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34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诺贝尔奖得主:共产主义没死尸体还活着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在白俄罗斯的明斯克打电话(2015年10月8日)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在白俄罗斯的明斯克打电话(2015年10月8日)

在中国的诺贝尔医学奖得主屠呦呦发表演讲的同一天,本届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也在斯德哥尔摩发表演说。这位普京和卢卡申科的批评者谈到了对共产主义和苏联解体的反思,以及对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失望和无奈。

革命如鸦片

抱着列宁像的俄罗斯共产党人及其支持者向莫斯科红场上的列宁墓献花(2014年11月6日)

抱着列宁像的俄罗斯共产党人及其支持者向莫斯科红场上的列宁墓献花(2014年11月6日)

白俄罗斯女作家、本届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星期一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发表演讲时表示,她曾生活过的国家(苏联)从儿童时代起就教导人们如何奉献和牺牲自己,如何去献身送死,以及如何热爱手拿武器的人。她和她周围的人在刽子手和受难者中长大成人,而父母都生活在恐惧之中,这就是人们当时曾呼吸过的空气。在那种气氛下,邪恶一直在紧盯着人们。她所撰写的5本书其实就是一部(共产主义)乌托邦的历史。

在用俄语所发表的演讲中,阿列克谢耶维奇说,虽然(共产主义)的理想是要建立人类社会的天堂,但结果却是鲜血的海洋和百万受害生命。她认为,20世纪的任何一个政治理念都无法同共产主义,以及共产主义的象征十月革命相提并论,因为它让西方知识界和世界上的许多人为此著迷。她特别引用法国社会学家雷蒙-阿隆的话说,俄国革命就如同鸦片一样吸引着知识分子。

观念难改

阿列克谢耶维奇在演讲中说,苏联虽然早已解体,但人们观念的转变极为困难。她说,人们带着诅咒和眼泪20多年前送走了红色帝国“苏联”,现在可以平静地总结和反思不久前的那段历史。迄今人们对社会主义的争论仍然尚未结束。

阿列克谢耶维奇:“(苏联解体后)新一代人成长了起来,他们用不同眼光看待世界,但其中也有不少人再次阅读马克思和列宁,在俄罗斯的城市中又重新开设斯大林的博物馆,并为斯大林竖立塑像。红色帝国已经不复存在,但红色的人却保留了下来。”

乌托邦奴隶

共产党支持者穿着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苏联红军军服,抱着印有斯大林像的苏共喉舌《真理报》,在莫斯科的五一节集会中(2010年5月1日)

共产党支持者穿着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苏联红军军服,抱着印有斯大林像的苏共喉舌《真理报》,在莫斯科的五一节集会中(2010年5月1日)

在俄罗斯等独联体国家,“苏联佬”(sovok)是一个经常被使用的贬义词,用来形容那些仍然保持陈旧的苏联式思维和行为方式的人们。阿列克谢耶维奇认为,用“红色的人”来取代“苏联佬”的表述更恰当。

阿列克谢耶维奇说,她无法用“苏联佬”来描述不久前去世的她父亲和她周围的亲属朋友。她父亲一直保存着党员证书,是一位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仍然坚持自己信仰的共产党员。阿列克谢耶维奇说,他们当中的许多人是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者,但现在这些人也被称为(共产主义)乌托邦的奴隶。这些人本来可以有另外一种生活,但他们把一生都交给了苏联,这正是她写作采访录音想要找出的答案。

战斗民族的选择

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以及俄罗斯战机和巡航导弹轰炸叙利亚的画面被官方媒体大肆宣传后,很多俄罗斯人觉得在普京领导下,俄罗斯再次挺起腰杆成为强国,让世界狂目相看。

作为普京的批评者,阿列克谢耶维奇认为,俄罗斯应选择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是应该成为武力强国,还是应成为一个让普通人能过上好的生活,拥有尊严和受人尊重的国家,在这两者之间,俄国人现在选择了走武力强国这条道路。因为俄罗斯正处在一个动用武力的时代,不但同自己的兄弟国家乌克兰大打出手,还轰炸叙利亚。

阿列克谢耶维奇认为,俄罗斯、白俄罗斯等国没能利用苏联解体后90年代的机会。现在是恐惧取代了当时的希望。阿列克谢耶维奇还引述了在俄罗斯旅行时人们对她说过的话:俄国人不懂自由的含义;俄国人自己不愿富有,甚至害怕成为富人,但俄国人却不希望别人都比他们更富裕;共产主义没有死亡,尸体还活着;俄国人中两个最重要词汇是战争和监狱。

禁止出版

阿列克谢耶维奇说,她在苏联时代写的书直到戈尔巴乔夫执政后才被允许出版。苏联的审查官员解释说,她笔下描述的战争及其残酷,更没有英雄人物,读了她的作品后,没有人愿意去打仗。

阿列克谢耶维奇说,她为何要写战争?这是因为(苏联人)是个战斗民族,人们或是在战斗,或是准备战争,因此,人们的生命很不值钱。

白俄罗斯官方媒体仅在当天的新闻中报道了阿列克谢耶维奇在斯德哥尔摩演讲,并未对她的演讲做转播。但白俄罗斯反对派互联网媒体,首都明斯克等城市的许多咖啡馆和活动中心都现场直播了她的演讲。

白俄罗斯新闻工作者基尼科说,阿列克谢耶维奇激烈批评总统卢卡申科,所有白俄罗斯人都为她感到骄傲。

基尼科:“阿列克谢耶维奇获奖不仅被认为是认可这位女作家的才华,白俄罗斯人更把这起事件看成是国际社会对重新恢复独立,25年前再次返回国际大家庭的白俄罗斯这个国家的承认。”

阿列克谢耶维奇曾访问过中国,她的一些作品早已在中国出版发行。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