平在大阅兵仪式上的左手礼是小事,还是大事?为什么?

陈小平:我想我可以说,人都要犯错误,习近平也不例外。为什么犯错误呢?我们知道,在面临大场合的时候,人容易紧张。我认为习近平犯的就是普通人的错误。这个事情也没有必要解释,就是一个错误嘛。这是我的大致看法。

胡平:我认为是一件大事。而且,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整个阅兵就是一种仪式,因此仪式中的一些动作就非常重要。习近平以三军统帅的名义检阅部队向部队行礼,这在整个阅兵活动中千千万万的人要表演的千千万万个动作中可以说是几乎最重要的动作。

如果这个动作给做砸了,那可以说是一个极大的问题。事实上我们可以说,习近平行“左手礼”是近代阅兵史以来最大的一个笑话。从来没有见出过这种可笑的事情的。

这件事情重不重要,人们可以反过来想一想就可以一清二楚了——如果在阅兵式中,那些受检阅的官兵把他们的规定动作做错了,而且是在众目睽睽、在全世界都看到的情况下把最重要的几个动作做错了,那会是什么后果?毫无疑问,那些做错了动作的官兵一定会受到很严厉的惩罚。

习近平不是喜欢动辄就跟别人说,做不好什么事情,“提头来见”嘛?到头来别人都没做错,就是他反而把一个最重要的动作做错了,这怎么能当作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事呢?假如这种事情你要说是无所谓,那整个阅兵也就无所谓了嘛。阅兵不阅兵还不是一个样吗?

当局把阅兵看得那么重要,不惜血本,调动那么多的人长期受训练,花那么多的钱,那么多的人为此不能打工挣钱、生活受影响,等等等等,怎么能说不重要呢?但你习近平把阅兵当中的最重要的一个动作做错了,就不重要了,这是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的。

问:你认为官方提出的种种解释有什么问题?

陈小平:这就好比一个人是色盲,把白的看成黑的,你可以解释,这个人有色盲。实际上,习近平不是一个色盲的人。所以,官方给的解释没有一个让人可以信服。

为什么不能让人信服?我想官方也清楚这是一个错误。但他们要竭力漂白,是因为在中国的媒体中,习近平已经被塑造为一个“伟光正”。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了,这么高的领袖怎么会犯错误呢?他们就只能去漂白他。结果是越漂越黑。

胡平:习近平明明做错了,官方媒体还要说没错,这是最可恶的一点。你举手举错了,就该承认,但你不但不承认这么显而易见、光天化日之下最清楚、最明白无误的错误,反而还逼着大家都去演皇帝的新衣(说赤身裸体的皇帝身着蠢人看不到的华丽华贵的新衣)。这就更可恶。

这反过来也说说明一个问题——在我们中国现行的体制之下,第一把手当着全世界犯下一件明明白白的错误,他都不承认,而且逼着大家都去演皇帝的新衣,人们没有任何办法给他纠正。

这放在古代都是不可能的。在古代,皇帝还要下个罪己诏。皇帝在行大礼的时候出了问题,他自己不说,大臣会当面提出来,“陛下,这是错的。”

习近平做出错误的“左手礼”之后官方媒体的反应清楚地显示,在这个现行制度之下,这么一个光天化日之下如此明明白白的错误,官方控制的媒体居然就不能说一句实话,而且逼着大家都去演皇帝的新衣。这太可笑了。

后来官方媒体的反应实际上是放大了习近平举错手的效果。这让大家更清楚地看到,这个体制在这种事情上的表现是何等糟糕。

问:你认为官方为什么显得那么急于把事情解释、搪塞过去?

陈小平:任何一个有常识的人都会对习近平在阅兵式上用左手行礼感到非常奇怪。我当时看到第一反应就是,他怎么用左手呢?我就去查,先前的阅兵的领导人没有一个是用左手的。

我想,当局和舆论也会面临我一样的困惑。

这种事情既然发生了,怎么去解释?总不能要习近平去解释吧,总不能让习近平去承认错误吧。因此,这些人就要去擦屁股,要把屁股擦干净。

但这种事情本来按照常识很容易理解,就是一个人在紧张的时候犯的错误。他可能是因为紧张手足无措。我们小时候小学、中学、大学考试一路考过来,每当大考的时候,我们知道我们都会做错本来不该错的题。我认为习近平就是这种情况。

这个时候你要去漂白,有人还搬出古代的什么典籍来来解释左手礼是为了表示吉利。其实,《中国人民解放军队列条令》明文规定行礼必须用右手。但当局漂白解释了半天,拿出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来了吗?没有。

但是,他又不可能承认错误。因此就成了这种越漂越黑的状况。

胡平:官方急于解释过去,就是因为做贼心虚嘛。

他知道这是个问题。他要是真觉得这不是个问题,他根本就不用解释。我想,官方媒体的人肯定当时就知道了这是个问题,肯定心里扑通一声,惊呼“怎么成这样子啦?”

当局事后的反应,恰恰证明了中国当局认为这件事是非常严重的。

问:考虑到官方媒体一直宣传习近平文韬武略、对军事和军队经验丰富,习近平闹出个行“左手礼”的乌龙对他会有什么影响吗?

陈小平:如果按照常规,人都可能犯错误,习近平也不例外,这我们都可以理解。

但在中国这样一种制度之下,就象在朝鲜的领袖人物一天兵也没当过,但他最后就成了大元帅。习近平也就是给前国防部长当过秘书这样的当兵经历,除此之外,他在军队的经历就是一张白纸,怎么好吹成那个样子呢?

