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5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批评人士开会讨论普京垮台后的俄罗斯


2014年9月莫斯科的反对侵略乌克兰和反战大游行中,一名示威者手举标语,终生独裁意味着总是不停发动战争。类似的游行集会目前已经越来越难举办。

2014年9月莫斯科的反对侵略乌克兰和反战大游行中,一名示威者手举标语,终生独裁意味着总是不停发动战争。类似的游行集会目前已经越来越难举办。

克里姆林宫的主要批评人士最近开会讨论普京政权的未来以及可能的俄罗斯后普京时代。这次会议被迫在国外举行深受各方关注。

无垮台时间表

大约两百多名普京政权的批评者最近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召开会议讨论俄罗斯目前形势以及未来。这次会议几乎集中了所有批评俄罗斯现政权的精英人士,包括著名记者、政论家、前政府高官和普京幕僚。其中不少人在俄罗斯社会广为人知,具有重要影响。许多与会者是亲西方自由民主派,也包括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左翼人士和俄罗斯民族主义者。

在为期两天的讨论中,在最主要的普京政权何时崩溃的问题上没有答案。也没有人能知道普京垮台那一刻俄罗斯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废墟上重建

著名记者雷克林说,苏联解体后建立的民主政治体制目前是一片废墟,普京倒台后需要重建。流亡国外的前国际象棋大师卡斯帕罗夫认为,普京在台上呆的时间越长,俄罗斯未来过渡转型所付出的代价就会越大。

他认为,1905年日俄战争战败导致沙俄国内爆发要求改革的抗议浪潮。俄国深陷第一次大战引爆十月革命。输掉东西方冷战促使苏联解体,俄罗斯的重大变革通常都发生在遭遇地缘政治挫折之际。

达成清污共识

卡斯帕罗夫说,从普京政权垮台到再次举行真正意义的自由选举,这中间应该有一个过渡期。应该借鉴当年纳粹希特勒垮台后在西德举行选举的经验,那就是必须先清除政治污垢。

每次反政府集会时官方都出动大批内务部队。2014年9月的莫斯科反战游行后,内务部队集合。

每次反政府集会时官方都出动大批内务部队。2014年9月的莫斯科反战游行后,内务部队集合。

清除前苏联,以及普京统治留下的政治污垢在未来必不可少,是与会人士的一项主要共识。有人提到至少在第一届自由选举中,现政权的官员应该被排除在外。更有人呼吁禁止执政的统一俄罗斯党所有党员参加选举。

后普京重建纲要

普京总统的前经济顾问伊拉利奥诺夫说,这次会议名叫“自由俄罗斯论坛”,但所谓的自由俄罗斯指的是明天,不是今天。

他特别为如何建设普京之后的俄罗斯开列了一份提纲。包括铲除今天的俄罗斯政治迫害和宣传机器,撤销媒体检查,释放所有政治犯,真正让法律之上,对俄罗斯安全情报机构实施彻底改组,建设公民社会,与西方重新修好,停止对乌克兰和其他国家的侵略,放弃外交上的帝国政策,消除民众的帝国心态。

克里米亚返还乌克兰

目前流亡伦敦的知名商界人士齐齐瓦尔金说,俄罗斯建立的帝国应是贸易和商业帝国。他呼吁把克里米亚返还给乌克兰,因为那是抢来和掠夺来的东西。

参加会议的活动人士波普科夫说,这是最近几年唯一一次能让人真正畅所欲言,不受当局施压影响和干扰的会议。他说,开完会返回俄罗斯的人士可能会受到安全部门的盘查。

2014年3月在莫斯科举行的一场反对侵略乌克兰的抗议集会上,示威者手举乌克兰和俄罗斯国旗,呼吁释放政治犯。

2014年3月在莫斯科举行的一场反对侵略乌克兰的抗议集会上,示威者手举乌克兰和俄罗斯国旗,呼吁释放政治犯。

被迫国外开会

参加会议的活动人士达维吉斯回到莫斯科后说,除了官方媒体的一些抹黑宣传,杜马议员要求调查这次会议外,他们暂时尚未感受到压力。他说,各种客观原因造成会议只能在国外举行。

