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9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承建印尼高铁项目将重启


印尼第三大城市万隆现在的火车站。(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6年2月28日)

印尼第三大城市万隆现在的火车站。(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6年2月28日)

据印度尼西亚媒体《雅加达邮报》报道,3月16日,由中铁国际集团与四家印尼国有企业组成的印中高铁公司(Kereta Cepat Indonesia China,简称KCIC)获得了印尼交通部的正式批准,被授予雅加达到万隆高速铁路(以下简称“雅万高铁”)50年的特许经营权。

在当晚的协议签署仪式上,印尼交通部长约南(Ignasius Jonan)向印中高铁公司的高管们表示了祝贺,他说:“这是交通部首次将铁路的特许经营权授予一家外资持股的企业。而且,你们在1月份高铁破土动工后不到两个月,就获得了特许经营权,速度之快远高于印尼国内其他铁路项目。”他还表示,交通部将会尽快颁发高铁建设所需的另一个法律文件 —— 施工许可证(the Construction Permit)。

分析人士认为,这些法律文件的颁发,标志着这项被暂停了将近两个月的高铁项目将于近期重新启动。

雅万高铁曾于今年1月21日举行了破土动工仪式,但是,仪式之后不到一个星期,项目就被印尼政府叫停,引发外界对于这个中国境外投资项目是否会再次成为一个“烂尾”工程的各种猜测。交通部长约南当时向议会报告时称,项目叫停的原因是文件手续不全。而据《雅加达邮报》透露,虽然举行了破土动工仪式,但印中高铁公司当时并未提交详细的开发计划、项目技术说明等相关文件。

3月17日,印中高铁公司总经理杭戈洛(Hanggoro Budi Wiryawan)在向媒体确认获得特许经营权时表示,公司正在准备交通部所需的全部材料,争取尽快拿到施工许可。

印尼现有火车时速大约仅为50-60公里。(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6年3月1日)

印尼现有火车时速大约仅为50-60公里。(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6年3月1日)

实际上,雅万高铁项目从2015年4月中资公司进入竞标,到9月获得印尼政府批准,从2016年1月破土动工仪式,到一周后被叫暂停,再到重启,都可以用一个“快”字来形容。不到一年的时间之内,完成了从竞标到开工的所有步骤,使得不少印尼国内外观察人士对这一项目在审批程序上是否公开透明、环境影响的评估是否完善、是否符合沿途各省的管理条例等方面表示了质疑。毕竟,在此之前,日本公司对该项目所进行的可行性研究以及前期准备已经长达5年之久。

不过,或许这个“快”的因素,正是人们在评价中国公司为何能击败日本获得合同时所忽略掉了的重要原因。很多分析认为,中国公司之所以胜出,主要是因为中方开出了无需印尼政府做出担保的“不可想象的条件”。但是,在这个资金条件之外,中方的方案将雅万高铁的交付使用日期预订在2019年5月,而日本公司的预定完工日期是2023年。

2019年,将是现任印尼总统佐科争取连任下届总统的一年。如果能在其任期内完成整个东南亚第一条高速铁路的建设,那将会在佐科的执政记录上添加辉煌的一笔。

现年54岁的佐科是印尼首位平民出身的总统,被认为是年富力强、干练果断的新一代政治家代表。早在出任梭罗市市长和雅加达省省长期间,他就格外注重当地的基础设施建设。自2014年10月就职总统之后,佐科力推加快高铁建设的进程,他不仅亲自参加了雅万高铁破土动工的奠基仪式,还在高铁被叫停期间,多次发表公开演讲,强调自己内阁中各部门之间应该加强配合,而不是互相推诿;强调政府机构要“多行动,少争论”;面对一度喧嚣尘上的争议声音,他在2016年第3号总统令中,重申将雅万高铁纳入国家战略项目,并敦促相关部门保证相关批文的颁布。

据印尼网络媒体安塔拉新闻(ANTARA News)报道,就在印中高铁公司获得特许经营权后第三天,3月18日,佐科在东爪哇省的一次演讲中表示:“我们国家的人民喜欢不停地辩论,我希望我们改变一下,不要做勤奋的辩论家,而是做一个勤奋的实干家。”他在演讲中说:“中国的高铁项目已经达到16500公里,而我们150公里的雅万高铁却还在吵吵闹闹地争论着。”

佐科表示,印尼政府目前工作的两个侧重点就是基础设施建设和去管制化(Deregulation)。他说:“我们有42000多种管制条例,包括总统一级的、省级、部级的等等,我们一定要去除过多的管制,才能使我们行动迅速,投入到发展当中去。”

据悉,根据新的特许经营协议,印中高铁公司对雅万高铁的运营将于2019年5月31日开始,为期50年。同时,公司必须在施工许可证颁发后3年内完成修建工作。项目的总里程从先前的150公里缩短到142公里,相应总造价也从55亿美元下调至51.35亿美元。雅万高铁的最高设计时速为350公里,届时,雅加达到万隆的车程将由现在的3小时缩短至40分钟。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