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1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香港出版商“失踪”案峰回路转?


2015年12月30日与家人失联的香港巨流传媒合伙人、铜锣湾书店老板李波,于1月3日突然传真一封“亲笔信”给书店员工陈生,称“我因继续处理有关问题,不能让外界知道,已采取了自己的方式返回了内地,配合有关方面调查,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我目前情况很好,一切正常。···李波2016.1.3”。

李波的太太蔡嘉蘋1月4日下午向香港北角警署撤销李波失踪案。此前,蔡嘉蘋于2016年1月1日向警方报案,称其丈夫李波从上星期三以来“失踪”,担心李波可能在30日去湾仔书店仓库时被“绑架”。

至此,李波“失踪”案似乎峰回路转,出现重大转机。然而,被李波家人和同事确认的“亲笔信”,非但没有证实李波的下落,反而引发更多疑点和揣测。

李波的太太蔡嘉蘋证实,李波随身并没有携带旅行证件,香港警方也表示,没有记录显示李波曾经出境。目前李波是在香港还是在深圳,人身是否安全,都不得而知。

尽管蔡嘉蘋要求警方撤案,香港特首梁振英星期二说,调查将继续,“我希望任何人,尤其是李波先生,能同警方联系,提供信息。”

1月4日星期一,针对被媒体关于铜锣湾书店出版商“失踪”可能被中国大陆安全人员“绑架”的广泛报道,称此事可能涉及内地执法人员在香港执法,香港特首梁振英专门举行记者会,指出“根据一国两制的安排,根据《基本法》的规定,只有香港的执法人员有权在香港执法,香港以外的执法人员无权在香港执法”。梁振英还表示,特区政府非常关心香港居民在香港或在外地的权益及人身安全问题。

李波是从去年10月以来香港铜锣湾书店“失踪”的第5人。其他四人是巨流传媒老板桂民海,店长林荣基,总经理吕波和业务经理张志平。其中,桂民海去年10月在泰国一个海边度假屋“失踪”,林荣基、吕波和张志平在深圳和东莞“失踪”。据信,桂民海是瑞典公民,李波持有英国护照。

铜锣湾书店以发行和销售批评中国大陆领导人的书籍为主。一位熟悉巨流传媒的出版商说,市场中出售的有关习近平的书籍,70-80%由李波出版,付印有关书籍的很多出版社,不是由李波控制,就是跟李波合作。这位出版商说,“我认为(“失踪”)不是跟某本书的内容有关,而是他们的倾向”。

香港支联会主席何俊仁说,铜锣湾书店5名员工失踪可能与他们计划出版和发行一本《习近平和他的情人》的书籍有关。他说,有人警告书店老板,不要出版有关书籍。所以这些人失踪可能与出版这部书有关。何俊仁称,这些人可能被中国安全人员绑架。

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林和立说,桂民海计划出版的有关习近平的新书名字是《习近平的6个女人》(Six women of Xi Jinping)或《习近平的情人》(The lovers of Xi Jinping)。据称这本书涵盖的时间从1985至2002年,当时的习近平在福建省任职。这位《习近平时代的中国政治》一书的作者说, “这是一个非常有害的情势”(toxic situation),“北京下令要噤声,压制,根除这四、五名香港出版商”,让这些人破产。习近平1987年与第二任妻子彭丽媛结婚。

对于李波妻子撤案,人权组织国际特赦说,这是中国惯用的“恫吓”伎俩,中国当局经常向被关押人员的家属施压。国际特赦中国问题研究员倪伟平(William Nee)说,“人们不禁要问,出版商的同事和朋友是不是受到相同的恫吓。”他说,如果“亲笔信”确实出自李波之手,“几乎可以肯定是在胁迫之下所为。我们在中国大陆常常看到,警方和国保向家属施加巨大压力,不要接受媒体采访,不要在社交媒体上发声。”

人权观察也质疑,对于管制严格的香港出入境系统来说,李波怎样才能不留任何踪迹地出境进入大陆呢?人权观察驻港研究员王松莲(Maya Wang)说,“香港政府需要透明地处理此案”。李波的妻子此前曾经表示,李波在失踪后曾经用深圳的电话号码给她打过电话。

香港立法会议员涂谨申(James To)星期二说,大陆当局为了逃避责任,“很可能”雇用了恶棍,“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特工网”(web of operatives)。涂谨申也对李波自称“采取了自己的方式返回了内地”表示质疑。他说,“李波一直拒绝去大陆,为什么他要用自己的方式去大陆呢?为什么他不用回乡证呢?”他说,李波的亲笔信不足以证实他目前的安全,香港警方应持续调查,直到能证明李波安全为止。涂谨申也质疑,如果李波离港是由他人安排,或跟大陆当局有关,就“明显违反了一国两制的原则”。

亲中共的香港大公报说,李波使用假名进入大陆,因此没有在香港留下出入境记录。

香港立法会议员吴亮星引述一位匿名的朋友的话说,李波和另外4人秘密进入大陆嫖娼。他说,李波等人因被控嫖娼在中国大陆被关押。

香港立法会议员、港区人大代表田北辰说,李波可能乘坐快船非法进入大陆。他认为,李波只是个普通的书商,应该不会知道这种途径,可能是有人从中安排。

香港新民党主席、前香港保安局长叶刘淑仪说,李波的亲笔信表明,他没有被大陆当局拘留,如果是的说,李波就不可能获准发传真或打电话。

亲北京的立法会议员梁美芬说,根据过去的经验,大陆的执法机构不会在香港针对嫌疑人采取行动。她以曾经轰动一时的李嘉诚大儿子被绑架案为例说,大陆执法机构通常把黑帮引诱回大陆才实施逮捕行动。

正在中国进行访问的英国外交大臣哈蒙德星期二表示,他在跟中国外长王毅会谈中提出李波失踪一案。哈蒙德希望任何对李波的指控都应在香港审理。

英国驻北京大使馆发言人星期二也呼吁香港当局和中国政府要确定其公民的下落,保障其公民的福祉。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星期二在记者会上说,香港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香港事务纯属中国的内政,任何外国都无权干涉,凡是具有中国血统的香港居民,本人出生在中国(含香港)的人,具有中国国籍的条件者,都是中国的公民。

瑞典外交部发言人星期一说,他们对一名瑞典公民失踪“深表关切”。瑞典外交部说,他们在曼谷和北京的大使馆正在对一名瑞典公民在泰国或中国被拘的报道进行调查。

香港的一些批评人士指出,李波可能被绑架到中国大陆,是北京在一国两制的香港侵犯公民权利的最新迹象。香港著名的出版商鲍朴说,“李波一案是格局的根本改变(game changer),显示一国两制已经完全崩溃”。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