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防火墙封经济学人,环时赞保护民族工业


美国时代周刊(左)和英国《经济学人》近期的封面(合成图片)

美国时代周刊(左)和英国《经济学人》近期的封面(合成图片)

北京时间4月11日,《环球时报》发表社评“西媒如此恨‘防火墙’,这很值得玩味”,称防火墙除了针对有害信息进行封堵外,也给中国本土互联网企业的发展赢得了时间。社评据信是对中国最近封锁《经济学人》和《时代》周刊网站的回应。

社评写道:“有两家美英杂志的网站在中国受到访问限制,《纽约时报》等与这些媒体就像大V相互声援一样,营造出指责中国屏蔽西方网站的舆论氛围。”

根据追踪中国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审查的网站GreatFire.org,从4月2日开始,《经济学人》的网站和它的封面文章受到全面封锁。可让用户下载杂志和阅读在线文章的《经济学人》移动应用也受到了封锁。从4月5日开始,搜索《时代》周刊的网站或该杂志的封面文章也频繁被重置,《时代》的移动应用仍可使用。

此前,两家杂志均发专题文章报道了习近平的集权和个人崇拜现象。

环球时报的社论没有提到这两本杂志的名字,也没有提到他们为什么被封锁。社评中还写道:“‘网络防火墙’重新巩固了互联网时代中国主权受到侵蚀的部分,它让西方肆无忌惮对中国做意识形态渗透甚至引导我们政治注意力的势头得到遏制,为中国学习使用互联网技术创造了相对从容的环境,为我们解决一些深层难题赢得了时间。”

环时社评的微博评论中,有网友吐槽:“所以是我们智商不够网上看点东西就不爱国,你们就强制禁了?对不起是我们人民不行。”“谁都知道你们封的是什么,谁出来说说巴拿马文件是怎么回事。”但也有网友表示,环时的社评说的有理,中国民智未开易受西方影响,且封锁外网能保护民族工业。

保护民族工业,防火墙计划外的副产品

上星期,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年度报告首次把中国通过“防火长城”屏蔽国际互联网网站的政策列为贸易壁垒,报告中指出,即使是与政治毫不相干的网站(如美国某家具企业的网站)也会被防火墙屏蔽,证明网路封锁不但是信息控制,而且形成了贸易壁垒。

对此,中国外交部4月8日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中国互联网蓬勃发展,为各国企业提供了广阔发展空间。中国吸引外资的政策不会变,保护在华外企各方面合法权益的政策不会变,为外企在中国创造良好经营环境的政策也不会变。我们希望各国尊重其他国家自主选择的互联网发展道路、管理模式、公共政策以及参与国际互联网治理的权利。”

不少网友也谈到防火墙(GFW)创造的贸易壁垒。微博自媒体@张七公子在博客中写道,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在受到GFW的贸易保护之后,有了极大发展。他说,美国互联网公司强大的研发能力和创新能力是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威胁,如果没有防火墙把这些成熟的企业挡在门外,百度、阿里巴巴等民族企业就无法发展起来。

针对防火墙保护了本土互联网企业的说法,网络安全专家、华盛顿某智库研究员吕先生表示,这属于“计划外的副产品”。吕先生说:“中国从2000年初就开始管控互联网,但是真正开始系统建设GFW是2009年以后的事情,主要是新疆7·5事件后,政府意识到Facebook和Twitter不管不行了。”

2009年,新疆“7·5事件”的组织者使用Facebook传递信息,这被认为是政府全面封锁外网的导火索。吕先生说:“所以你看中国为什么没有阿拉伯之春,因为工具没有了。国内的通讯工具都是给政府开后门的,你在里面说什么,只要公安、国保想知道,他们都看得见。”

吕先生认为,当防火墙建立起来后,谷歌、MSN等国外的网站和通讯工具不能用了,国内的用户自然需要替代品,“百度、微信趁机会就起来了。但是说建立GFW的初衷就是为了保护民族工业,我认为不对,最初还是为了信息管控。”

微博网友“Brunie邊”说:“当年新疆暴恐事件的时候,恐怖分子就是靠的fb联络,中国才会封了fb,还真以为西方是正义使者。”而“X_SSUPREMEE_X”则反驳道:“恐怖分子靠电话联系,是不是就要禁止电话?靠口头传递信息,是不是就要缝了大家的嘴不许说话?” X_SSUPREMEE_X还说:“你不想看,就可以禁止别人看?我很不喜欢吃香菜,但我坚决反对立法禁止卖香菜,不要把大家都想和你一样。”

防火墙保护了巨头,害了用户

网络封锁在给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巨头成长空间的同时,也造成了诸多弊端,其中之一就是大公司垄断对普通用户权益的侵蚀。

