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香港学界另办六四论坛强调本土


香港11所大专院校学生会举行记者会合办六四论坛

香港11所大专院校学生会举行记者会合办六四论坛

在过去27年每年坚持举办全球最大规模纪念六四事件的香港,维园六四烛光晚会成为香港人政治启蒙的催化剂。不过,争取真普选的雨伞运动失败后的香港一代大专学生,带着民主运动的挫败感,逐步转向排斥中国的本土主义思潮,今年决定与主办六四烛光晚会的支联会决裂,另办以讨论香港本土和未来前途为主的论坛。坚持以“建设民主中国”为纲领的支联会多年倡导的“毋忘六四薪火相传”陷入危机。

香港大专学界主要组织学联曾是港人声援八九民运和抗议六四屠城的先锋。不过,学联不久前以不再认同“建设民主中国”纲领为由,宣布退出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并不再参与维园六四烛光纪念晚会。

随后,雨伞运动后率先退出学联和不再参加维园纪念的港大学生会再次表明,将自行举办论坛,探讨本土主义和香港前途。表态个人支持港独的港大学生会会长孙晓岚星期三在参加商台节目时表示,烛光悼念六四对这一代年轻人没意义,将精力放在“建设民主中国”的空想上,会阻碍争取香港民主和“自决”。

此外,包括中大、科大、浸大、树仁、公大等11所大专院校的学生会,星期三举行记者会,宣布在中大合办“六四论坛”,不设悼念六四的环节,嘉宾主要是支持本土理念的政治人物,重新探讨六四对港人的意义和价值,立足本土,构想香港未来,不再跟随支联会的“建设民主中国”理念和对中国人身份的认同。因故无法参与合办论坛的理大、岭南和教院将另办活动。这样,15间大专院校将全部缺席支联会的六四集会。

据港媒报道,中大学生会会长周竖峰星期三表示,支联会的“建设民主中国”和“追究屠城责任”,不是港人的必然责任,“结束一党专政”也与香港民主没有必然关系。不过,周竖峰否认学生不认有责任追究六四屠城,但选择六四晚办活动是“消费六四”的说法,强调举行六四论坛是要让港人认清六四史实,继而讨论对港人未来的意义和影响。

有学生代表在记者会上多次批评支联会。树仁外务副会长廖俊升炮轰支联会主席何俊仁早前“有心悼念应来维园”的说法如“维稳”,是“羞辱民主两个字”。他表示,六四并非宗教,支联会也非教会,质疑为何六四晚会一定要去维园。

明报报道说,学生代表的一些说法引起网上激辩。和平占中运动发起人之一的中大社会学系副教授陈健民在脸书上留言说:“因为你们画句号,今年特别想去点起烛光”。

在2014年雨伞运动中表现令人刮目中六生刘泽,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不赞同学界退出支联会主办的六四烛光晚会纪念活动,因为不论政治理念如何,悼念六四对港人来讲是一个道义的问题。

他说:“我不理你的政治思维怎么样,我只是想悼念六四而已,悼念那些大学生。但是你又要说支联会什么什么的,然后我不认同你。现在不是说政治的时候,你去悼念它(六四)嘛。他们(学界)连这么简单的东西都分不清楚。”

据报道,有分析认为,大专学界如此剧烈转变的一个原因,是年轻人曾高度投入争取特首真普选的雨伞运动,却换来失败和失望。面对几十年民主回归的挫败和对北京威权的无奈,年轻人变得偏激,转向排斥中国的本土思潮。而转向本土的学界,借助六四表述应与中国大陆切割的必要性,以确立有别于主流民主派的新政治路线。

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表示,反大陆化、本土思潮和港独现象是特首梁振英上任后才出现,北京认为在雨伞运动中获胜,但却忽视了一代年轻人已对中央抗拒,对中国越来越疏离。蔡子强认为,北京应该担心的不是20万人出席六四晚会,而是没有人去,因为这反映了新世代年轻人与中国切割、一刀两断的心态。

香港作家、前开放杂志执行主编蔡咏梅对美国之音表示,港人悼念六四是出于对普世价值的认同,争取香港的民主,不能脱离现实的与中国切割。

她说:“对六四的态度,这不是一个什么纯粹的‘大中华胶’啦这样一个解释,实际上是香港人对一个正义事业的支持。但是,现在呢,香港对这个国家认同越来越完全发生另外一个趋向。我个人是不太认同的,就是说,即使你香港要独立,你也不能说对发生在罗湖桥那边的,就是说,跟我不相关;即使为了香港本土的利益的话,你也不能够不去努力地促进中国民主化的实现。”

蔡咏梅表示,香港学界的本土思潮有很大的对中国反弹的情绪化的东西,而不是理论化的探讨。但是,反过来,北京也应该反思回归近19年来,香港产生如此强烈本土、自治,甚至港独思潮的原因,是剥夺了基本法保障的港人真正的普选权利。

她说:“照理说,回归了,香港人应该是中国人的情节越来越深,现在看来是相反的。那么是你北京的所有那些政策是完全失败了。回归前还没有一个独立的问题,现在就浮出来了,这个呼声越来越强,尤其是表现在年轻人身上。你想年轻人是未来的嘛,如果年轻人是这个取向的话,真是我觉得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了。”

有报道说,雨伞运动时期的学联秘书长周永康表示,伞运后,年轻人受本土思潮启蒙,对泛民政治路线的失望和反弹、难以撼动北京的无力感,以及对香港前境的焦虑与不安,都让他们排斥具有“大中华情结”的主流民主派,倾向全盘否定他们的所有政治观点。

前支联会主席、现任秘书李卓人议员表示,声援六四本身就是香港本土运动,无须把六四和本土对立,悼念六四不一定要认同爱国,未来会向年轻人继续讲解六四与民主的论述,并与新生代对话。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