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19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庄则栋逝世三周年网议


网络图片:当局下令家属不得正面显示庄则栋遗像

网络图片:当局下令家属不得正面显示庄则栋遗像

中国前乒乓老将庄则栋逝世三周年之际,当年其丧事受到北京当局严格控制的细节被披露。“文革”50周年前夕,舆论评说庄则栋的历史功绩及其个人沉浮的历史悲剧。

署名“韩凯”的文章《逝世三周年 中国人难忘庄则栋》,庄则栋逝世三周年之际在网上流传。几天来,该文在连接海内外华人的微信等社交媒体上大量点击,转发和评论。文章披露了三年前庄则栋葬礼被北京当局严格控制的一些细节,并且配有现场照片。

遗像倒拿

文章写道:“所有灵堂佈置、遗体告别仪式动态,全有电话遥控指挥。市教委领导也在太平间旁边的小屋里坐阵。大批国安人员四处巡视。无家属邀请的悼念者不能进入大铁门,到灵堂也不许带入像机。在名单上的人,更有预案伺候……”

另外,当局在八宝山要求送殡的家属,不得正面展示庄则栋遗像,而要反过去拿,称这是“殡葬文化改革”。

庄则栋1940年8月生于扬州,中国男子乒乓球运动员,曾获第26—28届世乒赛男子单打冠军。1971年4月,在日本参加第31届世乒赛期间,评论称,他“冒风险结交美国运动员,打开中美两国友好的大门”;文革期间他曾任国家体委主任。2013年2月10日病逝,享年73岁。

小球推大球

网络图片:庄则栋墓碑碑文

网络图片:庄则栋墓碑碑文

有网民说,共和国的一代功臣就这样走了,令人悲愤;有网友说,这是谁的决定?心里如此龌龊;还有网友说,这自信,那自信,遗像都不敢不让人正着拿。

前中国青年报高级编辑李大同对美国之音说:“庄则栋的重大功绩就是小球推动大球,推动中美关系的解冻。他不是被授意做了这件事情,不是被人告诉‘你这样做’,他完全是一种本能。这在当时是很了不起的一项行为。”

1971年,第31届世乒赛在日本名古屋举行。美国运动员科恩误上中国队班车,庄则栋主动上前向科恩打招呼,并且赠送礼物。中美关系当时尚未恢复,“解冻”正需一个契机。在这以后,美国乒乓球队便应邀访华,“小球推动大球”的“乒乓外交”开启。

庄则栋与文革

评论庄则栋,不可避免涉及50年前的文革。对此李大同说,对人们在文革中的表现不能一概而论,庄则栋与文革政治的关系很复杂。

李大同说:“每个人的情况都有很大的不同,不好一概而论。关于庄则栋本人,还是应该肯定的地方多。文化革命实际上非常复杂。他后来当了国家体委主任,不过,没有听到有什么劣迹,干过什么坏事。江青那时闹腾,谁敢不听?江青当时代表毛(泽东)嘛!谁不害怕?谁都害怕!”

李大同说,体委内部有关人士对他说,庄则栋的人格品行比当时体坛的一些名人要强。他说,评价庄则栋时,不能忘记文革的疯狂,人性颠倒的历史。

悲剧与可惜

中国人民大学退休党史教授张同新对美国之音说:“对庄则栋,中国国内有很多议论。我个人认为,他是一个文革的牺牲品。在那个历史环境下,他左右不了自己的行为。那个时候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是一场悲剧。我们感觉,庄则栋,作为一个世界冠军,一个对中国体育事业和世界乒乓球运动发展做出贡献的体育界出色人物,这是对他个人的一个损失,而且也是一种不公平吧。很可惜了。对于究竟怎么评价他,各人都会有个人的看法。这就是我个人的看法。”僵化与无情

文革中发生在庄则栋身上的所谓“一切事情”,坊间版本很多,正史只能留在来日,或随时间自行湮没。韩凯则援引庄则栋本人的话说,“感谢人民原谅我的过,记住我的功”。

针对三年前北京当局粗暴干扰庄则栋葬礼一事,韩凯在文章中说,在庄则栋后事问题上,当局依然“僵化思维,无情无义”。有人始终不原谅庄则栋的过,无视他的功。这种伤害,逝者已经没有了知觉,而生者清楚看在眼里。他还说,现在强调舆论导向,因此也不便多说。

2016年巴西夏奥会奖牌排行

第31届夏奥会官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