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1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柳州市长与中海油纪检组长的离奇死亡


2005年6月20日,广西柳州洪水使得柳江河暴涨。近日柳州市委副书记、市长肖文荪就是落入柳江河中身亡的

2005年6月20日,广西柳州洪水使得柳江河暴涨。近日柳州市委副书记、市长肖文荪就是落入柳江河中身亡的

11月4日,中国媒体上几乎同时传出两位中共官员的离奇死亡。一位是中共柳州市委副书记、柳州市长肖文荪落水溺亡,另外一位是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党组成员、纪检组组长张建伟在办公室内猝亡。

柳州市长肖文荪离奇落水溺亡

据中国官方的新华社报道,广西柳州市委副书记、市长肖文荪11月4日晚9时许落入柳江河中。经搜救打捞上岸后,送柳州市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据南方都市报报道,与肖文荪一同落水的还有其秘书孙德强。报道说,两人是在柳江河边散步时落入河中的,但目前孙德强生死不明。

中新社的报道说,有目击群众称看到有人翻越护栏落入水中。警方接到报警后,出动并征调大量船只和数支专业潜水队搜救,河面警务船只的警灯闪烁不断。有海外中文媒体报道说,柳州市委书记郑俊康曾亲自到现场指挥救援。

柳州市长与秘书突然坠河溺亡让海内外舆论备感离奇。《柳州日报》的头版11月5日还报道了肖文荪11月4日出席市委常委会议,传达学习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而就在一个多月前,肖文荪还在柳江河畔主持柳州水上狂欢节开幕式。

官方目前没有披露更多的消息,也没有正式报道指肖文荪正在接受某种形式的调查。但新京报通过其官方微信公众号“沸腾”发表署名胡涵的文章称,网上曾流传过一份涉及肖文荪的匿名举报信,反应国企改制过程中国有资产未经合法程序被公司领导人的私人公司侵吞。

肖文荪的老领导王万宾

深谙中国官场的明镜集团总裁何频表示,肖文荪是一位有背景的官员。“这个背景就是他90年代初期在中国的冶金系统,也就是冶金工业部与一位官员建立了很密切的关系。这个官员叫王万宾。他当过王万宾的秘书。”他说。

王万宾是中共十七、十八届中央委员,先后担任冶金工业部副部长,国家经贸委副主任,广西自治区区委副书记、区政府副主席。辽宁省委副书记、第十届和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常务副秘书长、机关党组书记。

公开资料显示,肖文荪仕途的前半程与王万宾几乎一致。但2004年王万宾调任辽宁担任省委副书记后,肖文荪一直留在广西。“肖在柳州的时候拉拢了很多原来的关系,经商啊什么的。有没有涉及贪污腐化现在还不知道。但他和柳州地方利益一直是有所冲突的,一直有人告他。”何频说。

肖文荪的老领导王万宾是山西阳泉人。何频表示,他和山西的政治和经济势力有密切来往,处于随时被调查的边缘。

意外、自杀、他杀?

海外中文媒体博讯新闻的创办人韦石质疑肖文荪的死不大可能是意外,有可能是他杀。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到一定级别的官员,他们的贪腐都是网络型的,每个官员都掌握其他官员的情况,当一个官员被调查的时候他就成为被谋杀的目标,” 他说,“自杀都是需要很大勇气的,为什么中国官员自杀的那么多,而且有些是很奇怪的自杀。”

明镜集团总裁何频说,在调查过程中发生官员死亡一般就不再继续追查了。“如果确实是经济问题,那么在调查过程中自杀,就不再追查了,有时候反而还会开一个追悼会,领导干部还献花圈,主要是不想把问题扩大,把问题掩盖下来。很多的黑幕就是这样被掩盖起来的。”

中海油纪检组长张健伟猝亡

就在肖文荪落水溺亡的一天前,中国三大国有石油公司之一的中海油主管纪检的党组成员张健伟11月3日在公司位于北京朝阳门的总部大楼18层办公室猝亡。

即将年满58岁的张健伟2011年12月被中国国务院国资委空降到中海油,接替当时的副总经理武广齐,出任中海油公司董事、党组成员、纪检组长。在加入中海油前,张健伟曾担任过原轻工业部轻工业发展战略研究中心办公室副主任,中办秘书局监督检查处副处长,中办秘书局副局长,国家质检总局办公厅副主任,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党组成员。

今年3月,中央第二巡视组曾进驻中海油开展两个月的巡视工作。6月15日,巡视组向中海油领导层公布巡视情况,指出中海油存在公款吃喝、公车管理混乱,选人用人不规范,弄虚作假违规提拔干部“近亲繁殖”,个别领导干部吃里扒外,海外资产管理不到位等问题。

据搜狐财经报道,张健伟猝亡或与工作压力大有关。有原中海油员工表示,自从上半年中纪委进驻后,“一个材料接一个材料,工作很辛苦,加班比较多,周末都很少休息。”

纪检官员非常死亡为哪般

如果说贪官是因为畏罪或其它原因离奇死亡还讲得通,但追查贪官的纪检官员也非正常死亡就让人多少感到有些费解。

今年9月,中央第三巡视组副组长、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58岁的时希平在湖北休假时落水失踪。时希平负参与对国家开发投资公司、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和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的专项巡视。在此之前,时希平还参加了2015年第一轮和第二轮央企巡视工作。

今年7月,安徽合肥市政协第一副主席满铭安在家中上吊身亡。在他担任合肥政协第一副主席前,满铭安在合肥市检察院任党组书记、检察长10年。2012年,合肥检察院公诉了已落马的前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杀人案,并被最高人民检察院记集体一等功。

明镜集团的何频表示,这些党内的反腐人员其实也面临巨大的压力。“表明上他们好像是在办案子,实际上他们在办案子的过程中,各种政治势力都在他们身上交错。他们自己的办案行为也是很不正当、很不正常的,不是真正的正义,都是阴谋诡计、违法乱纪,”他说,“所以他们自己心里也是不安的,一个是良心不安,有时候也觉得不安全,怕被别人做掉,最后来个忧郁症。”

同在今年7月,浙江嘉兴一杨性纪检官员在海宁市行政中心12楼跳楼身亡。据中新社报道,公安部门初步调查认为该官员因“抑郁”自杀。目前,忧郁症似乎已经成了中国官员非正常死亡的一个最好的借口。

“动不动就用‘忧郁症’来解释不清不楚的官员死亡,这很体面也说得过去,但实际上显示中国官场的扭曲。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反腐败问题。中国的腐败是非常可恨可耻的,但比腐败更糟糕的是反腐败。”何频说。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