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何清涟:中国财政危机:距悬崖还有一公里


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 (左)与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星期五在上海召开的20国集团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会议上 (2016年2月26日)

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 (左)与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星期五在上海召开的20国集团财政部长和中央银行行长会议上 (2016年2月26日)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最近,中国崩溃论再起,悬崖、危机、崩溃等过去由境外势力垄断的词汇都出现在公开言论中。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崩溃论的主力是中共自家人,“境外势力”只有章家敦在预测中国离崩溃不到半年。最重要的是,这次预言危机的人当中,有个重要人物,那就是中国现任财政部长楼继伟。

楼财长发警告:离悬崖还有一公里

2月26日上午,中国财长楼继伟在G20结构性改革高级别研讨会的分会场——“OECD经济政策改革‘力争增长’”上发表简短演讲,提醒各国,越推迟结构性改革,改革空间越小,别等到站在悬崖边再改革。

作为中国财长,楼继伟当然知道要如何保持“政治正确”。他表示,中国比较有幸,还比较有改革空间,但中国也有许多问题。他还发表心得:空间是在变化的,越推迟结构性改革,越侵蚀改革空间,好比让自己站在悬崖边上。“一个人可以掉下悬崖,但是一个国家掉不下去,所以我们只能承受痛苦。最好离悬崖还有一公里就预见到,加紧改革,不要等到最后1米。”楼财长强调,大家往往更关注短期的问题,这没有错,但是更加需要关注长期和短期的问题。

内行听门道。楼财长很聪明地将中国问题放在全球问题当中来谈,但实际上他预想的重要听众是国内比他更有决定权的最高领导层。目前正值国内舆论空间步步收紧,各类经济数据的颁布都要审查后才能发表,一心为党国着想的任志强因说了一句“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花的是党费吗?”算触了今上“媒体姓党”的逆鳞,此时此刻正在经受网络大字报狂风暴雨般的洗礼,还有可能被开除出党、上央视认罪亮相。因此,即使贵为一国财长的楼继伟,也只能借国际会议发出警示。

财政部是中央的钱袋,从政府公务员的工资、军费、公共安全支出、西藏、新疆、西北等动荡不安的少数民族地区的高额财政转移支付,以及全国各省市的主要公共支出如教育、医疗、养老等,几乎就全靠它了。楼财长职司是管理中央财政这只钱袋,他提到的离悬崖一公里的危机,当然主要指财政危机。而且他还说了,“空间是在变化的”,各国有幸离悬崖还有一公里,亦即1000米,那么中国每天那距离是缩短1米、2米还是更多?是缓慢前行还是快速滑行?这就得看中国的改革举措是否有效了。

国家账本显示财政安全有问题

国家财政部的收入支出明细帐就是中国的国家账本。目前这本国家账本已经收不抵支,财政困难确实已显山露水。以下三条消息放在一起看,就可以嗅出危机味道:

一、2015年财政赤字高达2.3万亿。2016年2月1日,每日经济新闻刊发《2015年财政赤字达2万亿 2016年平衡收支恐更难》,其中提到,2015收支差远超预期。2015年全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高达15.22万亿元,同口径增长仅为5.8%,增速创自1988年以来新低;但同期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高达17.58万亿元,同口径增长13.17%。收支相抵后,2015年中国财政赤字突破2万亿元,达到23551亿元,且高于年初预算数字7351亿元。

二、2016年1月财政收入同比下降0.7。据财政部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1月份中央政府支出为8387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的7512亿增加11.6%。1月份中央政府收入为7256亿元,较去年1月的7305亿元略减0.7%。1月份赤字1131亿。但考虑今年经济下行之势,今后数月内增加财税收入的可能性不太大,财政赤字将继续增加。

三、县级财政捉襟见肘。官方数据显示,2015年前11个月,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同比下降29.2%,各地土地财政难以为继。据财政部调查,2015年,国内至少有21个省的基础养老保险增长率出现负数,不少地方养老金出现穿底现象,养老保险基金濒临破产边缘。官方承认的养老金缺口达1万亿,但实际情况远比这严重。过去,养老保险基金出现入不敷出情况,通常会靠地方财政补贴,但现在不少县连政府工作人员的工资都发不出,政府本身就有巨额负债问题,养老基金的运行尤如黑洞,将不断蚕食中央政府财政结余,同时令国家债务规模进一步膨胀。

