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港本土派有望入立法会 李少光称其卖国


在香港旺角商业区的一场本土派示威中,警察检查“本土民主前线”的发言人黄台仰(左起第二人)的身份证(2015年6月21日)

在香港旺角商业区的一场本土派示威中,警察检查“本土民主前线”的发言人黄台仰(左起第二人)的身份证(2015年6月21日)

香港前保安局长李少光在京接受采访时感叹香港年轻人“国家观念薄弱”,并称本土派代表人物黄台仰等人与美领馆官员会面的行为涉嫌“卖国”。香港《大公报》也发社论批评外国势力插手香港事务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在两会期间尤其值得警惕。美国之音采访了两位在港人士,他们表示在香港持李少光相似观点的人虽然不是主流,但在中老年群体中并不少见。

3月9日,香港媒体“巴士的报”曝出黄台仰、梁天琦等人“密会疑似美领馆官员”的消息。报道称,会面地点在金钟太古广场三楼Cova餐厅内,在座一共五人,两名外国人,谈话约一小时。次日,黄台仰对媒体承认,曾接受美国驻港总领馆职员约谈,对方希望了解本土理念,但没有透露具体谈话内容。香港前保安局长李少光3月14日对此事评论说,美国近年来不断介入中国在东海、南海与邻国的纠纷,黄台仰等人与美国“搞在一起”,涉嫌“卖国”。李少光还谈到,香港经济衰落可以证明资本主义竞争不过内地的社会主义,希望香港人“醒一醒”,尤其青年人应提升国家认同感。

黄台仰和梁天琦是香港本土派“本土民主前线”的发起人,被陆媒称为“香港本土激进分子”。其中黄台仰因参与春节期间旺角“鱼蛋革命”被香港警方逮捕,目前处于保释阶段。“本土民主前线”是在“雨伞运动”后成立的组织,成员中90%都是90后。黄台仰曾表示采用温和手段的“雨伞革命”是“完完全全的失败”,他此后开始转向“以武制暴”。他认为,假若示威人士愿意付出更高的成本去争取诉求,会有助感召更多人出来抗争。

图片集:旺角夜市大年初一爆发激烈警民冲突

潘小涛:有权的人才能卖国

对于李少光的“卖国论”,香港媒体人潘小涛对美国之音谈到,有一部分香港人持有此种观点,但不是主流。他认为这种心态“非常幼稚”、“非常不健康”。他说:“卖国这种事情在中国人里面是非常幼稚、非常的无聊的事情。谁能卖国?有权的人才能卖国啊。卖什么国?普通一个公民,普通一个市民。这种概念都不能理清的话,那么高级的官员,还是一个人大代表,笑话。”

潘小涛还表示,香港作为一个国际都市,市民与外国人接触是正常的活动,而且建制派也经常有官员同美领馆或其他国家领事馆官员会面。

香港时事评论员何亮亮介绍说,由于年龄和经历的关系,非年轻一代的港人大多持有与李少光相似的观点。他本人也不支持本土派,认为“暴力抗共”的方式比较天真,年轻人不了解中国政治的复杂性。

他说“暴力抗共,已经有香港媒体看得很清楚了,说用暴力对抗共产党应该是共产党最不害怕的一件事情。也就是说以他们目前这批20岁左右的年轻人,他们对于中国政治的复杂性或者说对于共产党收拾反对派的这个能力,恐怕他们真的是不了解。他们可能觉得因为在香港,所以我怎么做都行。”

但何亮亮也谈到,虽然黄台仰目前处于保释阶段,但他有权利接触总领馆的人,同时总领馆的官员在香港也“可以见任何想见的人”。

中国党媒《环球时报》援引多人观点反对香港本土派与美国方面联系。据报道,全国政协委员、香港立法会议员谭耀宗3月10日对环时说,黄台仰与梁天琦不敢透露会面内容“说明他们心虚”;香港时事评论员谭耀宗同日对环时表示,黄、梁二人因旺角事件有官司在身,若与美领馆官员讨论案件或会妨碍司法公正。环时还引述香港《大公报》的社评称,美领馆可以依照国际惯例接触当地人士,但见什么人、不见什么人并非毫无禁忌,应守分寸。

美国驻港总领馆发言人帕拉迪索3月10日回应称,就像身处全世界的外交官那样,为了工作,总领馆官员通过会见政府与非政府人士寻求理解香港的趋势和发展,包括政治人物、学者、记者、商业领导人和公民社会代表。

本土派入立法会对港政局影响

“本土民主前线”成员梁天琦最近在立法会新界东补选中获得六万多票,得票率15.4%。本土派支持率之高超出北京的预期,港媒分析认为梁天琦很可能在今年9月的选举中胜出进入立法会。

何亮亮介绍说,梁天琦的选举表现给了本土派以很大鼓舞,他们目前准备派出更多成员参选。但何并不看好梁天琦,认为他没有任何从政经验和政党背景,主张也过于激进。

何亮亮对香港政局表示担心。他说“他们现在采取的这样一种暴力的手段、极端的手法,我觉得恐怕是很难持久的。而且会导致香港和北京关系的进一步紧张,结果就使得香港本来可以有的这种民主的方式来争取更多的政治自由,反而就可能得不到了。”

他还表示,本土派倡导的“港独”是与北京完全脱离,而“这是完全不可能的”。“倒不是说香港人多么亲共或者是什么,这是作为一个自由港或者说在全球化的分工当中,香港本身并没有优势。所以它的农副产品是世界各地进口的,中国大陆进口肯定占了很大一部分。我想这是因为相对的比较便宜,路也比较近,”他说。

潘小涛也不认可暴力路线,但他表示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他说:“问题是我们香港人无论是游行示威甚至和平占中都用尽了,但是有得到应有的或者是善意一点的回应吗?没有啊。我觉得责任不在这种所谓的暴力,而是因为有权的人、掌握了政权的人、掌握了香港政治资源的人没有好好的回应这个社会想要的东西或者他们的要求。一直在回避,一直在拖延。”

潘小涛认为,梁天琦如果最终可以胜选,对立法会不会有很大影响,“只是一个出气的动作”。但他也呼吁北京方面应该更加重视港人的诉求,否则本土派会更加发展壮大。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