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社会主义天团“56朵花”如何成了骗子?


保安人员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前站岗(2016年3月4日)。2016年5月2日中国的“56朵花”少女合唱团在人民大会堂演唱红歌

保安人员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前站岗(2016年3月4日)。2016年5月2日中国的“56朵花”少女合唱团在人民大会堂演唱红歌

“56朵花”少女合唱团在人民大会堂的红歌演出似乎已变成了一场政治闹剧。据报道,被中国歌剧舞剧院和北京市西城区文化委联合“打假”的“中央宣传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传教育办公室”(以下简称“社宣办”)此前已组织过至少两次大型活动,有政府官员和众多媒体参加。

目前中国互联网上关于“56朵花”的报道已多被删除。

5月2日,“‘在希望的田野上’——大型交响演唱会”在人民大会堂上演,由号称“社会主义天团”的“56朵花”少女组合担纲。此前,新华社等多家官媒都刊文宣传该演出,广告海报也频频出现在北京街头、地铁和公交车上。然而5月6日,演出主办方中国歌剧舞剧院突然在官网上发表声明,指合作方虚构“中央宣传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传教育办公室”,称要“依法追究有关人员的责任”。

随后,北京市西城区文化委员会也发表了声明,称4月7日准予中国歌剧舞剧院申请举办该演唱会,然而5月2日演唱会举行时,“申请方违规增加演出主办单位,虚构‘中央宣传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传教育办公室’”。声明称西城区文化委将“依法依规严肃查处”。

两份声明中的“合作方”和“主办方”都是指哪些单位?被指虚构的“社宣办”在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这些问题目前都是未知数。

官媒《环球时报》6日发表评论文章称“不相信演出有官方背景”。然而,根据北京传媒学者乔木发表在东网上的评论文章,演出现场还有中宣部几位司局长致辞亮相,表示要启动“惠民工程”等。

“56朵花”组合的团长陈光对媒体表示,“我们只是演员,负责演出,不了解主办方的情况,后面发生的事情不是我们能回答的,我们也没有预谋,组织什么”。

“56朵花”到底是什么花

“56朵花”是中国大陆的一个主旋律少女偶像组合,成员为16到23岁的女生,于2015年5月首次亮相。根据当时的宣传稿件,“56朵花”是文化部下属的东方文化艺术院宣传部分管单位。

在这次引起风波的红歌会之前,“56朵花”已经进行了多次大型演出。比如,2016年湖南卫视的小年夜春晚上,“56朵花”登台演唱了歌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新红歌《不知该怎样称呼你》。

2015年7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下属的“无界新闻”采访了“56朵花”文工团团长陈光。陈光当时表示说:“56朵花”使命在身,愿做文艺体制改革的排头兵,志在传播国家形象,弘扬中国文化。

在采访中,陈光对中国青少年追求日本、韩国的流行文化表示不满,并说“56朵花”的使命是争夺文化话语权,“培养最纯净的中华少女”。

陈光还说,应该把“歌唱民族、歌唱国家、歌唱党、歌唱人民”融合起来。面对一些网友的质疑,陈光回应称相信自己的组合有“不少于一亿人的支持”。

不久之后在接受凤凰网的采访时,团长陈光和副团长刘彦希表示,“56朵花”的纪律是不允许团员夜不归宿,不允许“接触复杂的社会人士”,也不允许谈恋爱。

当时两人均不肯透露乐团的老板究竟是谁,不过陈光保证道:“我们肯定是有政府部门的参与和支持。”

今年4月,《Vista看天下》对“56朵花”做了深度采访,其中提到“56朵花”组合为湖南卫视小年夜春晚排练新红歌《不知该怎么称呼你》时,团长陈光专门给团员们上思想教育课,讲了习近平在湖南走访贫困村寨的故事背景。

文中写道“56朵花”许多成员都来自偏远的农村地区。在思想教育课上,指导老师提点着这些女孩:“多想想自己的家,如果习总书记到访你家,握着你和家人的手,你什么心情呢?”

