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国讯息激发日本再议购岛前台幕后问题


中日有争议的尖阁列岛/钓鱼岛地理位置

中日有争议的尖阁列岛/钓鱼岛地理位置

有关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的邮件风波中,2012年9月日本政府购入东中国海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前,时任国务院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坎贝尔,劝告当时日本外务省事务次官佐佐江贤一郎先与中国磋商,但未获接纳的内容,令日本政府购岛引起中日纠纷和关系恶化再次成为日本主流传媒连日议论和回顾的话题。

与此同时,日本航空自卫队在冲绳那霸市的基地以增加配备十几架F-15战机,构成具备40架F-15战机规模的新部队“第九航空团”周日(1月31日)正式成立,也突出了日本加强西南防卫,对抗中国3年前设定的“东海防空识别区”和防备中国夺取尖阁诸岛的高度戒备现状。

《产经新闻》周一(2月1日)以社论形式,赞扬美国太平洋军司令哈里斯日前说,如果围绕尖阁诸岛问题中国攻击日本的话,“美国毫无疑问防卫日本”的发言。社论说哈里斯的话“是美军对防卫尖阁发出的军事行动宣言,是强大牵制中国的发言”,并提醒包括“第九航空团”在内的日本自卫队现在是加强自己防卫尖阁诸岛的时候。

社论指“中国去年以来,由军舰改造成的政府搭载机关炮的巡逻船舰进入尖阁周边日本领海,说明中国无意放弃夺取尖阁的野心”,呼吁日本国会议员们应提高国家安全意识,而不是老是在国会争论《安全保障法》违宪与否。

中方态度误区

而《朝日新闻》此前一天的报道则引述日本政府高官透露,2012年6月在日本山梨县举行中日外交部副部长级战略对话时,日方向中方说明了准备把尖阁诸岛国有化时,中方没有反弹,“是进入9月以后忽然显示了强硬态度”。

过去几年来,日本有过报道和议论关于日本政府购岛前后与中国接触的过程、东京都前知事石原慎太郎购岛计划的台前幕后,首相官邸和外务省之间的矛盾等,但所有报道都没获得购岛时的首相野田佳彦和外相玄叶光一郎证实或否认。

除了《朝日新闻》报道中方官员2012年9月之前没强烈反对日本政府购岛外,日本著名电视政论节目主持人田原总一朗2013年也曾在他的“日经商务”专栏上,以题为“直接听山口前副外相说‘尖阁国有化’经纬”,描述野田政权购岛经过。

文章说,2012年4月,石原慎太郎在华盛顿演讲中,宣称东京都政府将购买尖阁诸岛。同年8月19日野田与石原秘密会谈,谈妥了不是东京都,而是日本政府购岛的决定。8月31日时任副外相的山口壮作为首相特使访华,与当时主管中国外交戴秉国会谈,山口说明了日本政府准备购岛的方针,说明“国有化是为了维持尖阁诸岛平稳且安定的管理”,对此戴秉国阐述了中方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原则论。

基于石原宣布东京都购岛并公开筹款已引起日本传媒、舆论议论和关注了几个月,尖阁诸岛地主也露面说明有意转让的原因等,所以戴秉国当时也提出了中方新建议,山口没透露建议具体内容,但说建议是基于中方原则,为将来做些安排的内容。

官邸以外无奈

山口回国后把访华结果向玄叶外相、时任内阁官房长官的藤村修和野田汇报。山口说他并非反对政府购岛,但说明从外交常识上,日方首先应答复戴秉国建议,他也说明需要一些时间与中方沟通,努力说服野田内阁延期决定尖阁诸岛国有化。

但野田在9月9日俄罗斯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期间,与时任中国国家主席的胡锦涛相遇、交谈时,就告知了日本政府购岛计划,胡锦涛愤怒地表示“坚决反对”,不过两天后野田政权正式宣布内阁决定把尖阁诸岛国有化。

野田对这一仓促宣布解释是“因为已经决定了”,但山口认为结果是日方没给中方答复,就自行决定购岛,而且野田向胡锦涛宣布两天后就决定,“时间上也太坏”,同时也完全不顾他与中方磋商的立场。一个月后野田改造内阁,山口也离开了外务省。

田原在文章中说,他“感觉到山口相当气愤,也解开了个人对内阁会议决定购岛经过的疑问,当时的首相官邸不能确实判断状况,令人极为遗憾”。

日本的大臣、副大臣通常由首相任命党内政客出任,副大臣以下的官员才是官僚,其中事务次官是政府各省中最高级的官员。

山口叙述中日围绕日本政府购岛的接触经过,反映了日本政客与中国交涉的结果,而与坎贝尔接触的佐佐江是当时外务省最高级官员,一名拒绝透露姓名的前外务省研究中国问题的官员说,佐佐江回答坎贝尔“中国会理解和接受日本政府购岛的决定”未必是他的真实想法,“也许是不得不附和上面既定的方针,因为外务省的权限越来越低,佐佐江当时赞成不赞成政府购岛都不能左右形势,但国内问题没法向坎贝尔去说,所以就只能佯装相信中国理解和接受”。

被剥夺主导权

日本外务省内研究欧美的官员构成的“欧美派”和研究中国的官员形成的“中国班”过去暗里较劲,1972年中日建交前后,中国班一度颇占上风,但随着中日开始因历史问题、领土主权纠纷迭起,外务省开始被国内一些舆论批评软弱、卖国等,中国班在外务省里渐入低潮。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因为亲欧美,中国班更是“靠边站”,2002年朝鲜难民强闯沈阳领事馆事件,令外务省更遭国内舆论批评,首相官邸开始谋求主管外交。

日本民主党2009年从自民党手中夺取政权后,第一任首相鸠山由纪夫因为推翻自民党与冲绳县达成的转移美军驻冲绳普天间机场的计划,损坏了日美关系。经过第二任首相菅直人,到第三任野田,日本与美中关系都不顺。

但民主党政权却也继承自民党政权打击官僚的作风,不仅在政府各部大幅削减经费,外务省及相关机构几乎所有中文刊物都在削减开支、不允订购的清单内,而且2010年任命毫无外交经验的伊藤忠商事董事总经理丹羽宇一郎出任驻中国大使。

丹羽一上任就遭遇中日在东中国海撞船事件,中国各地掀起反日运动。丹羽既不懂处理,也陷入使馆内外交官们不合作的困境,对缓和恶化的中日关系束手无策,导致当时日本驻中国大使馆形同虚设,2012年野田内阁决定购岛前,野田政权也无意通过使馆与中国沟通,而外务省没份参与决策。佐佐江是欧美派,他可能不懂中国事务,也可能受政权提拔,也就难公然反对政权决策。

日本政府购岛以来3年多,中日东中国海主权纠纷的紧张局势持续,“第九航空团”周日成立时强调,3年来那霸基地军机针对中国军机威胁紧急升空次数倍增,去年一年紧急升空达到441次,是4年前的两倍以上。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