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人权组织促德总统关注中国人权及高瑜个案


中国独立媒体人高瑜

中国独立媒体人高瑜

德国总统高克率领庞大代表团从3月20日起访问中国之际,人权组织希望曾是前东德民权人士的高克能借此机会向中国领导人介绍亲身经历,关注包括维权律师和人士被关押以及酷刑在内的中国人权问题,并能促成疾病缠身的中国独立媒体人高瑜赴德治病。

受国家主席习近平邀请,担任总统近4年的高克率一个60人的代表团,对中国进行首次为期五天的国事访问,随行人员中包括新上任的德国人权专员考夫勒。据悉,高克除会晤中国领导人和参加官方活动外,还计划与中国的艺术家、大学生、非政府组织代表,以及宗教人士交流。有西方媒体认为,这样的安排旨在了解中国公民社会,并借机谈及人权问题。

据报道,出生于前东德的高克曾被视为标志性反共人士,在几十年的政治生涯中,曾投入大量精力揭露共产政权的罪恶。因此,西方媒体普遍关注高克这次访问中国能在人权问题上走多远。

法新社称,德国总统可以不受政治和经济政治的牵制,与默克尔总理完全不同,不以促进双边经贸为主。

有德国媒体表示,高克需要寻找一个微妙平衡,既不损害德中合作关系,又要忠于自己的信念。有报道称,习近平2014年3月访问德国时,高克与习近平第一次会面就谈到过中国人权问题,不过那是闭门会谈。此次,外界都关注高克能否在中国公开谈到人权,尤其是星期二在上海同济大学演讲时提到人权话题。

国际特赦香港分会中国研究员潘嘉伟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表示,国际特赦希望高克此次明确提出关注中国人权问题,包括被关押的维权律师和人士以及酷刑问题。

他说:“我们的一些信息是要求他提出像709之后一直被抓的维权律师还有维权人士。我们也特别关注酷刑方面,特别提出德国总统在访问的时候,提出要中国停止所有酷刑的情况,包括刑讯逼供方面。”

潘嘉伟还表示,国际特赦也对一些个案尤其关注,像因病获准“监外执行”的敢言独立媒体人高瑜要求赴德就医一事,以及因在网上发表支持香港民主的言论而被当局拘捕,并以“煽颠罪”起诉的女权人士苏昌兰。

他说:“高瑜我们也都在关注之中,也希望德国总统重点提出关于她的案件。另外的一位女性维权人士苏昌兰也是我们长期关注的。她在2014年10月被抓以来到2016年3月份了,她的律师很少机会能见到她,她家人没有办法见到,甚至到现在什么时候开庭也不清楚。”

71岁的独立记者高瑜,2014年4月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遭刑拘,后为解救被同时扣押的儿子而被迫上央视认罪,去年4月17日被判7年。高瑜坚持无罪提出上诉,同年11月24日被改判5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并获“监外执行”。

患有高血压、心脏病、淋巴结及耳水不平衡等疾病的高瑜出狱后因无医保和退休金,至今没有能力自费到医院治疗。目前,高瑜获得前往德国治疗的救助以及护照和签证,但几个月来无法得到官方的批准。高瑜代理律师曾对外表示,当局也没有拒绝,就是不做任何回应。

高瑜的弟弟高卫星期一对美国之音表示,希望高克总统通过这次访问可以促成让高瑜赴德就医一事。不过,高卫表示,尽管外界都有这个期许,但他不乐观。

高卫:“我们也听说了(高克)来,说是不是可以见,我说我们可能见不到。”

记者:“德国驻华大使馆有联系你们吗?”

高卫:“没有,没联系,反正起码我这儿没有联系。听说要联系,我说可能不行,见不到。”

记者:“都有这个希望借这次机会没准儿能把去德国看病这个问题给解决了?”

高卫:“对。我觉得挺难的。看吧,挺难的。上回默克尔来也没有解决。”

据网上消息,在不久前人大政协两会期间,高瑜在两名警察“全程陪同”下离开北京,“被旅游”到云南大理。高瑜在大理偶遇老朋友、维权人士王荔蕻等人。照片显示,高瑜头发全白,虽面带微笑但比起被抓捕前显得消瘦和憔悴。高卫表示,两会闭幕后,高瑜已经返回北京,外出去大理,让她心情愉快了许多。

海外媒体报道,高瑜的律师曾表示,高瑜几个月前获释时,当局曾承诺将负担她的退休和医疗等费用,但是至今没有兑现。此外,按照中国相关法规,保外就医或监外执刑期间,当事人未经监管当局批准不得离开居住地,但是如果能得到当局的批准,出国并非不可以。此前,已有过服刑人员保外就医期间获批出国的先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