例如今年初曝出的百度“卖贴吧”事件。今年1月,百度将“血友病贴吧”原吧主撤换,封禁了其发言和管理贴吧的权利,同时引入了自称“陕西医大血友病研究院院长刘陕西教授”的“血友病专家”成为新吧主。后来,新浪科技转载知乎网友的帖子,显示除了血友贴吧外,不孕不育、糖尿病、癫痫等热门疾病的贴吧均被引入商业合作。百度把这些贴吧以十万到几十万的价格卖给一些医疗保健机构,在被出卖的贴吧中,充斥着各种保健品、小医院的广告,百度则与这些贴吧的运营者分享盈利。

消息爆出后,舆论一边倒谴责百度,百度随即解除了血友病等热门疾病贴吧的商业合作。百度副总裁陆复斌在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承认卖贴吧事件的根源在于“我们在监管上出现了判断错误”,而百度总裁李彦宏除了一周之后在一个论坛上简短提及“我们会非常深刻的反省”之外,并无其他回应。

其实近年来关于百度的争议不绝于耳。2008年,央视就曝光过百度“竞价排名”的商业黑幕。竞价排名是指企业付费给百度公司,百度公司无论企业信息真实与否,根据付费高低将其商品的广告在搜索页上排名。据央视《新闻30分》报道,该台记者用“肿瘤”作为关键词在百度搜索时,排名第一的网站为“中国抗癌网”,但其首页介绍的所谓“中国中医科学院肿瘤学首席专家、资深教授”白希和,却查无此人。

事后,百度总裁李彦宏说表示,“提供广告主资质并非中国法律要求,另外搜索引擎或许不应该为网络信息真实性承担责任。”他还说:“竞价排名不会伤害用户体验。”

2010年,武汉警方破获了一系列假药案,犯罪嫌疑人透露,其假药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蔓延到全国各地,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利用百度的竞价排名政策,付高价给百度使自己的假药广告排在搜索结果前列。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百度公司业务员主动上门邀请这家假药公司参与竞价排名,而销售假药的人立即利用了这个机会。犯罪嫌疑人甘俊波介绍,竞价的费用大约是三十万,而总销售额则为四十多万。这意味着,这个制售假药团伙把销售收入的四分之三交给了百度公司。

身份认证为心脏外科医生的知乎用户咖喱鸡说:“百度目前最可怕的地方:在互联网时代,它已经成为了绝大多数百姓心中的权威,就像以前的电视、广播一样……有时候想想也很悲哀,上百万像我一样的普通医生没日没夜的工作,一年也不过能救治几百几千人。而百度为了kpi的决定,就能轻轻巧巧地把病人对医生的信任毁于一旦。”

然而,尽管争议不断,百度搜索的市场份额仍然高居榜首。据中文网站统计分析平台CNZZ的年度报告,2014年2月百度搜索的市场占有率为58.13%,虽然与2013年相比略有下降,但仍然遥遥领先360搜索(24.99%)、新搜狗(11.89%)等搜索引擎,排在第四的谷歌搜索只占1.38%,之后的必应、雅虎等都不到1%。

北京一家主要做互联网业务的风投公司的一位分析师向美国之音表示,百度卖贴吧、竞价排名等行为主要是钻了立法的空子,但是面对一家独大的百度,用户也没有什么其他选择。这位分析师还说,“阿里巴巴也是一家独大,现在很多中小互联网企业都有阿里巴巴的投资,政府就算真的要管,也不好办。毕竟(阿里巴巴)是纳税大户,而且自己公司就有几万员工,间接提供的就业就太多了。”

网络封锁面前,人人不平等

环时社论“西媒如此恨‘防火墙’,这很值得玩味”的微博评论中,有一些网友称即使有GFW,想上外网也只不过是“翻个墙的事”。网友o貓寶o说:“以前觉得有墙不自由,现在觉得有墙更好,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不想看,而且翻出去分分钟的事,有墙没墙无所谓,但如果有墙能让我们变得更强大,我愿意有墙。”

然而,实际上最近几年出台的各种网络管控新政策导致翻墙的难度不断提升。许多科技博客上都提到,中共十八大期间,GFW成功封锁了OpenVPN;2015年,人气颇高的Astrill VPN通知用户“因为 GFW 升级,使用 IPSec、L2TP/IPSec协议的设备将无法进行正常访问”。每逢两会、六四前后等敏感时间,VPN的封锁就会升级,翻墙体验随之变差。

由于技术上可以监控到链接VPN 的具体IP地址,对敏感地区和人群进行“点对点”控制也是可能的。2015年《纽约时报》曾报道,新疆一些VPN使用者被警方关停了手机服务。受访者称自己并未用VPN浏览敏感内容,只是上了图片共享的社交网站Instagram和境外购物网站。这些人也并未被拘留,只是收到短信“由于接到警方通知,我们将在未来两小时内依法关闭您的手机号码。如有任何问题,请尽快与您所在地区派出所的网络警察联系。”当他们联系警方解锁手机时,则被告知不许再用VPN。

暂时没有消息表明,这样点对点的严格的监控已波及内地普通网民。然而,随着网络管控立法的完善,也有网友担心以后会看到有人因使用或提供“非法VPN”而被指控或逮捕的消息。