那么,离悬崖一公里之时,中国财政改革的第一刀举向哪里?其实关心中国经济的人应该知道,养老保险体制改革是第一刀。

中国财政改革的第一刀

目前中国进入人口老龄化高峰,60岁以上人口占人口比例接近15%之时,养老保险缺口与社会安定相关。如果有法可想,中国政府不会动这一块。但由于企业破产潮还在继续,为了让剩余的企业能苦撑下去,万万不能加税,否则全玩完。增收既然无多大腾挪余地,减支就成了唯一可行之法。

养老保险体制改革去年就开始了,大概这就是楼财长讲的“距离悬崖一公里”的时点。2015年1月,国务院发布《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决定》;3月6日,楼财长在记者会上端出了改革方案,称养老保险将采用三条支柱,社会养老保险+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个人购买的商业健康、商业养老保险。10月,“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改革”政策出台。11月初,中央公布的“十三五”规划建议要制定职工医保退休人员缴费的法规;2016年1月初,楼继伟在《求是》杂志上发表文章,明确表示政府正在研究制定职工医保退休人员缴费政策。《第一财经日报》据政府部门数据测算,以2015年底全国退休人员的平均养老金月2250元为缴费基数,按照当前8%的医保总费率(单位缴费6%、个人缴费2%),退休人员需要缴纳的平均额度为每人每月180元。

为什么要选在民生这块?这点掰开说很简单:政府工作人员的工资不能少,事关干部情绪;军费与公共安全支出,事关政权安全。只有民生方面,砍几刀问题不太大,最多就是发牢骚,写点段子骂骂政府,反正老年人的造反能力也不强。

中央政府要看紧钱袋的决心,可从刘源被任命为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一职管窥一二。中国政府两只钱袋当中,央行管发钞票,财政部管花钞票。中国各省尤其是经济欠发达的省区,一向拿着本省的钱袋从财政部的口袋里哗哗地接银子,“跑部钱进”是要务。但今年不比往年,财政赤字高达2.3万亿,央妈不得不扎紧钱袋口。刘源从未在财经口任职,如今被任命此职,要的不是他的专业经验,而是他的太子党要员身份。他的到任,等于财经口大门前放了一根顶门闩:今后财政部难以招架各省要钱的苦情陈诉,可以推说:这是人大财经委定的盘子,有事找它去。有人说,人大财经委是个闲差,这话是忘记了中纪委走红的命运:在王歧山到任之前,中纪委也是个喝茶看报消闲度日的衙门。

财政安全是政权安全的保障

谈危机的文章不止一篇。安邦咨询2016经济研判内部讨论稿有意公开发表,其中提到的问题有:政治压力空前、政策文件失灵、大部分所谓金融创新是瞎胡闹、贫富差距影响社会稳定。三、四线城市的领导今年要以“稳”为主,搞好两点:安全不出事,运行要稳定。城市不能断水、断气,出了大事更是不行。老邓经济茶馆则写了篇《我,已经嗅到了崩溃的气息》,从人民币大放水谈到人民币币值剧贬,甚至预言3月份人民币汇率可能会剧烈跳水,外汇市场崩盘有可能。

早在2003年,我就在《威权统治下的中国现状及其前景》中说过,财政安全是一国政治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中国所有的危机因素早就埋下并逐渐严重化,但只要导致政权崩溃的即期因素,比如统治集团内部矛盾(极端表现是政变)、外敌入侵、社会内部强有力的反抗不同时出现,发生危机共振,中共政权就不会崩溃,而中国则会在20-30年内维持溃而不崩之局。

本文所列举的国家账本上的几个大数,仅仅只是开始。能否在距悬崖一公里的距离内完成卓有成效的财政与金融改革,应该是中国政府现阶段的头等大事。事实上,中国政府并非坐吃等死,笔者接下来将分析目前已现端倪的危机应对准备工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