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记者手记:从雾霾到两岸三地政治


街头戴口罩的台北人。新年前夕,台湾环保署提醒公民注意来自大陆的“脏空气”可能带来的健康威胁。

街头戴口罩的台北人。新年前夕,台湾环保署提醒公民注意来自大陆的“脏空气”可能带来的健康威胁。

新年前夜,因刚到台湾,受时差困扰,加之交通管制,放弃了前去“101”看焰火迎新年的想法。虽然有些遗憾,但在饭店大堂听到新年倒数,以及饭店员工的祝福,心里却涌上一股暖意。

此时,记者偶遇一位拿着香槟的饭店住客,互致新年快乐后,就此闲聊开来。这位仲先生是独自来台旅行的商务客。仲先生自我介绍说,他就职一家香港房地产公司,但与家人住在上海已经10多年了,也常因生意缘故,来台北出差。

与仲先生的谈话从近日台北的空气质量开始。这里天气有些阴霾,街上有不少行人戴着口罩。记者上网搜寻,获知台湾环保署发布消息,要大家注意来自中国大陆的脏空气。消息说,新年前夕,从环保署已经看不到101大楼的顶部。

街头戴口罩的台北人。新年前夕,台湾环保署提醒公民注意来自大陆的“脏空气”可能带来的健康威胁。

街头戴口罩的台北人。新年前夕,台湾环保署提醒公民注意来自大陆的“脏空气”可能带来的健康威胁。

记者在街头随机问了三位戴口罩的台北人。一位大学生说,她平日易过敏,近日空气质量差,症状加剧了;另一位女士说,自己只是感冒;最后一位刚刚停下机车(摩托车)的先生说,他通常在冬季骑电机车都会带口罩。没有人特别责怪大陆来的“脏空气”。

与仲先生谈及大陆来的“脏空气”,他说自己在上海住了很多年,近年来那里的空气也脏了许多,虽然还远不及北京的“红色预警”程度的雾霾。

不过,仲先生说,这是经济发展要付的代价。记者说,或许是,因为英国在工业革命期间,也付出了昂贵的代价;伦敦的雾都之称也与之有关。仲先生点头,进而说,他认为国家要发展,这样的代价是应该付出的。记者问:难道您还有夫人子女不担心因此而蒙受健康受损的后果吗?

仲先生仍然坚持认为,这一代人需要付出这个代价,国家才能走向强大。

与仲先生的谈话话题转入了两岸三地的政治。他说,民众不应该过于纠结这个问题,要看到,中国大陆的经济现在已经屹立于世界经济强国之林。

街头戴口罩的台北人。新年前夕,台湾环保署提醒公民注意来自大陆的“脏空气”可能带来的健康威胁。

街头戴口罩的台北人。新年前夕,台湾环保署提醒公民注意来自大陆的“脏空气”可能带来的健康威胁。

仲先生说,中国人,不论是香港、台湾,还是马来西亚,华人都应该承认自己是中国人,应该为中国在经济上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他是习近平主席的粉丝,说中国现在也能够对其他国家说“不”了。

看来习近平就任后,对外不论在地缘政治,还是经济策略方面表现出的强势作风,赢得了一些人的赞同甚至喝彩。

那么雾霾与两岸三地政治又有何干?仲先生有解:香港人不应该因为从广东偶尔吹到港岛的脏空气而责备大陆。言外之意,台湾人也同样不必因此责怪大陆。他说,港人受英国殖民统治太久,至今仍有优越感,却殊不知大陆人已经悄然在许多方面超越了港人。

仲先生批评港人的“占中运动”,以及台湾学生反对政府与大陆间服贸协定损害台湾人利益的“太阳花学运”,称两个同样由年轻人发起的维护自身权益的运动是自身优越感受到挑战而引发。

记者问仲先生:关乎自身利益时,不论是在台湾,或是香港,人民仍然有各种方式进行自由的表达,如果两地同大陆一样,要求民众噤声,那么民众如何表达自己的意见?官府又何以能够推出于民有利的政策举措?仲先生点头,但不愿以言语加以认同。

到台湾短短数日,记者深切感受到台湾民众的热情和礼貌。在街头路访时,年轻人表达了对薪资的不满,也对政党争斗感到厌倦。他们能够自由地表达这些不满和厌倦而不会担心因为评论政治而受到威胁,甚至因言而落狱。

在亲历了台湾总统候选人第二场辩论,并参与了对国民党副总统候选人王如玄的专访后,记者听到,看到这些政治人物已经将民间最为关心的诸如薪资过低,以及对台湾与大陆之间日益紧密的经贸关系会对台湾造成何种负面影响,乃至政党之间争斗抹黑等问题作为选举的重要议题进行辩论,并提出各自在这些问题上的政见。他们在大选中讨论的是民众所关切的问题。

在香港,人们看到,或许在中央政府的压力之下,参加“占中运动”的学生面临秋后算账,民主政治受到威胁。

在中国大陆,习近平的“中国梦”和他敢于对外强势说不的态势令许多人热血沸腾,他的新年贺词会令一些网友感到要落泪,但是民众的声音仍然没有合法的渠道传递给政府,常常听到异见受压制,异议人士、维权人士被投入监狱的消息。

台湾人即将举行大选,骄傲地称台湾有华人世界唯一的民主政治,而且已经和平地经历过政党轮替。记者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将会继续记录下台湾人对于政治、经济、民生,以及两岸关系,乃至世界观方面的看法。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