但我们知道,在中国这种体制下,必须把他弄成一个类似于金正恩那样的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以便让他有权威,让人服从他。中国古代讲君权天授,习近平的权力来源也是类似的神秘。

在这种情况下,你怎么能说,习近平在阅兵的时候,在全世界众目睽睽的情况下犯了一个常人犯的错误呢?要是这么说,他就不是个神了,就不是一个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了,不是个什么文武全才、文韬武略的伟大领袖了。

其实,他也确实不是一个文韬武略的伟大人物。你看他的知识结构,他的学历,就是一个中学生。刚才我也说了,他的从军经历就是当过几天国防部长秘书。怎么能把他塑造成那么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呢?这都是底下的人把他神化的结果。

我们知道,老毛一开始未必也喜欢被神化。但是到了后来慢慢地也飘飘然了。习近平现在也可能是这种状态。

胡平:习近平闹出个行“左手礼”的乌龙,按说应当有影响。你习近平整天说什么从严治党,从严治军,动辄就对别人说,“干不好事提头来见”,那你自己摆了这么的大乌龙,又该怎么办呢?

《三国演义》里有个故事,说是曹操发兵,下令禁止军队践踏麦田,但他自己的马受惊了,踩了麦田。他问该怎么办。底下的人说,啊呀,按照我们以往的规矩,你这么重要的人是不能受罚的。曹操说,那不行,自己的规定自己不执行,那不行。于是,他就把自己的胡须割掉,所谓的“割须代首” ,表示军法严肃。所以说,曹操不管说是英雄还是奸雄,他毕竟是个“雄”,他做事还能说得过去。

习近平闹出这么大的乌龙,成个什么样子。他的事后处理尤其让人鄙视。他的事情当然会让很多军人产生抵触情绪。他们会想,我们一个正步没迈好,一件事情没办好,行礼行错了,要受大惩罚;你犯了大错,却一点事情也没有,这在道理上太说不过去了。很多人虽然口头上不敢说,但心里一定会有想法。

另外,这个乌龙我想也会对官方的宣传造成颠覆。官方一直宣传习近平如何文韬武略,尤其是在军事方面跟部队渊源很深。他先前的两个前任江泽民和胡锦涛从来没有当兵的经历,而习近平过去给国防部长耿飚当过秘书,多少还是有从军的经历,因此官方媒体对这一点大肆强调。结果阅兵式让我们看到,他的表现比他的两位前任都差。

江泽民和胡锦涛阅兵的时候年纪都比他大,神情都是很严肃,很庄严,全力以赴的样子,习近平阅兵的时候无精打采,整个神情就不对头。他的表现比他的两个前任差得太多。比邓小平就更差了,而且邓检阅的时候都80多岁了。因此,有关习近平文韬武略的西洋景宣传也就彻底被戳穿。

问:在重大仪式举行之前,因为缺乏排练,导致临场出错的事情在民主国家也会发生。例如,奥巴马第一次宣誓就职,就把誓词搞错了,搞乱了,让全国人都听见了,导致他的就职誓词是否法律有效都成了问题,最高法院大法官罗伯茨不得不随后到白宫再为他举行一次就职宣誓。奥巴马重大仪式出错,跟习近平重大仪式出错,有可比性吗?为什么?

陈小平:美国是一个宪政体制的国家。如果总统有错,它有宪政体制去究问他,纠正他。它的民主程序,它的媒体,它的最高法院对行政系统都有制约。

中国的体制没有制约。习近平犯了错误,要是他不肯下罪己诏,中国就没有一个可以批评他、制止他的机制。

所以,奥巴马就职典礼上的事故,跟习近平阅兵场上的事故是不可以类比的。

胡平:(中美两国领导人要说)出错都有可能出错。但出了这种事情之后,官方的反应如此不同就说明了很大的问题。

你出错就出错了,你得认错嘛。你可以说是由于过度紧张,举手举错了,承认了不就是了嘛。但他不敢承认,还逼着大家都去演皇帝的新衣。这在美国是不可能发生的。

从另一方面说,这两个错误还有不太可比之处。行军礼的事情谁都会。我想,这次阅兵式肯定事先经过无数次排练。习近平虽然没一定有多少次排练,但人们也不会想到他会在这方面闹出乌龙。而且闹了不止一次,而是闹了十一次,他整个一个心不在焉,魂不守舍,精神恍惚。

大家都注意到他在整个阅兵过程中神态太不正常,好似情绪很低落。这使人难免联想是不是因为宫廷内斗出了麻烦,或者是不是这次他本来想借这个机会出个大彩,结果该来的人都没来,这个戏没唱好,心里觉得窝囊。他敬礼敬错,就是在这种状态下出现的事情。

你可以想象一下,假如被检阅的官兵是他那种神态,那还得了,还不知道要把那些人整成什么样子。

检阅出错多严重?

大阅兵不但是对军队官兵的检阅,也是世人对检阅军队的最高指挥官的检阅。习近平在大阅兵弄出了官方媒体无法漂白的明显错误。这个错误到底会有多严重?

政论家胡平认为,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习近平心不在焉,精神恍惚,弄出的这个明显的大错误,这应当使人不寒而栗。他说,鉴于习近平是中国武装部队统帅,人们期望这样的一个统帅即便不能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至少也应当是一个心理稳定的人;否则,假如时遇到导弹危机那样的大场合,习近平作为掌握中国核导弹按钮的人,怎么能让人放心他不会糊里糊涂错发命令,造成世界级的灾难?

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执行总编辑陈小平则认为,对专制国家表面上的东西,我们或许不应当太当回事;习近平在大阅兵时犯错误,跟他在作出发射导弹的命令时是否会犯错误可能不是一回事;因为大阅兵时检阅军队,就是众目睽睽之下他一个人,别人无法替代,也没法在一边给他出主意,做提醒,当参谋。但在决定发射导弹的时候,他就会有高级助手在一边跟他参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