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4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日在联合国争论日本核武问题


中日驻联合国裁军大使日前在纽约联合国裁军讨论会上,围绕日本是否存在制造核武器的可能性展开舌战,成为纠纷不断的中日两国之间最新的争论议题,令日本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此举进一步反映了习近平政权有意在国际舞台上攻击日本的外交策略。

中国驻联合国裁军大使傅聪本周二(10月20日)在联合国第一委员会裁军讨论会上,忽然指责日本大量囤积从核电站的原子炉使用过的燃料棒中提取的钚有48吨、浓缩铀有1.2吨,能制造1350个核弹头。傅聪说,日本存在谋求核武装的政治势力,只要有一次决定,日本就能在极短时间内成为拥有核武器的国家。

对此,日本驻联合国裁军大使佐野利男当场反驳说,日本保管的所有核物质都在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监视下,而且已得到该机构断定日本的核物质是用作和平目的。他说:“日本坚守着专守防卫的基本方针,也坚持着非核三原则,国际社会广泛承认日本的努力。”

傅聪也反驳说,“日本过去就有开发核武器的意图,为什么需要囤积这么大量的钚,中国怀有忧虑”,并说“日本著名政客谋求核武装”。

消息传到日本后,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次日在记者会上说:“日本实施着比国际规定的指针更详细公开的措施,适当地确保着核物质透明性,中国的批评完全不对。”

当天日本政府再向联合国第一委员会提交1994年以来,第22次提出的《完全废除核武器目标决议案草案》,但这次明确记载鼓励各国领导人访问广岛、长崎这两个曾遭原子弹轰炸的城市。

非核三原则

日本1945年宣布二战战败,是在广岛和长崎遭遇美国原子弹轰炸逼迫投降的立竿见影结果。原子弹受害的惨痛和惊恐,使得日本社会从二战结束开始,就根深蒂固地存在反对核武器的意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外祖父岸信介的政权1957年首次表明日本不持核武的原则,后经1958年台海危机中,俄罗斯前身苏联向中国提供核潜艇技术等来与美国为主的西方冷战,1960年日美修订《安全保障条约》,默许日本拥有防卫用途的小型核武,1963年日本还签署了美、英、苏等国制订的《禁止部分核试验条约》。

1964年中国核试验成功,日本佐藤荣作内阁提出持有核武的构想,但受到美国抑制,不过美国同时承诺对日实施核保护伞,致使日本安心。1967年日本政府开始有“不制造、不武装、不持有核武器”的设想,1971年佐藤内阁明确制订了“不制造、不持有、不引进核武器”的非核三原则,佐藤荣作也因此荣获诺贝尔和平奖。

未停的争论

但至今,因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都是持有核武的国家,周边中国、印度、朝鲜等也都先后发展核武,使日本该不该有核武,成为几十年来日本政党、政客之间不时的争议。

其中前首相宫泽喜一1991年就针对争议说,“对日本来说,核武器在技术上是可能的,财政上也不是什么难题”,说明日本坚持非核三原则还是基于政治因素。

日本战后长期执政的自民党里,主张拥有核武的政客不少,安倍是其中之一,他曾在2002年出任官房副官期间,在东京早稻田大学演讲中说:“为了和平,持有不超过最小限度的核武器,和一般武器一样不违宪。”

但日本如果发展核武,第一要说服国内高涨的反核民意,尤其是广岛、长崎两个倡导反核的地区来废除政府的非核三原则;第二是背离美国早期抑制日本拥有核武的政策和后期的核裁军政策,在美国遏制伊朗、朝鲜等开发核武器的形势中很难;第三是事实上会增大周边拥有核武的国家对日本的威胁。

非核武气候

2011年福岛核电站事故后,日本反核民意更趋高涨,各地反核电的示威已迫使日本政府核能政策陷于困境,遑论发展核武。但这不意味着主张日本开发核武的政客断绝此想,相当于航空自卫队司令的前航自幕僚长、现投身政治的田母神俊雄就提出导入核武分享制度,主张平时制造核武,战时提供给美国和北约等。

但社会反核趋势依然。安倍今年8月在广岛追悼原子弹被害仪式上未提非核三原则,立即遭遇舆论批评,3天后他出席长崎仪式时要特别追加解释“非核三原则是当然的国策”。

无论如何,日本不仅至今没有核武,而且选区在广岛的外相岸田文雄今年5月还在联合国推动基于《核不扩散条约》与核裁军形势,把广岛、长崎作为外国元首访日时的到访城市,以便增加世界对核武危害人类的认识,进一步推动核裁军。

安倍没显示积极支持的态度,主张核武的政客们至少在公开场合沉默,大家都知道,此一呼吁一旦成功,非核三原则在日本会是“板上钉钉”,没有了退路。

意外的反对

可是日本谁也没料到,岸田在联合国发出呼吁得到25国支持后,中国却坚决反对。傅聪说日本企图把二战加害国身份变成受害国身份。在中国反对下,联合国再研究《核不扩散条约》会议5月12日删除了日本呼吁的会议决议条款。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次日在记者会上被追问时说:“你问中国领导人会不会去(广岛、长崎)之前,我想问日本领导人去不去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日本主流传媒、舆论当时一片哗然,广泛认为访问广岛、长崎旨在加强仍在开发核武的国际教育并促进世界核裁军,与中日两国之间的南京大屠杀问题是两码事,中国不应相提并论。日本互联网上批评的声音更严厉,指责“堂堂大国竟是小肚鸡肠”等,而表现最失望的还是广岛、长崎的反核市民团体。

“霸权的表现”

傅聪这次指责日本可能开发核武器,各大传媒、舆论虽都报道,但已不再哗然。日本看出了中国刻意在国际舞台外交攻击日本,是日本回避不了的。只有《产经新闻》详细报道说:“国际原子能机构约50名对日审查官大多在奥地利维也纳总部,但一部分常驻东京的亚洲事务所,对日本是否和平应用核物质审查非常严厉。日本50座原子炉和再处理设施、研究炉全在审查对象之内,这样的审查结果中国还不相信。”报道还引述国际原子能机构秘书长天野之弥的话说:“中国大使何出此言不明,但在国际舞台如果不反驳就会被误解是默认,所以日本应继续向世界不断强调透明性。”

共同社《中国观察》周刊杂志总编辑坂井臣之助分析说:“傅聪指责日本可能核武装的发言是今年5月反对日本提议各国领导人访问广岛、长崎的动机延长线,是实施习近平政权在国际舞台攻击日本的外交政策。主要原因是日本与美国同盟,不像韩国投靠中国,所以成为目标。但作为半世纪前就拥有核武器的中国,攻击至今没有核武器的日本,无论怎么来看,都是霸权的表现,也是部分西方国家助长下升级的霸权。”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