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2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慕容雪村在京述说罪恶的《红尘》


慕容雪村长篇小说《原谅我红尘颠倒 》英文版新书发布会在北京举行。这位被称为中国最敢言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就中国的法制和新闻检查制度等与读者进行了交流。

慕容雪村星期四晚上在北京三里屯的“老书虫”书店和读者会面。

老书虫位于北京三里屯,这里以灯红酒绿的酒吧夜生活著称,然而,在这喧嚣之中,仍然有一个安静的角落,读者和慕容雪村一起,讨论中国的法制、新闻检查制度与中国的文学。

纽约时报驻京记者黄安伟主持了讨论会。这本书的英译本是美国纽约时报出版社出版的。

慕容雪村介绍了他的这部长篇小说《原谅我红尘颠倒》。

慕容雪村说:“这本书是2005年开始写的,我大学读的是法律,所以对司法制度这个行当非常熟悉。这里面很多故事很有趣,这是我写作这本书的第一个契机,就是熟悉。”

肮脏的红尘

在这部小说中,慕容雪村从一个律师的角度,叙说了当代社会中的“罪恶、阴谋、堕落、势利、虚伪、凶残、歹毒、肮脏、矜持、善良、固执”。小说中的主人公,有慕容雪村的影子。在谈到今日中国的文艺审查和自我审查的时,慕容雪村说,他本来想在作品中写入一些生活中的情节,与因为担心无法通过审查,主动放弃了。

慕容雪村说:“还有一个事情,我了解到的,过于肮脏,我没有写到这本书里面。广东的一个大律师告诉我,有一个在牢里的律师,陈卓伦,他是做经济案件的律师。他当时和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关系很好。这个大法官特别喜欢处女,陈卓伦就定期给他送,这样的交易。我为什么没有写呢?我会觉得写出来,会有人认为是假的,所以我就没有写。”

光明的尾巴

司法界行尸走肉的人性堕落与道德腐化令与会的读者震惊。慕容雪村介绍说,原来的结尾是主人公被枪毙,而出版社称太灰暗了,最后改成一个光明的结尾。

慕容雪村介绍:“这本书有3个结尾,都在这本书里。

我的最开始的版本,写到这个主人公被枪毙,就结束了。但是出版社拿到我的书稿说,这个不行,太黑了,你必须要给点温暖的东西,换个结尾吧。我说我不同意,我当时就想的这个结尾。他就告诉我,如果你不改结尾,我就不会给你出,必须改。我就写了个结尾,被一枪干掉之后,突然醒了,原来全都是一场梦。写了20万字,全是一场梦。

但是出版社总编看到后,还是不满意。不够温暖。再温暖一些。然后我没办法,就写了第三个结尾。我觉得特别恶心的结尾。就是这个人一觉醒来,然后发现这个世界特别美好,而且正要打算考律师,还是一场梦。梦醒之后,做了一番斗争,还是决定考律师,而且对中国的法制信心百倍。”

麻木的恐惧

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全文最近公开发表。这份文件被认为是继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之后,指导中国文艺工作的纲领性文件。习近平在讲话中对中国的文艺创作现状提出了严厉批评,包括“以丑为美,过渡渲染社会阴暗面;价值观缺失;崇洋媚外等等。

近年来,中国政府对意识形态领域的控制不断收紧,慕容雪村在讨论会上说,他的博客已经被封,他的很多朋友被抓,而这位敢言的作家也意识到自己也随时面临被逮捕、被关押、被失踪的命运。不过慕容雪村称,多年来生活在恐惧之中,已经习惯了。

慕容雪村说:“我差不多在恐惧中生活了4年多,我几乎每天晚上睡觉时,都会想这样一个场景。十几个警察,在深夜,闯进我的家,戴上手铐将我带走。我无数次想这个场景。但问题是什么呢?我把这个场景想了4年多,我发现我不怕了。我或者说是麻木了。我不去想我们的政府会做什么,我只关心我应该做什么。”

纽约时报出版社出版这部著作,也让海外读者了解到中国除了孔子学院之外,还有为数不多的慕容雪村这样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的存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