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56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普京下令建政治迫害纪念碑


1990年竖立在前克格勃总部大楼广场前的“索洛维茨”巨石,悼念苏共政权政治迫害遇难者。

1990年竖立在前克格勃总部大楼广场前的“索洛维茨”巨石,悼念苏共政权政治迫害遇难者。

俄罗斯总统普京下令在莫斯科市中心竖立政治迫害纪念碑。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不久前批准了永恒纪念政治迫害遇难者的国家政策准则。相关纪念碑将在纪念10月革命爆发100周年前夕完工。

普京发信号

“悲伤墙”纪念碑方案。

“悲伤墙”纪念碑方案。

俄罗斯总统普京星期三签署命令,将竖立一组名为“悲伤墙”的悼念政治迫害遇难者的纪念碑。纪念碑将竖立在莫斯科市中心的繁华地段。

俄罗斯媒体说,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全国各地竖立了一些悼念斯大林政治迫害遇难者的纪念碑。比如,在莫斯科前克格勃总部大楼前的广场上竖立着从北部一个劳改集中营运来的一块巨石,每年11月份都在那里举行悼念斯大林政治迫害遇难者的仪式。但俄罗斯迄今为止没有一个全国性的有关悼念苏共政权政治迫害遇难者的纪念碑。普京签署相关命令后,这个问题不但被画上了句号,同时也显示在俄罗斯与西方交恶,以及普京政权面临越来越多的有关人权和民主建设倒退的批评声中,竖立纪念碑可向国内外发出信号,普京政权不会使用斯大林式的手法统治国家。

与此同时,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8月份批准了永恒纪念政治迫害遇难者的国家政策准则。这份文件提到应该创造条件,让人们自由查阅同政治迫害有关的档案文件,保护好相关的纪念性建筑,同时在新闻媒体和学校的教科书中更多地介绍同政治迫害有关的历史。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的局限

研究和调查斯大林政治迫害历史的俄罗斯纪念碑组织活动人士拉钦斯基认为,俄罗斯终于朝认识和清算自己的历史迈出了一小步。但克里姆林宫的领导人仍然有局限性。

拉钦斯基:“这些举动都说明普京和贝德韦杰夫两人都不是斯大林大屠杀的崇拜者和支持者。但他们两个人的局限性在于,他们并不理解,斯大林政治迫害的根源在于政治体制的扭曲。”

建碑同时继续迫害

去年11月份政治迫害遇难者日之际,离莫斯科红场不远街头竖立的斯大林大清洗时遇难者肖像。背景正在修缮中的大楼是当时宣判遇难者死刑的法庭所在地。

去年11月份政治迫害遇难者日之际,离莫斯科红场不远街头竖立的斯大林大清洗时遇难者肖像。背景正在修缮中的大楼是当时宣判遇难者死刑的法庭所在地。

拉钦斯基说,普京和梅德韦杰夫两人的决定也意味着从国家的角度俄罗斯首次对斯大林的政治迫害定性和下了结论。在俄罗斯国内对斯大林拥有好感的人开始增多,不断有人呼吁要为斯大林重新竖立塑像的背景下,普京和梅德韦杰夫的决定显得非常重要。

但许多批评人士认为,俄罗斯的政治迫害不仅局限在斯大林统治时期。十月革命爆发和布尔什维克上台执政后,列宁就开始了政治迫害。今天的普京政权越来越收紧对社会的控制,俄罗斯的政治犯人数日益增多,继续从事政治迫害的普京政权却决定要为政治迫害的遇难者竖立纪念碑,这等于是对那些遇难者们的侮辱。

维护统治 执政灵活

俄罗斯公报的评论认为,从其他别的国家的经验来看,竖立类似的纪念碑通常都是自下而上,由民间和社会发起组织。但俄罗斯的行动正好相反。

分析认为,在10月革命100周年纪念到来前夕,克里姆林宫由于害怕批评声音增多影响稳定,显然想控制和主导这场纪念活动并定下纪念活动的旋律调门。

未解决根本问题

活动人士拉钦斯基也认为,同今天的一些东欧国家相比,俄罗斯的根本问题并没有解决。

拉钦斯基:“主要问题还在于价值观念被颠倒。这些事件说明,现在俄罗斯并非是社会要求当局做哪些事情,而是当局认为他们有权来领导社会。这种局面不改变的话,国家和社会也就不会有未来。”

赶在十月革命百年前夕

莫斯科的古拉格博物馆。

莫斯科的古拉格博物馆。

位于莫斯科的古拉格博物馆负责人罗曼诺夫说,纪念碑将在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里建成。俄罗斯已经着手准备2017年十月革命爆发100周年的纪念活动,纪念碑能赶在十月革命100周年纪念活动前夕落成。

古拉格博物馆和莫斯科市政府文化局从今年5月份起联合举办了政治迫害纪念碑方案公开招标活动。在几十个方案中,雕塑家弗兰古良的“悲伤墙”方案几天前被宣布最后胜出。许多投赞成票的活动人士说,这组长35米,高6米的雕塑不用解释,人们马上能知道其中的含义,立刻能联想到斯大林的古拉格集中营,以及十月革命后苏共政权历次政治迫害的遇难者。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