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台左维新”领导人谈其台独主张

  • 美国之音

主持人:两年前在台湾的太阳花学生运动,召唤出许多关心台湾未来的年轻人,他们投入社会,参与政治,许多新政党,新社团因此应运而生,“台左维新”就是其中之一。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团?他们的目标、宗旨何在?台左维新总召集人吴浚彦目前正在美国纽约访问,下面我们通过SKYPE连线,来与他对话。吴浚彦你好,先来跟观众介绍一下,台左维新的“左”指的是什么?

吴浚彦:台左维新的“左”是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外部压迫,以及内部中国国民党的压迫。我们认为现在台湾不公平的现象不仅仅是阶级的问题,也是国家的问题,为了要解决这两种压迫,我们也致力要把台湾各个族群结合成为一个命运共同体。

主持人:我们知道台左维新最大的目的和宗旨就是推动台湾成为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也就是台独,跟我们谈谈你们准备从哪里着手?很多人说台独其实面临很多变数,你觉得影响台独最大的变数是来自中国、美国还是台湾本身?

吴浚彦:台湾能不能成为一个正常的国家,固然是需要国际形势的许可,但是台左维新认为,目前最大的问题其实在于,目前大多数台湾人民有没有意愿使台湾成为一个有别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独立国家。这样一个意愿的展现是在于“一中”宪法的改正,包括过时的领土主张和“一国两区”这样一个错误的设定。所以我们准备从大规模的全岛组织,以及建立起一个全岛的调查,来明确掌握台湾人民的意愿,可以以台湾内部组织动员网把它建立起来。

主持人:很多分析人士说,现在台独声音高涨有很多因素,除了来自中国的打压,还有一个就是看到一国两制下的香港困境。那这次你在纽约碰到了同样来访的香港学运领袖黄之锋,你们私下有没有碰面,你们谈了些什么?可不可以跟我们透露?

吴浚彦:我们在纽约有跟黄之锋碰面,香港在一国两制的架构下面已经逐渐失去了立法还有司法的独立性,香港的治理当局代表的不是香港人民的利益,而是中国的代理人。这对台湾也是一个警讯,让不少人察觉到,这就是跟中国统一的负面影响。

我们跟黄之锋讨论在香港和台湾都同样在中国的压迫下要如何自己去决定未来的政治前途。我们讨论主要有两个共同的地方。第一,我们都同意要与国际保持密切的联系,维持良好的网络互动,将咨询传达的成本极小化;第二个,我们都认为在建立民意授权的基础之后,应该要组成文化代表,向外国政府游说,来一起推动香港独立,以及台湾独立。

主持人:中国官方可能会用的说法是借外国的势力。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台湾与香港的学生运动确实有很多可以相互借镜的地方,你跟黄之锋有没有谈到未来?因为我们知道黄之锋最近成立了新的政党“香港众志”政党,有没有提到未来你们有互相借鉴或交流的机会呢?

吴浚彦:在中国的霸权之下,其实香港和台湾的社会运动是时间蛮近和重叠的状况,其实我们可以互相借镜到很多的状况。我们也面临两个问题,第一个,抗争是要以暴力还是非暴力的方式来进行?第二个,改革的位置是在体制内还是体制外来进行?台左维新认为,这两问题没有一个一定的答案,暴力非暴力,体制外内都有它的效果和它的局限,真正的重点是认清自己在整体改革中所占的位置,然后贯彻所选择的路线。

没有办法囊括所有的好处,然后坏的不要,这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任何事情都是有它的代价。举例来说,政党如果是作为夺取政权的团体,在主张以及倡议上,就必须要迎合设定目标的族群的想法,进而去获得选票。那民间社团其实就没有选票的考量,所以在主张和倡议上就会有很多空间。台左维新在太阳花运动占领立法会满两年之后,我们还是坚持用体制外的方式组织网络,来持续进行监督和倡议。因为我们知道民间社团在台湾政治环境中竞合策略的互补者角色。

主持人:我们最后还有一分钟时间,针对你刚刚提到的未来的抗争方式是要暴力还是非暴力还没有一个定论,可是我们也知道在太阳花之后台湾的政治社会确实产生了很大的变化,虽然参与政治的热忱提高了,可是各界的分歧也更加激化了,你的台左维新要如何面对不同意见和批评?

吴浚彦:事实上在一个正常的民主国家里面,本来就会有各种立场的对立,我们通过不同立场反复的辩证,就可以找出一条大家都能够接受的道路,并且不断的修正,这其实就是民主的真谛。我们清楚知道,在这个社会当中每个人在意的价值和经验不相同,一意孤行的推单一价值不是一个有意义、由下而上的运动。在使台湾成为一个正常国家的前提下,任何的意见都是可以讨论的。

主持人:谢谢台左维新总召集人吴浚彦接受美国之音的访问。关注台湾消息,锁定美国之音,您也可以登入美国之音中文网,查询台湾专题报导,网址是VOACHINESE.COM。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