面对网上的质疑,陈光说:“社会出问题了,社会飞速发展时精神没有跟上物质,我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有歧义的声明和“虚构”的社宣办

5月6日,“在希望的田野上”红歌会的主办方中国歌剧舞剧院突然在官网上发表声明,指“合作方”虚构“中央宣传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传教育办公室”。而随后西城区文化委的声明则称中国歌剧舞剧院为“申请方”,并指“申请方”违规增加演出主办单位,虚构了“社宣办”。

是谁临时增加了主办单位?“社宣办”和“56朵花”有什么关系?两份声明中都没有写明。

5月7日,搜狐《弧度》栏目刊文称“社宣办”此前已公开举办过至少两次大型活动。“社宣办”在2015年12月29日参与举办了“2016年名人名家迎新年联欢会”,出席者有部委领导、部队首长、书画家甚至扮演毛泽东、周恩来的特型演员。

2016年1月24日,“社宣办”又参与举办了 “责任天下公益春晚”活动,宣传海报上显示参与的媒体单位包括新华社、光明网等官媒。

搜狐《弧度》报道称,“社宣办”还曾主动要求巡视上海一家民营企业,而后者看了“社宣办”的名片和所谓“红头文件”后,认为是骗局。该企业负责人说,“一看就知道假的,怎么可能中央机构的官员留一个QQ的、126的邮箱?单位地址也不是长安街上那些国家部委。为保险起见,我还打电话到那个地址,结果是个宾馆,工作人员说没听说过这个办公室。”

然而,这篇报道已经在中国互联网上被删除,目前只能通过网页缓存的形式查看。

官媒站台在先,删贴在后

先前,包括新华社在内的官媒都参与宣传过“在希望的田野上”红歌演出。演出的海报也张贴在北京的大街上和地铁里。新浪微博上的图片显示,一些公交车的车身上也贴着演出的宣传海报。

演出结束后,5月3日,新华网还专门进行了报道,其中写道“来自全国各地的党政军代表和社会各界代表及中外新闻社、人民政协报、人民网、新华网、中央电视台、中国网、中国报道网、搜狐网、腾讯网、乐视网、优酷网、土豆网、爱奇艺网等主流新闻媒体记者等近万人见证了红歌颂扬社会主义伟大的盛况。”

文章写道,“舞台下沉浸在历史的壮观与激昂现场中观众们,感慨的喜泪已悄悄爬满脸庞”,“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56朵花少女们通过日常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的教育懂了,如今她们又用最通俗的歌声唱了出来”。

目前,这篇文章与其他相关报道一样已经被删除。

红歌演出,是“投习所好”还是高级黑?

近几年,中国媒体像这样铺天盖地宣传后又悄无声息撤稿已经不是第一次。

2013年,香港左翼媒体《大公报》发布了“习近平在北京打出租车”的消息,里面写道北京“的哥”郭立新有一天晚上载了两位男乘客,攀谈期间发现坐在副驾驶的乘客“竟然是习近平”。文章写道,习近平与郭立新聊到了污染、堵车等问题,并承诺会出台治理措施。

当时,这条类似“明君微服私访”情节的新闻在网上受到了极大的关注,《大公报》还专门为“习近平打车”的消息做了一个网页,展示了打车行程地图、司机郭立新简陋的家,以及号称习近平写的“一帆风顺”题字。

官媒新华社一开始在新浪微博上“证实”了这个故事,还引用北京交通部门的说法作为依据。人民网还刊文称,连总书记都亲自打车,下面的官员更不该“公车私用”。

但是不到一天的时间,新华社又发帖称该消息是假新闻。《大公报》随即公开道歉,并撤下了相关报道。

消息撤下后,《纽约时报》报道称其记者致电郭立新所在出租车公司的电话整天无人应答,也无法找到郭立新,认为郭立新这个人有可能并不存在。

而著名资深记者高瑜则在德国之声上撰文称习近平打车应该是确有其事,但是被媒体报道后,习近平曾质问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栗战书:“不是不让报道吗,怎么报道了?”

高瑜的文章称,新华社匆忙辟谣引起民众议论纷纷后,习近平又对中办讲了四个字:“一蠢,再蠢!”

北京传媒学者乔木在“东网”上刊文称,这次人民大会堂红歌会可能是高层授意,也可能是下面的人主动表忠心。他认为,民众和体制内对“个人崇拜”的强烈反感可能是人民大会堂红歌会草草收场的原因。

而海外媒体博文社则引述北京知情人士称,“中共意识形态主管部门就是这样,时不时玩一下高级黑,让习近平骑虎难下,打掉门牙往肚子里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