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专售中国禁书香港书店店东等四人神秘失踪


位于香港铜锣湾闹市区的铜锣湾书店,以专卖中国政治禁书闻名而吸引许多中国游客。近期,这家书店的出版商老板和几位员工却被发现突然失踪。随着更多情况的对外披露,该事件正逐渐发酵,引起了媒体广泛的关注。

海外博讯网今年11月6日根据消息首先披露,1964年出生、85年毕业于北大历史系的铜锣湾书店老板桂民海,10月17日与一位男子离开位于泰国芭提雅一处公寓大厦后失踪。后来外界证实,桂民海失踪后不久,拥有铜锣湾书店的巨流传媒公司的总经理吕波、业务经理张志平和书店店长林荣基,也大约在10月23日前后失踪。

巨流传媒公司一位股东的丈夫、目前帮助打理书店的李先生星期四晚对美国之音表示,吕波失踪前一个星期因背痛返回深圳休养,张志平回东莞探望家人。公司电脑记录显示,林荣基23号还将书店营业收入结账,24号以后就没有了营业纪录。书店几天没有开业。目前,无人了解林荣基是如何失踪的。

李先生表示,在朋友的敦促下,林荣基的太太11月5日晚已向香港入境处报警,而入境处人口失踪组的警员在港媒曝光事件后,才派人在11月11号到巨流公司问话,走了一下正常程序。此外,在媒体11月6号曝光失踪案后的当天下午,林荣基的太太曾收到相信是林荣基本人的电话,称很安全,过一阵子回来,不要担心,然后挂线。

与同时是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的桂民海相识几十年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诗人贝岭星期五对美国之音表示,桂民海失踪后的11月3日,曾有包括一名讲泰语的四名男子突然到访桂民海居住的公寓大厦。桂民海还特别致电公寓物业管理处,要求允许这些人进入他的住宅单位。但是,当这四名男子准备把桂民海寓所内一台电脑拿走时,物业管理处人员坚决制止。

贝岭介绍最新情况时说:“最新的消息就是他11月10号,我报警以后吧,马上他又来电话。我们就发现哈,只要他的消息见一次媒体,他后面控制他的人就会让他打电话。这次的电话是他唯一一次最慌的电话。(公寓)大楼的经理问他,到底你在哪儿,都是用英语交谈的。结果他就回了一句,他跟几位朋友在弄电脑。那之后他就不说,就挂掉了。”

一直关注桂民海失踪案的贝岭分析说,很显然,桂民海的这句话告诉外界,控制他的人在力争从得到的他的电脑拷贝里面找出有用的信息。

贝岭说:“那显然,他说了这句话,我的判断就是说,他们把他的电脑拷走了嘛,电脑没带走,但电脑内容拷走了。我觉得他们在抢时间,他们是不是,这个人还在柬埔寨,先把他大量的审问,来想办法知道,电脑里这些东西的来源。”

1994年创办的铜锣湾书店,规模不大但名气响亮。去年,经营该书店20年的港人店主林荣基,将书店卖给了“巨流传媒有限公司”,但留任店长。巨流传媒有限公司数年前由瑞典籍的出版商桂民海等人创办,专门出版有关中国政局揭秘的书籍,种类很多,遍布在尖沙咀、旺角、北角、铜锣湾的报摊和一些书店。桂民海和总经理吕波等三人持股,另外聘请张志平任公司业务经理,帮助打理书店等业务。

贝岭表示,鉴于他出版书籍的种类,桂民海在香港非常小心,与政治圈、出版圈,甚至香港的朋友几乎切断关系,从不露面,但他的失踪很有可能与出书有关。贝岭强调,因为没有证据,他不能点出绑架他的国家的名字,只能说“神秘的力量”或“神秘的国家”在控制着他。

他说:“阿海(桂民海)出的这些书,早就是国家的最大的威胁了。出书这个,在香港的威胁里面,他慢慢就跃居香港的首位了。出了太多的这类的书了。他出书和编写书的能力是,他是哥德堡大学历史系的博士,专业能力上非常好,一个挖内幕的人。”

为安全起见不愿透露名字、目前帮助打理书店的李先生表示,外界猜测桂民海失踪与出书有关,他也这样认为。而且,桂民海失踪前确实有写电邮给印刷商,称会传送书本草稿,准备印刷新书,但不知道内容。

近期在铜锣湾书店帮忙看店的香港多产作家胡志伟星期四称,桂民海失踪前准备出版一本有关习近平主席内幕的书。

另外,贝岭还透露,桂民海在德国的妻子在得知他失踪后,精神压力极大,不希望海外的民运朋友介入案件,担心会让事情更糟,而桂民海在英国读书的女儿则愿意合作,准备出面向外界呼吁关注她父亲的状况。

贝岭说:“我们要做的下一步就是,第一,要保护(桂民海)那个电脑不再被拿走。我们(向泰国)报警这个事儿,公布就是要阻吓这个国家力量再去。呼吁这个部分,其实该做的都作了。最重要的他的家人也开始直接向瑞典外交部,要求他们直接介入了。这里面是很重要的,就是说,媒体的记者在公开的场合,向各个国家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上直接询问这个事情。”

香港五七学社理事长、经常出版有关右派问题及其他中国政治书籍的出版人武宜三,星期五对美国之音表示,铜锣湾书店多人失踪案进一步对香港的言论和出版自由起到肃杀作用,给未来出版有关中国的政治书籍增加了一定的心理压力。

他说:“心理上会受到一些压力,气氛,肯定会有的,再加上现在世道不好,对出版业,对(禁书)零售业有很大的影响,都受到了一些压力。总的来说,对环境的影响是有的,很悲观了。”

香港多位出版中国政治禁书或杂志的商人,近年来先后在中国大陆遭遇麻烦。曾出版大量“敏感时政书籍”的晨钟书局出版人姚文田,2013年10月在深圳被捕。73岁的姚文田2014年5月在深圳中级法院以“共同走私普通货物罪”,一审判处10年徒刑、罚款25万元人民币。外界分析,姚文田被判刑是因为他此前计划出版由流亡美国的作家余杰撰写的《中国教父习近平》一书。

随后,2014年5月底,香港两本时政杂志《新维月刊》和《脸谱》的经营者王健民、呙中校在深圳家中被警方带走,被拘一年半后上星期以“经营非法出版物”的罪名开庭受审,目前在等待判决。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