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俄人权人士获奖但处境陷最艰难时期


俄罗斯总统人权委员会在莫斯科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阿列克谢耶娃(右)讲话,中间是人权委员会主席菲多托夫。

俄罗斯总统人权委员会在莫斯科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阿列克谢耶娃(右)讲话,中间是人权委员会主席菲多托夫。

一名俄罗斯人权活动人士被授予以捷克前总统哈维尔名字命名的人权奖。但俄罗斯人权活动人士称,他们的处境陷入前苏联解体后最艰难的时期。

本年度哈维尔人权奖

莫斯科赫尔辛基俱乐部主席和创建人之一阿列克谢耶娃获得了本年度哈维尔人权奖。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星期一在法国斯特拉斯堡举行的秋季会议开幕式上举行了颁奖仪式。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领导人博拉瑟说,阿列克谢耶娃几十年来一直坚持不懈地从事人权活动。她在苏联时代曾失去工作,受到恐吓,并被迫流亡国外,但她仍然不停发声,批评苏联的各种侵犯人权的行为。

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俄罗斯开始抵制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颁奖仪式时俄罗斯代表团并未在场。

纷纷解散关门

2012年7月份莫斯科的要求释放政治犯的集会上,人权活动人士波诺玛廖夫讲话。

2012年7月份莫斯科的要求释放政治犯的集会上,人权活动人士波诺玛廖夫讲话。

俄罗斯知名人权活动人士,阿列克谢耶娃的友人波诺玛廖夫说,阿列克谢耶娃获奖当之无愧。虽然这是个好消息,但俄罗斯的人权状况不断恶化,人权活动人士的处境更处在苏联解体后最困难的时期。他说,大批的非政府组织和人权团体,特别是在地方上活动的团体最近纷纷关闭解散。

波诺玛廖夫:“主要原因是这些团体过去都由各种各样的外国基金会资助,资金来源也各种各样。但现在仅剩下了俄罗斯总统基金会一个资金来源。想获得俄罗斯总统基金会的赞助不但非常难,而且当局也不愿意为人权活动人士拨款。获得资金的都是为当局服务的那些组织。”

自身难保 天天变糟

波诺玛廖夫说,人权人士现在自身难保。他所领导的“捍卫人权运动”组织由于拒绝自愿登记成为“外国代理人”已受到当局巨额罚款。他们未来还可能会遭受其他三个罚款,结果可能是他领导的这个人权组织将关门。

曾是苏联核物理学家和著名持不同政见者萨哈罗夫助手的波诺玛廖夫说,俄罗斯的人权状况在一天天地变糟,公民社会逐渐被摧毁。但他认为,同苏联时期相比,今天的俄罗斯社会仍然还保留了不太多的自由。如果局势继续恶化,人权活动人士将被迫如同前苏联持不同政见者那样工作。

自由来得太容易

阿列克谢耶娃获奖后表示,从1987年到2000年代中期可能是俄罗斯历史上最为自由时期。她认为,苏共政权自己垮台。与其他东欧国家不同的是,苏联解体时期俄罗斯人的自由几乎如同礼物一样凭空而降,并非是人们争取奋斗而获得,因此丧失这些自由也就非常容易。

阿列克谢耶娃认为,俄罗斯无论从历史,文化,民众所受到的教育等各个方面看都是个欧洲国家,因此,迟早都会成为欧洲民主大家庭中的真正一员。

严冬不能长久

研究苏联持不同政见历史的卢卡舍夫斯基说,从苏联历史来看,许多事情无法预测,俄罗斯人权状况恶化是暂时的。

卢卡舍夫斯基:“1982年,1983年克格勃首脑安德罗波夫执政时是最为艰难的时期。几乎所有的持不同政见者或是被捕,或是流亡国外,地下刊物被关闭,莫斯科赫尔辛基俱乐部停止了活动。可以说是严冬看不到任何希望。但出人意外的是,仅过了两年之后,萨哈罗夫就从流放地回到了莫斯科,然后开始了戈尔巴乔夫的重建。”

卢卡舍夫斯基说,俄罗斯人权状况的春天何时来临无法预测,也许是在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时刻。

敦促苏共守约尊重人权

今年88岁的阿列克谢耶娃在苏联时代就投身人权活动,上个世纪80年代时曾一度流亡国外。阿列克谢耶娃目前是俄罗斯总统人权委员会的成员。她表示,在10月1日将举行的会议上,她将向普京总统提出俄罗斯人权人士处境和人权状况日益恶化的问题。

2012年5月莫斯科的反普京示威中,警察驱散示威者。

2012年5月莫斯科的反普京示威中,警察驱散示威者。

1975年在冷战达到高潮之际出现东西方缓和并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召开了著名的欧洲安全与合作会议。在会议上签署的文件中,苏共当局承诺按照国际标准在人权领域履行义务。一批苏联知识界人士在1976年组建了莫斯科赫尔辛基俱乐部敦促当局尊重人权。阿列克谢耶娃是发起人之一。

哈维尔与77宪章

哈维尔人权奖包括了奖章、证书和6万欧元的奖金。捷克前总统哈维尔2011年去世后,哈维尔图书馆和“77宪章”基金会共同发起了设立哈维尔人权奖的倡议。奖金由捷克政府负责支付。

作家出身的哈维尔是捷克斯洛伐克著名持不同政见者,也是77宪章的主要签字人之一。1977年由数百名捷克斯洛伐克知识界人士签字的这份文件影响深远,它呼吁当时的共产党政府尊重国家宪法,并履行当局签订的一系列国际条约中在人权领域应该承担的义务。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被镇压后,捷克斯洛伐克社会虽然表面稳定,但大批知识界人士由于自己的政治观点而失去工作,他们的子女当时也受歧视,无法接受高等教育。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