GFW给商业利益网开一面

与普通民众翻墙越来越困难相比,大公司则受到了政府的“特殊照顾”。美国之音记者了解到,互联网公司、大型国企、券商、保险公司等,向政府申请备案后都可以向员工提供VPN。

据了解,华为公司员工如果因工作需要上外网,可以向公司申请VPN,上Google、Github等研发相关的网站。华为公司的一位产品经理对美国之音记者说:“申请VPN还是很容易的,填个表就好了,研发部的同事几乎每个人都有。”

百度、腾讯和微软中国的情况与华为类似。微软中国一位员工对美国之音说:“你用公司的VPN上网,当然是要做和工作相关的事。真有人上不该上的网站或者说了不该说的话,公司自然会找得到你,也不用政府来管。”

记者问其认为网络封锁是否影响了他的正常工作,这位微软员工说“影响很小”。同时他也表示,防火墙对商业上比较依赖的网站常常网开一面,比如提供云计算服务的亚马逊AWS就一直没有被封锁。

记者了解到,由于政府没有把亚马逊AWS全面屏蔽,一些被封锁的网站(如纽约时报中文网)会将镜像网站建在AWS上,短暂绕过网络封锁。网络安全专家、华盛顿某智库研究员吕先生向美国之音表示,“政府宁愿麻烦一点,让censor(网管)一个一个去搜索然后屏蔽那些它不喜欢的网页,也不愿意把AWS整个封锁,因为商业代价太大。”

另外,针对网传涉外酒店可以上外网的说法,美国之音记者以境外商务旅客的身份采访了北京东方君悦、北京金融街洲际酒店、上海豫园万丽酒店等涉外酒店,得到的答复都是否定的。几家酒店的值班经理均表示只要是国内不让上的网站,在酒店都没有办法登录,政府也不允许酒店提供VPN服务。

环时支持网络封锁,却给翻墙大战点赞

《环球时报》和胡锡进对于网络封锁的立场一直飘忽不定。今年1月底,台湾艺人周子瑜因被曝出先前参加韩国综艺节目时与中华民国国旗同时出镜而引发争议,事后周子瑜道歉,引发两岸网友笔战。百度贴吧中人气最高的“李毅吧”(也称“帝吧”)有中国大陆网民发起“攻陷台媒脸书粉丝团活动”,翻墙在FB周子瑜、蔡英文、罗志祥、台视新闻等页面上发起“表情包大战”。帝吧网友之间共享翻墙方法和VPN账号,据信参与者多为90后网民。

“表情包大战”后,《环球时报》发表了题为“不必夸张‘帝吧出征’的两岸负效果”的社论,称“(表情包大战)挺新鲜,还让人看到大陆设的所谓‘网墙’并非密不透风,真想出入它的人们做到这点并不难。” 至于这种使用VPN翻墙的行为是否违法,中国封禁外网是否合理,环时并未提及。

而几乎同一时间,外媒曝出中国政府收紧VPN控制,《环球时报》在英文版引述一名网络安全专家的话称VPN影响了中国的网络空间主权,“可以被用作达成某些不明目的的捷径是一定要被封的,即使封掉可能会影响其他使用得当的人。”

2014年底,在评论Gmail邮箱服务被封锁时,环时写道:“中国出于单一的安全考虑封Gmail不太可信,当中大概有外界未必很容易猜透的蹊跷"。然而所谓"蹊跷"是指什么,文章没有具体阐述,只是泛泛地说:“若Gmail是中方封的……,那就应接受停用现实。”文章还说:“我们只需相信,国家的互联网政策是有逻辑的,它在围绕中国社会的根本利益制定并运转。”

今年2月,环时主编胡锡进又突然在微博上呼吁中国应该“广开言路”,网友只能扶额:“难道胡编被盗号了。”

也有评论人士指出,胡锡进的环球时报经常刊登只有上外网才能看到的新闻,说明胡编自己也在翻墙。自己翻墙得到了信息,再经过筛选、解读后,登在报纸上给不能翻墙的民众看,不能不说有“愚民”的嫌疑。

此外,在中国封锁脸书的情况下,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中国国航等官媒和国企纷纷在脸书和推特上建立官方账号,可见奉行双重标准的不止环时一家。

北京邮电大学前校长、被称作防火墙之父的方滨兴,在2011年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承认自己有6个VPN账号,不过他说自己用VPN是在测试VPN和GFW“哪边能赢”,并说自己“对那些乱七八糟的所谓反政府的信息并无兴趣。”

日前,方滨兴在哈尔滨工业大学演讲时,试图以韩国也建设网路防火墙来为GFW辩解。但当他想点开相关网页论证其观点时,却被GFW屏蔽,只好在众目睽睽下连上VPN“翻墙”,场面尴尬。微博和推特上相关消息下面有网友刷屏:“我只想说,祝病魔早日战胜方校长。”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