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3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2015年中共反腐回顾及2016年展望


周永康(左)徐才厚(右)

周永康(左)徐才厚(右)

2015年是中共大张旗鼓进行所谓反腐败“打老虎”,“打苍蝇”的第三个年头。上至国级,下至地方官吏成百上千的“腐败”官员先后落马。这似乎显示出中共反腐决心的深度、力度和广度。不过,分析人士认为,打老虎,打苍蝇并不等同于反腐,有针对性惩处一些官员,明显是政治较量,权力斗争的结果。若中共的反腐并没有铲除腐败的土壤,建立公开、透明,自由、公正的政治、媒体和司法制度,则这场如此浩大的反腐运动没有任何意义。美国之音杨明华盛顿报道。

2015年6月11日,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不公开审理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判处周永康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至此结束了去年7月29日以来对周永康近一年的立案审查。周永康是中共十八大以来被惩处的职务最高的前中共领导人。

2015年7月20日,中共决定开除前政协副主席令计划党纪和公职,对其涉嫌犯罪问题移交司法机关依法处理。令计划这个“大内总管”曾担任前中共总书记胡锦涛任期内中办主任多年。

一个月后,中共决定对前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严重违反党纪,涉嫌受贿罪等立案调查,对其涉嫌严重受贿犯罪问题移交军事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反腐全覆盖 成百上千贪官落马

截止到2015年11月,以习近平领导的,王岐山“操刀”的反腐斗争,从军队到地方,上至国级,下至地方“九品芝麻官”成百上千的中共官员纷纷落马。中国内地31个省市自治区无一例外,都有至少一名副部级以上官员被查办。一些中央直属机关,部门和国企的高管或负责人也被查处。

反腐有力度广度 深度尚显不足

在北京的中国观察人士、北京理工学院教授胡星斗认为,习近平的反腐在力度和广度上,前所未有。

他说:“2015年,中国大陆的反腐,的确力度和广度是深远的,前所未有的。查处了一大批大老虎,这在中共的历史上都是少见。这就可见习近平政府是有反腐败坚强决心的。”

不过,胡星斗教授认为,中共在反腐的深度上尚显不足。

他说:“但是深度的问题,恐怕还是在于要建立反腐败制度,建立防治腐败的制度。也就是要有舆论监督,司法独立,权力机构之间的相互监督,透明公开的财政。财政的权力应由各级首长转移到议会、人民代表的手中,来建立现代反腐败的制度,这样才能达到反腐败的深度。”

中共反腐应借鉴韩国经验

胡星斗说,韩国的反腐力度很大,前总统金泳三任期内把两位前总统送进监狱,判处重刑。他指出,韩国防腐败的官员财产申报制度,阳光财政制度,促使韩国走向现代国家的道路,值得中共借鉴。

今年1月13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中纪委第五次会议上指出,查处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苏荣等人严重违纪违法案件,证明了中国共产党勇于从严治党、捍卫党纪,纠正错误的决心。他说,这场反腐败斗争要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严肃查处腐败分子,营造一个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政治氛围。

“打老虎、打苍蝇”非同反腐

从中共十八大以来查处的腐败官员层级,范围和人数来看,似乎这场反腐斗争已经进入所谓的“深水区”。

不过,因六四事件被废黜的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则认为,2015年中共没有反腐斗争,只是“打老虎”,“打苍蝇”,中共想打哪只老虎,就打哪只,想打哪一些苍蝇,就打哪些苍蝇。他指出,“打老虎”,“打苍蝇”跟反腐并不是一回事 。

他说:“反腐败一定解决产生腐败的土壤和制度的问题,如果不触及腐败的土壤跟制度,那么就不叫反腐。”

建立制衡权力的制度

这位前中共体制内的高官说,中共有目标,有选择,有目的的“打老虎,打苍蝇”会对其他“老虎”和“苍蝇”有威慑力量,但不可能从根本上来解决中共腐败丛生的问题。他说,不解决产生腐败的土壤和制度问题,打死100只老虎,还有200只老虎没有打,还有300只老虎在生长。

他说:“真正的制度是权力制衡的制度,是舆论监督的制度,是公民有权选举和罢免官吏的制度。这些制度是最根本的。”

中国历史反腐的失败经验

鲍彤说,明朝从明太祖到崇祯皇帝的200年期间,没有一个皇帝没有反过腐败,用东厂和西厂锦衣卫来辅佐皇帝解决腐败的问题,但结果是怎样呢?

