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1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马家军丑闻沉渣泛起 剑指薄督还是意在沛公


中国田径教练马俊仁(中)与王军霞(左二)和其他马家军成员合影 (资料照片)

中国田径教练马俊仁(中)与王军霞(左二)和其他马家军成员合影 (资料照片)

据英国BBC等多家外媒报道,国际田联近日开始调查中国马家军集体用药的指控。如果指控属实,包括王军霞在内许多马家军成员创造的多项世界纪录将有可能作废。有网友认为,国际田联如果采取行动,追回马家军得到的奖牌,那么风靡一时的马家军将再被钉在世界田径史的耻辱柱上。

国际田联的调查根据的是《马家军调查》一书中最近被公开的有关马俊仁强迫队员使用违禁药物的一章。中国作家赵瑜当时虽然出版了这本书,但是为了照顾到国家形象,其中有关马俊仁/马家军使用药物的一章被迫删除。

嗑药

王军霞带领马家军在全运会上参加女子3000米竞赛,创下世界纪录.(资料照片)

王军霞带领马家军在全运会上参加女子3000米竞赛,创下世界纪录.(资料照片)

腾讯体育2月2日报导,在如今完整版的《马家军调查》中,这段尘封了17年的文字单独成为一章:《药魔重创马家军》。在3万字中,赵瑜揭露了马俊仁从1991年开始便已经逐渐给队员亲自喂服或者注射针剂兴奋剂的事实。其中包括王军霞以及另外9名队友共同署名的一封公开信,这封写于1995年3月28日的公开信中说, “马俊仁多年来引诱、逼迫我们大剂量使用违禁药物”,导致一些女长跑运动员“声变粗,肝痛难眠 ”。书中还有马俊仁对女运动员涉嫌进行性骚扰等内容。

国内媒体突然晾出这段陈芝麻烂谷子,引发海外媒体的广泛关注和兴趣。马家军的一度是中国的骄傲,在举国体制下,运动员在竞赛中的成绩,早已超出金牌本身,乒乓球和马家军已经成为社会主义优越性的表现,并被赋予大国崛起的意涵。

时机

马家军集体服药的新闻,由一贯报喜不报忧的中国媒体曝出,时间点耐人寻味。按照国际田联的规定,一旦运动员使用药品的行为被查属实,运动员所创造的世界纪录将自动取消。中国长跑运动员王军霞至今仍然保持女子3000米和10000米的世界纪录。集体嗑药,显然是一条对中国国家形象不利的负面新闻。这座被称为“沉寂了16年的火山”突然爆发,与中国当前的政治有什么关系吗?

有观察人士注意到,赵瑜的这本书中,提到了薄熙来力挺马家军以及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当年曾经代理马俊仁打官司的事实。

前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虽然已经被判了无期关进秦城监狱服刑,然而他的影响至今仍然在中国挥之不去。薄熙来均贫富的蛋糕论至今仍在薄熙来曾经主政的大连和重庆的弱势群体怀念,薄熙来提倡的红歌仍在CCTV猴年春晚上迴响。

《中国作家》1998年第二期刊发的《马家军调查》中,尽管删除了有关马家军使用兴奋剂的相关内容,但马俊仁在当时在辽宁主政的薄熙来的支持下,通过舆论和法律手段,向赵瑜发起反击。

据中国媒体报道,马俊仁通过法律手段起诉赵瑜是骗子,辽宁方面则调动了包括政府与媒体的资源全面声讨赵瑜。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不仅代理马俊仁打官司,甚至还出版了一本《我为马俊仁打官司》的书。

曾经因暴露辽宁黑暗面而被薄熙来关进监狱的香港文汇报驻东北记者姜维平在一篇评论文章指出, “自从大连人王军霞奥运夺冠之后,时任大连市长的薄熙来一直明目张胆支持和纵容马家军造假。他不仅在大连开发区为马俊仁提供了办公楼和宿舍,在海边为他个人提供豪华别墅,还拨出巨额专款和人员予以支持”。

姜维平指出,薄熙来对马家军服用兴奋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特别是当作家赵瑜揭露了马家军的内幕丑闻后,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公开出面,广造舆论,在《东北之窗》杂志刊出《我为马俊仁打官司》一文,企图状告和搞臭赵瑜,并派警察秘密监控赵瑜。

姜维平的文章还称,马家军服用药物提高田径运动速度的传闻,当地记者多有耳闻。但薄熙来明确下令“谁敢把事情捅出去,我就砸他的饭碗”,于是媒体集体失语。

在猴年春节前夕中国大陆公开曝光马家军嗑药这段旧闻,是否是针对薄熙来和谷开来?有分析认为,今天薄熙来在中国底层民众中虽然仍有支持度,但在今天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国政坛上,已经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性。公布这段丑闻可能是另有深意。

中国官方的荆楚网转载"周说公众号"的文章,评论了马家军调查一书中有关嗑药的章节重新出版。文章提到:"1993年8月25日,对马俊仁和他所带领的马家军而言,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时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在大连接见了马家军成员。"

意在沛公

中国官方允许这段文章重新曝光,是否和江泽民有关?总部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自由亚洲电台网站援引大陆媒体人徐祥的话说,官方允许这个"另类曝光"的事件,相信有政治考虑。他认为,17年前应该是江泽民时代,选择在这个时机曝出马家军的丑闻,也是在揭露江泽民的丑事。

前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虽然已经退休多年,但是中外媒体对江泽民活动仍有浓厚的兴趣。江泽民的一举一动,均被赋予中国国内政治的指标意义。今年2月6日春节前夕,中国媒体报道说,党和国家领导人分别看望或委托有关方面负责人看望了江泽民、李鹏、朱镕基、李瑞环、吴邦国、温家宝等老同志。而与此同时,中央办公厅、国务院近日异乎寻常地下发了一个“离退休干部工作意见”,要求离退休干部“自觉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严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在大是大非旗帜鲜明、立场坚定”,并提出“离退休干部党员不能信仰宗教、不能参加宗教活动”等要求。”

香港亲北京的报章曾引述江泽民的话说:“作为党的总书记我是无神论者,但宗教也要研究。我这个人兴趣广泛,对宗教也要了解一点。我每年都要到一个宗教场所去。”北京官场也传说,江泽民退休前,每年大年初一天亮前就会和妻子王冶坪,到京郊有1,600多年历史的红螺寺上香,为儿孙祈福。香港《苹果日报》刊登李平的一篇文章中指出,江泽民基本上履行了一年参拜一庙的承诺,是历来中共领导人中烧香拜佛最勤快的一个。中国佛教四大圣地,包括山西五台山、安徽九华山、四川峨嵋山、浙江普陀山,都有江泽民参观后留下的墨宝。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