达维吉斯:“目前在俄罗斯召开能自由讨论国情,以及应对措施的会议根本不可能。另一方面,最近两三年,很多人被迫逃离俄罗斯流亡国外,所以这次会议为人们面对面讨论问题提供了机会和平台。”

精英人才大批流亡

达维吉斯说,选择维尔纽斯是因为那里离俄罗斯不远,在波罗的海国家,波兰,捷克,还有英、法、德等欧洲各地,加上美国最近几年已经聚集了大批的俄罗斯政治流亡者,人们去维尔纽斯开会交通方便。而且立陶宛奉行独立外交,不惧怕俄罗斯压力。

达维吉斯说,几乎一半与会人士在国外流亡,其余来自俄罗斯本土。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最近几年有太多才华横溢,能独立思考的各种专业人士大批移民国外。这些人中,有的因为安全原因不能回国。其他人虽未受到迫害,但无法忍受国内压抑的政治气氛,为了能呼吸到自由空气而出国。他认为,俄罗斯经济危机深化可能导致国内政治迫害变本加厉。

官媒不是媒体成工具

莫斯科红场和克里姆林宫。如何定义普京体制难达成共识。

莫斯科红场和克里姆林宫。如何定义普京体制难达成共识。

俄罗斯官方电视台的一个摄制小组会议期间拍摄每一个与会者,还试图骚扰一些与会人士,后来被立陶宛政府驱逐出境。一些活动人士说,俄罗斯官方媒体已经不是真正媒体,沦落成为克里姆林宫的工具和武器。独立记者和人权工作者的处境更非常艰难。

流亡乌克兰,90年代时在俄罗斯最有影响的电视政论节目主持人叶夫根尼-基谢廖夫说,俄罗斯媒体目前都深陷危机。目前在爱沙尼亚主持电视节目的著名媒体人阿尔杰姆-特洛茨基说,今天在俄罗斯做一名真正记者诚实工作需要极大勇气并要克服各种困难。

病态社会能否康复

会议还讨论了目前病态的俄罗斯社会未来是否有康复的可能。

另一个引起人们关注的话题是,为什么叶利钦执政时制定的宪法不能阻止普京政权的为所欲为。俄罗斯最近通过的许多带有政治迫害色彩的法律都同宪法相抵触,这意味着那部宪法不工作。普京垮台后,应如何避免类似事情再次发生。

难定义普京体制

另一个引起激烈争论的问题是如何定义普京政治体制。是民主还是专制,或是威权,半专制,或是半极权体制。著名学者舍夫佐娃说,这是个带有民主和专制的混合政体。因此为俄罗斯未来提供一线希望。她呼吁反对派应借力扩大民主成分,减少专制因素。

经济学家伊拉利奥诺夫则批评把普京体制看成部分民主体制是在误导,类似的错误判断将导致人们将付出高昂代价。

参加会议的著名媒体人格森引述一名匈牙利政治学者的观点认为,目前的政治体制更象黑帮社会。选举、议会、法院都已沦落变成为黑帮家族分配财富,维持统治的工具。

近期悲观长远乐观

达维吉斯说,多数人对近期的俄罗斯感到悲观。但都乐观认为,从长期来看,将发生的变革能为俄罗斯成为自由民主国家提供机会。

普京政权批评者涅姆佐夫和卡斯帕罗夫(右)几年前在莫斯科的一场纪念前苏联著名持不同政见者萨哈罗夫的会议上。涅姆佐夫一年前被杀害。

普京政权批评者涅姆佐夫和卡斯帕罗夫(右)几年前在莫斯科的一场纪念前苏联著名持不同政见者萨哈罗夫的会议上。涅姆佐夫一年前被杀害。

达维吉斯说,人们都认为这次由卡斯帕罗夫组织和筹备的会议非常有益,如果普京政权不对国内有关人士彻底关闭国门,9月份还将召开类似会议。此外,流亡国外和在国内的活动人士也将更多通过网络加强联系。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