据史料记载,崇祯皇帝这个被认为比前朝几代皇帝都贤明的君主,尽管他勤俭自律,励精图治,却疑心重重,滥杀大臣,最终落得个“非亡国之君,当亡国之运”的结局。

鲍彤表示,打老虎的制度,常常被同产生腐败的制度混为一谈。他说,武松能打井冈山的老虎,能打太行山的老虎吗?当局把打老虎,打苍蝇的权力牢牢握在他们自己手里,他们可以有针对性,选择性,目的性的打老虎,却不让律师,老百姓反腐败。现在仍被关在监狱的浦志强就是一个例子。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说,腐败是社会毒瘤,如果任凭腐败问题愈演愈烈,最终必然亡党亡国。他说,目前的反腐败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了“塌方式腐败”,因此要“凡腐必反,除恶务尽”。

中纪委大权独揽 反腐不透明

中国政治观察人士戴晴说,中共反腐是中纪委大权独揽,对于中纪委依照什么标准,什么原则打哪只老虎或苍蝇,怎么打法,老百姓完全一无所知。过去几年来的反腐,老虎苍蝇打了不少,但在滋生腐败体制的问题上,中共当局却退避三舍。

他说:“我们老百姓希望能从反腐斗争中看到是制度性的建设,不知道要等多久,不知道哪些条件成熟,才可能做出制度性的建设。制度性的建设,就算订出来了, 写进去了,大家也噼里啪啦地拍一阵巴掌,通过了,但怎么执行,这个过程都有待观察。如果没有制度性的建设,如果没有对程序的保证,(反腐)还是纳税人掏钱‘看戏’”。

反腐-中共权力斗争的结果

美国明镜周刊总裁何频认为,中共2015年的反腐,表面上很热闹,周永康,令计划,郭伯雄等老虎被打,实际上是2014年的延伸,而被认为是新四人帮的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和令计划之所以被拉下来,一般并不被看作与反腐败划等号。

他说:“他们被拉下来,根本的原因并不是他们腐败,而是他们结盟起来,影响到了十八大的人事安排,尤其影响到了习近平掌握权力。这个领域包含了很明显的权力斗争的因素。”

何频说,2015年并没有看到更多、更高层的官员落马,即那些权力最不受制约,最腐败的官员,最腐败的家族,包括江泽民、李鹏、李长春、吴官正、贺国强、温家宝、曾庆红、王兆国等,这折射出中共的反腐遇到了铁板,陷入僵持,无法进行下去的局面,腐败的一方似乎胜利了,而反腐败的一方却失败了。因此也说明,中共的反腐已基本上停止,或已阶段性地停止,因为中共要查处所有这些腐败高层官员的话,中共的体系及合法性将面临极大的危机。

腐败是中共党员干部的共同特征

他说:“腐败是所有的共产党员,所有的官员,所有的政治局委员共同的特征。他们不是生活上的腐败,经济上的腐败,就是政治上的腐败。腐败是今天中国共产党能够存在的唯一价值,唯一的基础,唯一的动力。所以,如果把腐败拉掉了,中国共产党就没有存在的价值。所以,反过来讲,他们的反腐败就进行不下去。而进行下去的结果,就是把自己全部端掉了。”

何频指出,中国的制度滋生了各级官员,尤其是那些高官无限滥用他们权力的机会,但中共的反腐并没有对滋生腐败的体制进行基本的清算,基本的反省,仅有针对性的惩罚部分官员,不仅不公平,也得不到反腐的目的和效果。而反腐带来的一个直接、明显的负面影响是中国的经济明显放慢。他说,在某种意义上来讲,腐败支撑着、润滑着中国几十年来的经济高速发展。

真正反腐的“中国梦”能否成真?

展望2016年,中共的反腐败斗争将如何走,怎么走,走多远,似乎只有掌握“生杀大权”,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中纪委的“主审官们”才会知道。习近平的政治意志,决心和魄力,能否在反腐基础上建立一个更透明,更亲民的政治体制,更自由开放的媒体,更独立公正的司法制度,以及在反腐和腐败两大阵营博弈中,习近平能否掌握主动权和决定权,都将决定这场中共建政以来规模和影响最大之一的反腐运动的最终成败与否。

对腐败深恶痛绝的中国百姓,期待着习近平和王岐山在2016年再揪出几只政治局委员以上的大老虎。何频说,希望老百姓的这个中国梦能够成真。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