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贺卫方:党员有权就时政发表异见

  • 美国之音

中国知名宪政学者、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建议公开共青团编制,取消其经费的微博引发巨大反响,民间支持者众多,官方反对者表示强烈愤慨。贺卫方教授随即发表公开信,与共青团官员展开论战,就他的建议以及随之引起的党员究竟有没有权利就时政发表不同看法等问题进一步表达了他的观点。今天我们请到贺卫方教授接受我们的连线采访,请他就这些问题发表看法。

主持人:贺教授您好。您的建议,要求公开共青团编制,取消经费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了巨大反响。请问您为什么提出这样的要求?

贺卫方:其实我对于中国整个的国家的治理模式一直以来有一种不满。因为这种国家治理模式严重地混淆了政党与国家,社会组织与政府之间的一种基本的界限。像共青团这样的一个组织,他们其实完全就是一个社会组织,一个必须要自己来负责经费筹集,自己来进行管理,而不是依附在国家政权之上的,靠纳税人的经费来供养的组织。所以我过去曾经提到过政党登记问题,现在我觉得共青团的问题也是一个特别严重的问题。当然这个问题跟你刚才提到以前的某些人的观点有关系,在商榷的过程中,对这个问题进行了一个更系统的阐述。

主持人:您是一名中共党员,但却经常发表一些与中共官方不同的观点,成为著名的持不同政见者,这些年来您就没有受到中共党的组织整肃吗?

贺卫方:没有。其实你知道,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中共共产党其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文化大革命这样一种严重的历史悲剧,非常恐怖的历史悲剧,给中国共产党人留下了一个非常深刻的历史教训。那么否定文化大革命,平反冤假错案和后来慢慢的思想越来越解放的过程中间,在邓小平时代的中国共产党特别强调的是,要强化党内的民主。有一个叫中国共产党党内民主生活若干准则的月刊(《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就是要强调必须要避免过去的个人崇拜,避免以前那样非常可怕的万马齐喑,或者说大家一起歌颂领袖的状态。

所以我自己总觉得,现在的时代,我这样的一个党员比较特殊。我不只是一个党员,我也是一个学者,一个法学的教授,我有责任把我从法学的角度去理解的基本的道理,不仅向全党,更向更多的公民表达,让大家能够理解法制基本的道理,比如权利义务之间的平衡,要行使权利,必须要承担义务。

贺卫方2006年在华盛顿留影 (美国之音记者致远拍摄)

贺卫方2006年在华盛顿留影 (美国之音记者致远拍摄)

主持人:在您发表这次观点之前,也是中共党员的中国房地产大亨任志强提出反对党媒姓党的意见,结果他的社交媒体平台被封。有舆论说,您现在跳出来是接任志强的棒,前赴后继向党发难,您怎么看这种说法?

贺卫方:我觉得没有。我跟任志强先生也很熟悉。我觉得他也是非常建设性的,我个人也是非常建设性的。我觉得我们必须要推动政党走向真正的民主化,真正地尊重宪政、法制、民主这些最基本的价值。在北京的街头到处都可以看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是新一任中央提出的一些最基本的价值,这些价值里面包含的民主、自由、平等、法制这些价值。我觉得我们没有要做一些具有破坏性的工作,我们想努力地推动这个国家和党朝向一个更加美好的方向去发展,能够走向我们社会主意核心价值观所追求的方向。

主持人:那位共青团官员说您——意思是说——您人在曹营心在汉,要求您退党。您是如何回应的?换句话说,中共党员究竟有没有权利,或应不应该发表与党组织立场不同的观点呢?

贺卫方:最大的问题在于,如果说开除党籍,或者是退党,你是否认同这个党?这个党是否逐渐走向真正的民主, 真正的宪政?我觉得这点是我考虑的非常严肃的一个问题。我相信中国共产党逐渐地可以通过某种和平性的推动,通过意识形态的改造,能够走向民主,走向我们心目中希望的特别良好的社会秩序的建构。所以我完全不认为,我因为批评了某种现行的政策,或者对某些领导人提出尖锐的批评,就必须要退党,我真的不认为是这样的。

主持人:感谢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在北京接受我们的连线采访。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