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在日外国实习生的“羊头狗肉”


外国人技能实习生现在是日本渔业现场不可缺少的劳力 (歌篮 拍摄)

外国人技能实习生现在是日本渔业现场不可缺少的劳力 (歌篮 拍摄)

日本政府统计,今年日本的外国人实习生失踪人数刷新了1993年日本创设“外国人技能实习生制度”以来的最高记录。不过日本传媒、舆论近年批评的焦点是日本政府这一虚有其名,实际上被形容为“现代奴隶”的制度。

据日本政府法务省的统计,到今年10月为止,根据日本“技能实习制度”来日本的外国人失踪人数已达4930人,超出去年全年外国人实习生失踪人数记录最多的4847人,预计今年全年失踪人数可能接近6000人。

法务省相信失踪者中很多人是去做了较好待遇的工作,因为这些“黑”了身份的外国人实习生抵达日本后,通过手机等容易找到待遇更好的工作。

虽然法务省没透露今年外国人实习生失踪者的国籍,但根据去年记录,失踪者中最多中国人,有3065人,其次是越南1022人、印度尼西亚276人居第三的顺序来看,相信今年中国人实习生失踪者比例仍大,部分传媒疑心中国实习生失踪潮会演变成非法居留日本的一种手段。

善意被利用

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走向海外的日本企业不时因为技术上需要,把在当地招聘的员工送到日本总部培训,法务省向这些来日本培训的外国人发放相应签证,有些学成的外国人把日本的技术带回自己的祖国,从而受到外国赞赏。

日本也把外国人在日本培训定义在“为国际贡献、与国际合作”的概念上,1981年日本依据这种理念开始为这类来日本受训的外国人发放相应的工作和居留签证。1993年日本再创设“外国人技能实习生制度”,向来日本学习技能或研修的发展中国家的人,在满足一定的条件下,发放2至3年的技能实习生签证,期满回国后仍可再申请。

这一制度成立后,具体处理申请、安顿、投诉等业务的日本半官方机构“国际研修协力机构”诞生外,日本民间和当时主要是在中国从事这种中介手续的机构、公司如雨后春笋应运中生。

几年后,以日本中小企业为主,已经很广泛地运用这种制度,把请不到日本人做的工作交给了“来日本学技能”的中国人实习生。

“羊头狗肉”

根据过去十几年日本传媒不时报道一些中国人实习生与招聘他们来日从事技能研修的日企之间的恩怨来看,大部分实习生是从事着日本人称作“三K”:艰苦、危险、肮脏的体力劳动,不存在技术成分。法务省的统计也说明,去年为止,日本约有17万外国人实习生主要从事着建筑业、农业和渔业劳动。

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中,宫城县一位水产业老板为了把十几名中国人实习生带到安全的高台,自己再返回救援家人时,被海啸卷走、丧生,在当时中日之间传为舍己救人佳话,那十几名中国东北姑娘就是从事水产业劳动。

2013年一名在广岛县江田岛市牡蛎养殖场劳动的中国人实习生陈双喜因语言不通和面临家变,怀疑同事说他坏话,用开牡蛎的刀杀死、杀伤8人的案件轰动过日本。陈双喜也是从事开牡蛎的劳动。

但是尽管大部分实习生学不到技能,可是也并非都有劳资纠纷,在北海道别海町一个乳酪农场,4名来自大连的挤奶实习生都称赞牧场主岛崎美昭“是个好人”、“很照顾我们”、“我们在这里像在家一样”。岛崎也称赞中国人实习生“吃得苦、有责任心,比现在日本年青人还靠得住”。双方都说,两年合同结束后,还会再续劳资缘。

舆论广泛指责

近年中国经济高成长、人工费上涨后,中国人实习生相对减少,东盟等国的实习生开始增加,而招聘外国人实习生的日本中小企业扣押护照、拖欠薪金、克扣加班费等劳资纠纷依然常在。其中既有签订月薪5万日元(约413美元)合同的企业还有拖欠、克扣的现象,也有违反日本法定劳动上限时间超过50%的企业。

日本现行法定时薪是900日元,但外国人实习生的月薪折算成时薪,通常不到一半。日本各大传媒在报道外国人技能实习生发生的问题时,通常也都会批评制度本身助长许多不良日企剥削实习生,并指出失踪多少也与环境恶劣有关。

从事指导中国留学生34年的东京福祉大学国际交流中心主任远藤誉说:“这个制度实在该废除,虽然不能说所有都坏,但可说大部分有劳资纠纷,外国人实习生都是来日本从事3K工作,与学技能没一点关系。这种事实上的劳务进口却挂着技能实习、研修的名义,劳务进口的手续与研修的手续申请、审查等都完全不同,所以这个制度给了不良顾主钻空子的机会,也在日本和中国滋生了一群牟利和剥削的不良中介公司”。

但是尽管批评舆论广泛,可是至今这个制度仍在运行,并且没有修订或停止的迹象。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